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星期

 

国际符号学学会(IASS)8届大会闭幕式致词

(A Statement at  the Concluding Seance of the 8th IASS Congress Lyon7/12/04)

李幼蒸

(You-zheng  Li)

 

作者按语:里昂第8届国际符号学大会于200477号至12号召开,报名人数约900人,实际到会人数仅600人左右。大会对中国与会者参与大会极表欢迎并给予友善照顾。会议期间与中国符号学相关的一些项目包括有:

17号上午两岸三地学者约10人座谈了未来如何促进符号学学术交流问题。

27号下午举行了由李幼蒸和王伦跃先后主持的题为“中西比较符号学研讨会”的园桌会议(编号101),发言者共8人,详见网站以前所发消息。园桌会议筹办发起单位的4位负责人的讲题分别为:

       蔡曙山:执行式逻辑及其在通讯中的应用

      王伦跃:人性辨析

      陈界华:台北101大厦的聚合和组合关系分析

      李幼蒸:儒家礼学系统中非语言记号的意指关系和实行关系(中文稿另发)

37号晚市政厅欢迎会上中国与会者与国际符号学学会各负责人及国际同行结识联谊。大会主办单位里昂二大校长当面向李幼蒸表示邀请全体中国与会者晚宴之意。后因彼此时间不适和部分中国与会者次日离去而作罢。

48号上午国际符号学大会换届改选,中国逻辑符号学专业委员会新任会长及清华大学文科建设处处长蔡曙山教授接替华东师大沈剑英教授当选为执行理事。

58号晚新理事会改选IASS委员会成员,新任会长为芬兰著名音乐符号学家塔拉斯梯(Tarasti);前会长波斯纳(Posner)当选为荣誉会长;李幼蒸当选为5位副会长之一。前秘书长贝尔纳德(Bernard)在当选为副会长后被任命为执行副会长。

69号下午在由李幼蒸主持的“当前符号学认识论趋向”分组会(编号00D1)中,法国符号学学会前会长方丹尼尔(Fontanille) 宣读了论文“符号学和本体论:经验和存在”,李幼蒸宣读了论文“符号学全球化和比较符号学的认识论意义”(中文稿另发)

710号晚大会宴会上新会长公布了国际符号学学会委员会新成员名单,委员会换届完成。

812号傍晚闭幕式主题为“符号学的未来”。李幼蒸作为6位受邀致词人之一表达了如下意见:

 

诸位女士先生:

    在我看来,跨文化符号学实践将广泛影响国际符号学理论研究的前景。由于相关于全体人文科学的结构,跨文化符号学甚至有可能使我们通向另一个新的人文启蒙时代。十分有趣的是,我能在带有“启蒙”(吕米艾,光明)字眼的法国大学中表达这一愿望;“启蒙”象征着在扩大的跨文化学术世界中符号学新阶段的到来。迄今为止符号学学术成就主要是西方学术界的产物。当扩展至全世界之后符号学有望重新成为一种全球化学术运动。在此过程中中国符号学将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中国具有三个世界之最:最长久的连续性历史,最多的人口,以及最丰富的书写历史资源。在其科学的,技术的,经济的和社会的目标之外,中国也面对着使其传统文化学术研究现代化的迫切任务。这一学术现代化的要求也意味着非西方学术传统必须拥有可与西方社会人文学术传统有效沟通的方法论工具。在我看来,各种现代化方法论中符号学可能为功用最大者之一。在中国,符号学将被应用于两个方面:学习西方理论并参与其继续发展,因为西方理论作为“天下公器”是属于全世界的;以及开发中国传统历史文化学术资源,使其可与世界文化学术有效沟通。这一双向过程的发展有朝一日也有可能反过来影响未来西方人文科学的基本结构。

    符号学实践的本质表现在其跨学科思维方向上,故与传统的哲学中心主义不同。今日符号学实践中的尖锐认识论危机即表现为符号学理论和哲学形上学的关系问题,在本次大会的各组理论化课题讨论中我们随处可见这一符号学向哲学“归队”的倾向。如果符号学理论企图似难实易地将自身置于某种哲学修辞学话语之内,难免会堕入一种在认识论上自相矛盾的境遇。此外,符号学是一种科学实践,必然应秉具一种应朝向于理性和现实的科学实证主义。中国符号学经验因此将使人类理性观和实证主义观丰富化和多元化。虚无主义话语可以成为学术思考的对象,但不能成为学术研究的方法论本身。否则我们就混淆了两种精神实践:科学思考和艺术表现。

    跨文化符号学是跨学科符号学的扩大展开。跨文化符号学实由两部分组成:西方学术实践和非西方学术实践。二者共同致力于未来全球人文科学现代化的形成。符号学以及全体人类知识决非如某些西方哲学家所言已达终点,而是正处于其发展史的开端。符号学的一切成果均为其未来沿跨文化方向继续发展的基础和准备。波斯纳教授主编的杰出符号学百科手册,亦应仅视为跨学科和跨文化符号学研究进一步向前发展的资料指南。未来世界符号学的展开将体现为从跨文化角度对人类知识全体进行新的综合实践;即两百年来的专门化知识发展如今到了必须予以全面新综合的转折点。在此新世纪全球化学术革新过程中,符号学将发挥其越来越重要的方法论引导作用。因此,符号学并未衰退,而是正在扩展和前进之中。谢谢!

 

附注:在长达两年左右参与里昂大会筹办的过程中,作者曾先后多次与法方不同负责人员提出建议,批评和辩驳,在有关内容,方式,财务和程序诸多方面交涉颇繁,有时失去耐心并流露情绪。作者甚至两度向中国与会者表达过退出筹备活动之意(即使作者已知有可能当选副会长,因自1989年以来每届大会均有提名之议)。总的原因是感觉西方同事对中国符号学理解和重视不够,彼此交流失去意义。但法方筹办人在最后落实时,出乎意料地“柳暗花明”,不仅一一安排就绪,而且向中方与会者格外表达了友谊。这种实事求是的,不计较言辞冒犯的宽厚风度,使作者对自己当初的错误估计和态度急躁不无歉疚之感。从此又何能再言西人不通“以文会友,以友辅仁”之义。

  来源:作者赐稿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稿      来信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4/07/18

版权所有者:中国儒学网    Copyright (c) 2003—2004 www.confu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 2003-01-01 开通    站长:黄玉顺  副站长:温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