今天是  星期

..

芝 兰 讲 会

(第2期)

 

时间: 2014年10月18日

地点: 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

题目: 何以理解戴震?——戴震研究的思想视域问题教说之新解

主讲: 刘宏

主持: 王硕

与会: 刘宏、郭萍、李海超、郝兴宏、王硕、张恒、闫佳佳、李腾飞、杜阳、刁春辉



何以理解戴震?

——戴震研究的思想视域问题

  主题发

    十八世纪的戴震是中国哲学史上一位富有争议的人物,迄今无有定论。纵观既往的戴震研究,主要存在着以下三种思想视域:知识论、伦理学和哲学。分述如下:

(1)知识论视域:戴震身处乾嘉考据风行的大潮之下,作为当时学术主力的乃是乾嘉汉学家。而乾嘉汉学拒绝宋明理学的空谈性命,走的是“道问学”的道路。正是由于戴震在这方面的成果独步一时,因而被推崇为“海内一人”。但戴震的义理学,则相对知音甚少。这种纯粹知识的视域,直接影响到了后世学者对戴震的理解。如余英时在其著名的“内在理路说”中,将戴震视为“智识主义”的典范;甚至对戴震研究的研究也曾被归结为一种“知识论述”( 丘为君:《戴震学的形成——知识论述在近代中国的诞生》)。此种视域的最大问题在于,不能解释考据学与义理学在戴震学体系中的一贯性,并进而影响到了对戴震其人的割裂,诸如出现令人困惑的“两个戴东原”(余英时语)。

(2)伦理学视域:乾嘉时期的宋学家在当时“汉宋之争”的门户观念影响下,有意突显戴震义理学的“恶果”。他们站在“程朱”这一道德权威和学术权威的双重高地,诋毁戴震“有意争名”、“立异与程朱”、“心术有差”甚至“身灭嗣绝”;并且结合“东原背师”这一子虚乌有,有意将其塑造为一个“名教罪人”形象。稍作思考,便可看出程朱理学的“天理本体”乃是这种伦理学视域的始作俑者。而以戴震所批判的“以理杀人”来批判戴震,表明的不过是宋学家诸人并未真正地切入戴震学。这种视域一直延续到了魏源、王国维、熊十力等人的戴震评述,甚至在当今学界依然存在。

(3)哲学视域:严格地说,应该是西方哲学视域。伴随着清末以来对西方“哲学”的引进,戴震作为哲学家的形象日益清晰起来,梁启超、胡适等人可谓功不可没。在“西学东渐”的时代背景下,戴震身上被赋予了“科学”、“民主”、“自由”、“平等”、“启蒙”等等现代西方才有的先进理念。新中国之后,在唯物与唯心的两军对垒下,戴震又被各自强行拉入,无力辩白。随着西方哲学在中国的传播,戴震研究的视角出现了诸如解释学、语言哲学等等。客观地说,这一视域取得了戴震研究的诸多进展,但却有个不容忽视的问题:“以西律中”。

    从观念建构上来说,知识论和伦理学作为一种形而下学是有待于作为形而上的哲学来为其奠基的;而哲学形而上学又是以“生活”为其本源的(此借用的是当代哲学家黄玉顺的“生活儒学”)。在生活视域中,戴震和戴震学是被戴震所处的生活给出的;既往的戴震研究成果,是被戴震研究者的生活给出的;戴震研究结果的差异,源于戴震研究者所处具体生活样式的差异。而今天的戴震研究,同样要回到当代生活中,即一种现代性的生活方式。其实,从中国历史的进程来看,这种现代性的生活方式在戴震的十八世纪早已崭露头角。因而,戴震研究对于今天的我们而言,就更是弥足珍贵了。

  自由讨论从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稿      来信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4/10/24

版权所有者:中国儒学网    Copyright (c) 2003—2004 www.confu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 2003-01-01 开通    站长:黄玉顺  副站长:温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