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星期

..

哲学的终结

——评黄玉顺生活儒学

施炎平

 

作者按语这一篇短文是我与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博士、四川大学哲学系黄玉顺教授的一次笔谈。黄先生提出“生活儒学”的构想,力图将西方哲学导入中国文化体系之中来,很令人敬佩。黄先生被朋友戏称为“大侠”,我在文字中也加入了一点“戏说”的成分,希望不会打扰朋友们的雅兴

 

任何文化都可成为江河,只有中国文化化作了海洋。任何文化都可成为山峰,只有中国文化变作了大地。任何文化都只是儿女,只有中国文化成为了母亲。

佛教原生于印度,在我国魏晋时代开始传入中原,当时的佛教文化博大精深,绚烂多彩,在朴素的儒学面前足可谓“强势”,大有喧宾夺主之志,但是儒学依然接纳了它 。几百年之后,有一位樵夫用中国式的慈悲心熔化了它所有的教规,把它变成了中国人的佛文化。后来佛教在印度消亡,中国便成为了它的故乡。

由印度再向西,在被称为西欧洲的地方,有一种文化叫做Philosophy(哲学)。清朝末年传入我国。当时的情形比佛教又远胜一筹。不止是强势的精神力量,更有武力相伴随,真是千古未有之危境也。然而百年之后“死去”的却不是中国的儒学。黎明先生写过一本书,书的名字就叫做《西方哲学死了》。什么是哲学,它为什么会死去,它真的死了吗?

哲学在西方大概被称为“爱智慧”。古希腊对智慧的热爱不是凭空而生的,形而上的玄思作为大脑最复杂的运动,必然对应着最高层次的社会生存活动。这应是一种高高在上的,超离了基本的社会生产活动及频繁的政治、经济活动之上的生活方式。很难想象,古人能在繁重的田间劳动或生死悠关的权利争斗中,静下心来去思考“宇宙从何而来”。能产生这种问题的生活不仅是超离社会常态的,还应是非常优越和高雅的,是一种真正的知识生活。谁能拥有它?只有那些古希腊、古罗马的贵族学者们能有这样的优遇。

那些古代城邦战争中的优胜者,他们在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残酷竞争中脱颖而出。在战争年代,他们杰出的体能与智慧以及在战斗中的出色表现得到族人们的青睐,由此可以摆脱生产劳动的重负,专门从事征战,然后以胜利者的姿态优先分享奴隶与战利品。他们优秀的体能与智慧,在和平年代除了在竞技场上一展身手外,还可以在思想的海洋中奋力远航。他们热衷于运动肢体,也同样喜爱运动大脑。除了参加伟大的奥林匹克运动会之外,还乐于做一位思想者。“在希腊神庙的走廊上、在广场和街道旁边,随处可以见到为苏格拉底的问题陷入沉思的人 。”这就是哲学——这项热爱智慧者的脑力竞赛赖以形成的社会环境。

哲学原本是一场大脑的竞赛,是智慧的游戏,是与胜利者炫耀健美身姿同时进行的一种消遣。未必非要达到某种实际的效果。哲学的背后是统治者的权力与奢华,靠奴隶们的供奉支撑着。在战争机器的推动下,思维才得以向更高更快更强更复杂的极限状态冲刺。

然而时过境迁,武力的掠夺让位给了科学的开拓,哲学的星空不再灿烂。哲学成为了科学的附庸,哲学家成为了文化的看客。他们不明白这是为什么,所以要去“解释”。他们放下了架子学会了交流。尽管哲学家们懂得了“对话”,但尚未发现真实的生活,他们还未忘记自我,所以他们是“去”解释,而不是去准备成为“被解释者”。只有当解释到无以言说的时候才能发现生活的统一。当他们真的被生活统一了,他们还是哲学家吗。

否定了自我也就否定了一切。这个任务恐怕已经不能再由西方的哲学来完成啦。只有一个办法——由否定了哲学却不会失去自我的哲学家来完成,有这样的哲学家吗,有无特权的特权者吗?有!他们就在中国。

当西方的强权被民主所取代,特权阶层消亡,人们惊呼“上帝死了”。精神贵族也随之被抛弃,降落在了生活之中。五四之后传承西方哲学的中国学者们,也跟着走入了现实生活,他们发现,这是一个全新的世界,陌生而又充满魅力。总是被一种无法言说的巨大力量推动着,随波逐流,无法把握只能去承受,去体验。但是他们毕竟是中国 人,心灵深处不会畏惧生活,这次“抛入”反而帮助他们回到了故乡。没有因此失去自我,而是走向了大地,汇入了海洋,来到了母亲身边。

哲学必须依赖特权,它远离生活,只知道有一个至高无上的、主宰一切的、超越一切的“存在”——也就是他们自己——在反思(自观)中找到的。现在,哲学将失去“存在”,只剩下了“此在”——一个孤零零的个体生命。生命还在,但“上帝”却死了。

而儒学不同,儒学的思想来源于生活,凝练于生活之中。思想的儒学是对社会的反思,是对生命的描述,儒学发现了生活的真谛——“爱”,并且把它由自我扩展到了家庭,由家庭扩展到了社会,由社会扩展到了宇宙万物。当人们热爱着天地自然的时候,发现自然也在热爱着他们,原来“爱”是宇宙的情性,是自然母亲把她的性格遗传给了人类——她最自豪的一群儿女。儒家发现了她,从此儒家便永远拥有了生活。

失去了光环的哲学家,由形而上的精神圣殿来到了形而下的世俗世界。然后他们发现生活才是真正的生命的殿堂。生活是生命的海洋,生活是一切!此在才是真实的存在。上帝死了,但哲学还活着,作为一束浪花,它将活在中国文化的海洋之中。

2004年9月7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稿      来信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版权所有者:中国儒学网    Copyright (c) 2003—2011 www.confu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序号:蜀ICP备050322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