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星期

.

 

关于《从“西方哲学”到“生活儒学”》的网上讨论

(儒学联合论坛:http://handrew.net/ydbbs/dispbbs.asp?boardID=2&ID=5818&page=1

 

老麻花 2004-12-31 17:41:22

[一般来讲,哲学作为一种彻底的思想,作为一种系统完整的理论构造,一定首先寻求一个初始的观念,由此出发,进行哲学形而上学的建构。这里有一个词语,是一个关键词,却是研究哲学的人们所一向忽略的。这个词就是the given ——“所与”;或者胡塞尔所说的“原初所与”—— the primordial given 。这是因为,哲学作为一种建构,是观念的构造,是发生在意识当中的事情。而在一系列的观念中,有一个初始的观念,整个哲学的全部建构由此开始。这个观念之所以是“原初的”,是因为它是无条件的——至少哲学家自己认为是如此的:它既不是逻辑推导的结果,也不是经验给予的东西。因为,如果它是逻辑推导的结果,它就必须有逻辑上的前提;如果它是经验产生的,它就有事实上的条件。——在这两种情况下,它都不再是原初的。而彻底的哲学思考从原初的观念开始,这个原初观念是“自身所与”(the self-given)的;或者用中国人的话说,它是“自然”的——自己如此的。

西方近代哲学有两条基本的进路,其共同点,首先就是寻找一个原初观念。一条是经验主义的进路,一条是理性主义的进路.]

——这段话很清楚明白地揭示了哲学的要求,也即哲学想干什么!与物理学所追求的初始点初始速度是一个道理。黑格尔认为哲学必须是个圆,否则就不能自圆其说。是个圆,就意味着封闭,永恒不变,就意味着“一”。逻辑与历史,经验与理性,思维与存在;追求最初的事实与最初的观念,这已经预设了“最初”;预设了“开始”。这个思路对头吗?能不能接受“在路上”呢?半路搭车!!

新天下 2005-1-1 13:12:50

    如果说“存在者的存在”=“生活”或“生活本身”;而“生活本身”=“本源性的仁爱”;那么,“仁爱”=?

“本源性的仁爱”作为“存在者的存在”如何显现为作为存在者的人和万物?

虚极静笃 2005-1-1 20:40:17

    希望多看见黄玉顺教授的文章。

大中華民邦 2005-1-5 13:04:12

    黄先生:小生发几句感叹和疑问可以麽?

1、先生的路径还是西方哲学的,而且是“哲学”的(完全的),先生废了好大口舌从西方哲学的困顿——破析、论证到中国儒学之“生活”,是否有无觉得这根本就没有必要呢?“生活”本来是中国儒学的“在场”之起点,无须论证,一如用西方的许多概念去分析“道”,有无觉得这很荒诞呢——“道”本是中国形上学术的逻辑起点或终点,是它自我体系的核心范畴(概念),无须西方哲学去解析与论证,越分析越将中国学术西方化解构……我要表达的是,中国儒学要在中国学术与文化乃至历史的体系里阐述,而不是在西方哲学或形上学或思想学术里阐述;把中国儒学放在西方哲学的体系里阐述,这是自我“矮化”与消解,此先生弟子、现于武大者邓xize有此种观念,敝基本上赞同。

2、先生的思维路径,是典型的平面叙述、平面思维,而不是历史叙述、历史思维——平面思维与平面叙述,或者说平面的推理,或是西方哲学的最大特点;先生为什么不运用历史思维的路径来阐释中国儒学——生活儒学就是历史思维而不是平面思维,经史之学就是历史叙述而不是平面几何式的叙述,中国经史之学与西方哲学的差异难道不是很明显的吗?(坦率地说,本人讨厌西方哲学,索然无味,纯粹平面思维,了无历史[生活]气息;当然别人说敝人没有哲学或中国没有哲学,敝亦承认,敝并不因为自己没有哲学而羞愧,亦如西洋人亦绝不会因西洋没有中国式的儒学而羞愧一样,我们只对生活负责。)

3、“生活儒学”的思路,最早是台湾学者,早在二十世纪末就提出来了(黄先生是2004年5月),不过所谓英雄所见略同而已。我不了解日本,我推断日本更早就有“生活儒学”的发展路径,希望有精通日语与日本思想的方家做一番研究,台湾也做一番研究(台湾研究起来自然方便),也许会发现,台湾龚鹏程先生“生活儒学的重建:东亚儒学发展的新途径”之推断是完全成立的,并且现在正在进行着。——另外,敝人在2003年也提出了“生活儒学”,并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思路,那就是:【生活儒学与天赋人情】、【天赋人情与自由仁学】、【自由仁学与民邦政治】。不过这里不宜详细公布研究计划与思想纲领,以后敝人会详细撰文阐述之的。

[这就是说,是存在本身给出了存在者,而不是相反。(民邦案:存在和存在者是历史性的统一,谁决定谁都是顾此失彼的平面思维。)我自己所理解的儒学——“生活儒学”,承认海德格尔的这个思想观念。举个例子,母亲、儿子这样的“人”,主体性的人,都是存在者;而母爱,作为生活情感,却是存在本身、生活本身。我们通常以为,先有一个母亲、一个儿子,然后他们之间发生了一种感情,叫做“母爱”。我们总是习惯于这样的形而上学的思维方式。但事情本身正好相反:如果没有母爱的到场(民邦案:存在和存在者是历史性的统一,谁决定谁都是顾此失彼的平面思维。),那么,那个母亲根本不成其为母亲,而那个儿子也根本不成其为儿子。他们作为人,不存在!他们not to be 。所以,我们必须“还原”,回到“事情本身”——用生活儒学的话来说,回归生活。为此,我们要采取“返回步伐”,回到轴心期、乃至前轴心期(民邦案:反对老提“轴心时代”,回到文明区与文明史,建立中华文明的主体地位之思。),即回到“前形而上学”时代。形而上学是从轴心时期开始的,中国也从诸子百家开始进入了理性觉醒时期。

简单说,人是被情给出的,而不是相反。举个例子吧,关于生活情感先行于人的例子(民邦案:存在和存在者是历史性的统一,感情与“在”同在。)。在座的谈过恋爱吧?(笑)通常以为,先有一个男人、一个女人,(他们是存在者);然后他们偶然遭遇了,于是发生了爱情,(爱情便是生活情感本身、存在本身)。这样一来,似乎男人、女人这样的主体性的人是先行于爱情的。这是典型的形而上学的思维模式。我想告诉各位:事情正好相反(民邦案:存在和存在者是历史性的统一,感情与“在”同在。)!在恋爱里,作为存在者的主体不是抽象的“人”—— 男人、女人,而是具体的作为恋爱者的人——恋人。但是,假如没有爱情的到场(民邦案:存在和存在者是历史性的统一,感情与“在”同在。),这个男人和这个女人都不成其为恋人。不是恋人产生了恋爱,而是恋爱本身生成了恋人(民邦案:存在和存在者是历史性的统一,感情与“在”同在。)。没有爱情的涌流,恋人是不存在的!]

[3、本源之仁,亦即被理解为生活情感的仁,也就是作为生活情感的“爱”。在本源层级上,儒家就是一个字:爱。爱,作为本源的生活情感的“仁爱”,先行于任何东西、并且生成任何东西(民邦案:存在和存在者是历史性的统一,感情与“在”同在。)。这里不是笛卡儿式的:思,所以在;而是儒家的:爱,所以在。(民邦案:我感故我在:我爱故我在,我恨故我在……)。我说过,“人天然是儒家”,(民邦案:人天然是儒家——儒家天然是人[仁]!)。就是、并且仅仅是在这个意义上来说的:一方面,人人皆有这种作为生活情感的仁爱;但另一方面,惟有儒家言说着这样本源的仁爱。所以,儒学的重建,首先就是要回到这样的作为生活情感的仁爱,也就是回到我们的生活本身——这是我们的大本大源、源头活水。]

    [所以,生活儒学不说海德格尔那样的“生存”,而说“生活”。我们不能设想:生活之外还有所谓“存在本身”!所以,我的口号是:“生活即是存在,生活之外别无所谓存在。”(民邦案:这个极妙,极妙,极妙,“解构”哲学也,解构“形而上学”也,“后现代主义”啦,,,与“我爱故我在”一样极妙——情感是生命的惟一意义,情感是生活的惟一尺度……生活的存在(A)与其他的存在(B)有别,A小于B,A置身于B,A的“存在”即为社会存在、历史存在……我们都是从A到B(观照),但我们都是在B中A(生活),万物群生、天地宇宙同在,大在也,大化也……)对于我们来说,生活就是一切。存在即是生活,在者即是生者。那么,生活是什么呢?这样的问法也是不合法的,因为生活不是“什么”——生活不是东西、不是物。生活并不是存在者,而是存在本身。我们不能说生活是什么;我们只能感悟生活。然而感悟生活,正是生活本身的事情。]

黄玉顺 2005-1-5 15:55:49

民邦先生:

    很欢迎你的批评。不过,你的言说跟我的言说之间,总是不相应。我回答你上面的三个问题:

    1、所谓“中国哲学 / 西方哲学”云云,表明你还陷在古典式诠释学的套子里面呢!

    2、至于“平面的 / 历史的”云云,鄙人更是不知所云。何谓“历史”?它是“立体的”吗?这不正是几何学式的思维方式吗?你对历史的理解,仍然陷在古典式诠释学的套子里面,不知你是否意识到了?

    3、我当然知道台湾龚鹏程有所谓“生活儒学”的说法(抱歉,实在不知道你也有这种说法;再补充一点,林安梧也有这样的说法),可是,彼“生活儒学”却非此“生活儒学”也,你难道看不出吗?这就正如你也谈“儒学”、我也谈“儒学”,可是彼“儒学”却非此“儒学”也!

大中華民邦 2005-1-5 16:39:35

黄老师:

上面是小子随意发发感叹(包括文间的闲案),自说自话而已,小子无知无畏啊,不当之处还请海涵啊,请黄先生赐教。

读了先生几文,总的感觉是关于“生活儒学”,先生基本上是哲学的进路,是不同于台湾龚先生——林安梧比龚鹏程“哲学”,龚鹏程又比香港的霍韬晦“哲学”,先生是否比林先生“哲学”,则“吾不知也”,但小生佩服先生中西贯通、古今融合的哲学造诣!请先生多多赐教。

我对儒学的理解则是欣赏霍先生……

儒学的世界性与世界性的儒学(文章从略)

黄玉顺 2005-1-6 9:35:09

    大作《儒学的世界性与世界性的儒学》写得很不错!我把它放到“中国儒学网”上如何?

    看来你是一个感悟者。这当然很好:我本来就认为,生活感悟才是最本源、最本真的。但感悟可以自度,却不可以度人。而一当你要度人,言说之际,你就已作为一个思想者出场了。这就犹如宗教,本来只是信仰的事情;然而一旦度人,则须言说,这时便是说理,便有所谓“宗教哲学”。而思想必须是彻底、透彻的,正如孟子所说:“予岂好辩哉?予不得已也!”这个时候,你就必须哲学地言说(其实“哲学”云云,只不过是一种无谓的“方便”说法而已)。在言说中,一不小心,就会处处是病,误导他人。

不想言说 2005-1-6 17:26:01

    楼上黄玉顺教授,你好!

    汝在网络里公开亮相,实在可贵!汝不像那些习惯于生活在温室里的教授们,他们不敢经风雨见世面,偶尔走出温室,即使是在风和日丽天气里也还眯息着眼睛,即使是在盛夏也还穿着冬装,即使是在天空万里无云时也还打着雨伞等等……闲言少续,在下就汝在清华大学人文学院的演讲先提几个问题。

    汝说:“一般来讲,哲学作为一种彻底的思想,作为一种系统完整的理论构造,一定首先寻求一个初始的观念,由此出发,进行哲学形而上学的建构。这里有一个词语,是一个关键词,却是研究哲学的人们所一向忽略的。这个词就是the given ——‘所与’;或者胡塞尔所说的‘原初所与’—— the primordial given 。这是因为,哲学作为一种建构,是观念的构造,是发生在意识当中的事情。而在一系列的观念中,有一个初始的观念,整个哲学的全部建构由此开始。这个观念之所以是‘原初的’,是因为它是无条件的——至少哲学家自己认为是如此的:它既不是逻辑推导的结果,也不是经验给予的东西。因为,如果它是逻辑推导的结果,它就必须有逻辑上的前提;如果它是经验产生的,它就有事实上的条件。——在这两种情况下,它都不再是原初的。而彻底的哲学思考从原初的观念开始,这个原初观念是‘自身所与’(the self-given)的;或者用中国人的话说,它是‘自然’的——自己如此的。”请问:

    1.其它种彻底的思想,其他种系统完整的理论构造是什么学?各自需要一定首先寻求一个什么样的观念?

    2.哲学究竟是作为哪一种彻底的思想?哪一种系统完整的理论构造?

    3.哲学除作为一种彻底的思想,作为一种系统完整的理论构造外,还可以作为什么?还已经作为了什么?其本身是什么?

    4. 当哲学作为一种彻底的思想,作为一种系统完整的理论构造时,它还有发展的余地吗?

    5.如果说从一个初始的观念出发,进行哲学形而上学的建构成立的话,那么从一个什么样的观念出发,才能进行哲学形而下学的建构呢?

    6.初始的或原初的都是无条件的吗?

    7.自然的或自己如此的就是无条件的吗?

文拾遗 2005-1-6 17:49:30

    楼上的这位网友,如果你能领悟孟子所讲的“先立乎其大者”、“仁义礼智根于心,四体不言而喻”这些意思,黄玉顺师的话是不难理解的。

黄玉顺 2005-1-7 11:00:53

    回答“不想言说”的七个问题:

1.其它种彻底的思想,其他种系统完整的理论构造是什么学?各自需要一定首先寻求一个什么样的观念?——(1)所谓“其它种”,你的意思是指“哲学之外”的吧?哲学之外没有彻底的思想,因为所谓“彻底的”,我指的恰恰就是“无前设性”。(2)此外,“思想”今天还有另外一种用法,是指的“哲学终结”以后的运思(例如海德格尔),那么,我们也可以说这是一种“彻底的思想”。(3)不过,我在那个讲演中是在谈哲学,所以并不包括后者。

    2.哲学究竟是作为哪一种彻底的思想?哪一种系统完整的理论构造?—— 这个问题,上面其实已经回答了:哲学乃是这样一种彻底的思想,它寻求并思考“无前设性”的“原初所予”。我们也可以换一种说法:哲学思考“存在者之为存在者”,亦即思考作为所有存在者的原初根据的那个存在者。它据此来说明所有存在者,即说明整个世界,于是,它总是体现为一种系统完整的理论构造。

    3.哲学除作为一种彻底的思想,作为一种系统完整的理论构造外,还可以作为什么?还已经作为了什么?其本身是什么?—— 哲学可以作为哲学、已经作为哲学、本身就是哲学。

    4. 当哲学作为一种彻底的思想,作为一种系统完整的理论构造时,它还有发展的余地吗?—— 对此,存在着两种看法:一种认为“哲学终结”了(例如海德格尔、后现代主义者);另一种则认为“人天生就是形而上学的存在者”(例如康德),那就是说,哲学的终结是不可能的。我个人持有的是后面一种立场,所以才致力于重建儒家形而上学。

    5.如果说从一个初始的观念出发,进行哲学形而上学的建构成立的话,那么从一个什么样的观念出发,才能进行哲学形而下学的建构呢?—— 从什么样的初始观念出发,古今中外却有着各不相同的进路。但在今天看来,不外乎有两种观念:一种是“无根的”(海德格尔语)或“无本”的(孟子语),亦即传统的那种遗忘了存在本身、生活本身的形而上学;另一种则是有本有源的形而上学建构,亦即首先回到生活本源。

    6.初始的或原初的都是无条件的吗?—— 是的。但是,所谓“无条件的”今天也有两种理解:一种是传统哲学的“原初所予”,上面已经说过,它其实是“无本的”;另一种则是“有本的”,因为生活本身就是本源。生活本身是无条件的,意思是说:先行于一切的一切,我们首先向来“在生活”,这是自明的、不言而喻的事情,也就是说,既无须经验的证实、也无须逻辑的证明,我们就已经领悟了这一点。

    7.自然的或自己如此的就是无条件的吗?—— 是的。汉语“自然”的本义——“自己如此”——意味着:没有任何其它条件使其如此这般。我们向来“在生活”、并且总是“去生活”,这是因为生活本身是自己如此的、无条件的。

不想言说 2005-1-7 12:40:17 2005-1-7 12:40:17

    黄教授,你好!

     1.譬如说“黄玉顺作为一个教师,还是合格的”这样一句话。你能说除黄玉顺之外就没有教师了吗?不能呀!同理,既然汝说:“一般来讲,哲学作为一种彻底的思想,作为一种系统完整的理论构造,一定首先寻求一个初始的观念,由此出发,进行哲学形而上学的建构。”你咋能断言哲学之外没有其他彻底的思想?你咋能断言哲学之外没有其他系统完整的理论构造?

    2.汝说:“彻底的”就是“无前设性”,这是指鹿为马呀!大家知道:彻底的是完全的、100%的意思。彻底的与无前设性是风马牛不相及。

黄玉顺 2005-1-7 13:37:04

    看起来,我们之间的对话确实有点“风马牛”了——“指鹿为马”了。呵呵!

不想言说 2005-1-7 14:32:38

    黄玉顺教授,你好!

    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就你这指鹿为马的玩意儿,符号等网迷们却特别喜欢读!你也自得其乐吧……

黄玉顺 2005-1-7 21:48:00

我这玩意儿,不仅“符号等网迷们”,你好象也很喜欢读吧?否则不会跟帖的了。

确实“自得其乐”。孟子这样解释:“学贵自得”、“反身而诚,乐莫大焉”!

paul0918 2005-1-8 22:23:56

    關於儒學的本源      (paul0918)

儒學自古以來的焦點都是在求得當下個體與社稷的最佳生存辦法。儒釋道的道理勸來勸去,終究都是落實到提供當前生活的人如何活才是最棒的soution。它們的價值是指出人類行為應有的規範。

因此講儒釋道的道理,可以直接由承認物自然的存在,承認人是物自然中的生物之一,從普通、日常大家所共知熟悉的每天生活建立起,就可以推論出儒釋道核心倫理理論。

至於往上的認識論、本體論方面,則擷取西方自然科學的基本假設(例如近代科學的主要建基於邏輯實證論這假設上),至於邏輯實證論還無法回答的,更基礎性的後設哲學問題,則平靜的予以承認問題尚未全部解決,我們還不太懂,容人類大夥兒以時間和理性,一代代慢慢求突破。

這樣整合中西兩段精華,串成一個較首尾一貫,較合理完整易懂的story。如此一個拼圖,應可以讓儒釋道放下它們不夠站得住腳的形上理論部份(在近代科學的對比下),轉而充分運用近代科學的成果,來印證儒釋道三家核心理論在指導人類行為與倫理規範上的正確與不可顛覆性。

以上所論希望對儒學有幫助。

   

黄玉顺“生活儒学”资料库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稿      来信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5/01/12

版权所有者:中国儒学网    Copyright (c) 2003—2006 www.confu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 2003-01-01 开通    站长:黄玉顺  副站长:温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