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星期

.

 

现代新儒学对儒学复兴的三点启示

——祝贺大陆版《唐君毅全集》出版发行

黄玉顺

    * 本文是向大陆版《唐君毅全集》新书发布会暨“现代新儒家与现代世界”国际学术研讨会(成都2016年10月29日)发去的贺词。

     大陆版《唐君毅全集》终于出版发行了。祝贺宜宾学院唐君毅研究所!祝贺四川省社科联、四川大学国际儒学研究院、浙江传媒学院生命学与生命教育研究所!祝贺九州出版社!
     这套《全集》具有这样几个特点:其一,文献收集最全;其二,编纂体例最善;其三,文字校勘最精。因此,这套《全集》的出版发行,必将推动学界对唐君毅先生的更为全面深入的研究。
     确实,今天应当更加全面深入地研究唐先生的哲学与思想。这是因为:
     第一以唐先生为主要代表的现代新儒家为儒学的复兴确定了主题那就是现代转型的问题
     儒学需要现代转型,这本来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最近的儒学界却泛起了一股危险的思潮,那就是采取“原教旨主义”的态度,反对现代化,抗拒“自由”、“民主”、“人权”等等现代文明价值,鼓吹君权主义、父权主义、夫权主义。这种思潮不仅将给中国社会带来极大的危害,也不符合儒学自身“日新其德”的精神传统。绝非耸人听闻:儒学在当前已再次陷入了巨大的危机!
     面对这种时局,以唐先生为主要代表的现代新儒家所进行的“儒学现代转型”的努力、及其丰硕的成果,尤其是他们的形下学、政治哲学的探索,值得我们重温和继承、发展。儒学要复兴,就必须接受人类社会的现代文明价值,建构新的、适应于现代社会生活方式的儒学理论。
     第二以唐先生为主要代表的现代新儒家为儒学的复兴指明了方向那就是释本开新的路向
     人们将这种方法概括为“返本开新”,其实是不准确的:
     唐先生、现代新儒家并非简单地“返本”,而是“释本”,即是对儒学、中华文化的本体、本源进行新的“诠释”,由此“释放”出儒学、中华文化的新的活力。因此,他们所建构的形上学、本体论,绝非照抄照搬古代儒家的东西,而是通过新的诠释而建构起来的新的儒家哲学。这就是我常说的:“儒家没有新的,然而儒学是常新的。”
     唐先生、现代新儒家的“开新”,也不仅仅是“科学与民主”,而是全部的形下学,包括作为科学之基础的知识论、作为伦理之基础的价值论,乃至人生哲学、政治哲学等等。近来有人说他们的儒学只有“心性儒学”而没有“政治儒学”,这种说法不是无知、就是别有用心。
     第三以唐先生为主要代表的现代新儒家为儒学的复兴找到了方法那就是以中化西的办法
     这种方法并非所谓“中体西用”,也非所谓“中西会通”,更非什么“以西解中”、“汉话胡说”,而是以中为主、以西为客,以儒学来消化西学;犹如我们吃下了、消化了牛肉而并不变成牛。惟其如此,他们所建构的理论仍然是货真价实的儒学。
     在儒学发展的历史上,有两次大的“消化西学”的运动:一次是宋明新儒家消化“西学”——“西天取经”意义上的“西学”,于是才有儒学在宋明的复兴;一次是现代新儒家消化“西学”——“西学东渐”意义上的“西学”,于是才可能有儒学在现代的复兴。否则,儒学的复兴是不可能的。
     目前有相当一部分儒者竟然将“中学”与“西学”截然对立起来,以拒斥“西方”的名义来拒斥现代文明价值,以似是而非的“中西之异”来掩盖理所当然的“古今之变”,这是非常危险的倾向,不但无助于、而且有害于儒学的复兴。
     鉴于上述,大陆版《唐君毅全集》的出版,嘉惠儒林,实有功于圣门!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稿      来信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6/11/22

版权所有者:中国儒学网    Copyright (c) 2003—2011 www.confu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序号:蜀ICP备050322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