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星期

 

文化保守主义峰会现身阳明精舍

(上海《东方早报2004-07-29

李 琴

 

现在的文化保守主义者以一种相当偏激的姿态出现,中国文化优越论,是新文化保守主义的基本特征。

文化保守主义者宣称,中国目前存在着道德危机,而他们已经拥有了一套完整的理论体系,足以和西方文化抗衡。

而在一些学者看来,文化保守主义和新左派、自由主义一样并没有涉及中国最大的问题。他们之间的争斗构成了学术界新一场“圈地运动”,但在本质上可能又是一场“茶杯中的风暴”。

日前,儒学专家蒋庆邀请陈明、梁治平、盛洪、康晓光等著名中国保守主义人士以“儒学的当代命运”为主题会讲于贵阳阳明精舍,这次会讲也被称之为“文化保守主义者峰会”,亦称“龙场之会”。

之后,与会者之一,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研究员陈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文化保守主义者的立场已日趋明晰,这次碰头会议应视为中国文化保守主义者首次公开亮相,意在使“保守主义”这一名词在社会上辐射开来。

文化保守主义高举复兴大旗。

会议之前,一向有些沉默的文化保守主义者们便已经陷入了一场唇枪舌战之中,争论缘起于蒋庆编撰的12册《中华文化经典基础教育诵本》,这次媒体眼中的“读经运动”引来耶鲁大学历史系博士候选人薛涌的强烈批评(《走向蒙昧的文化保守主义———评蒋庆的读经运动》,他形容蒋庆此举是“一场以‘文化保守主义’为旗帜的愚民运动”,是“一种文化蒙昧主义”。之后,皮介行、秋风、刘海波等知名学者也纷纷卷入其中,对这场“读经运动”或声援,或批驳,莫衷一是,而“文化保守主义”也成为一个热门词汇。

 “事实上,他们一点都不保守,甚至是很偏激的。”当代儒学网站站长柳河东说,现在的文化保守主义应称为“新文化保守主义”,所谓文化保守主义实际上是以前强势群体对于明显处在弱势地位的新儒家第一代梁漱溟、第二代徐复观等人的一种称谓,而现在只是将这种称谓延续下来了。

如其所言,现在的文化保守主义者是以一种相当偏激的姿态出现的,中国文化优越论,是新文化保守主义的基本特征,在他们看来,中国文化与西方文化不仅可以相通甚至可以互补,而且优于西方文化并在未来引导世界。

蒋庆将文化保守主义定义为对儒家文化价值的认同,而文化保守主义的沉寂也应与儒家地位的衰落联系起来。鸦片战争之后,中国的传统文化日益走向穷途,五四时期,激进的学者极力主张学习“德”、“赛”二先生,国学地位不复以前;1949年之后,“破四旧”、“文化大革命”等运动再次将国学打入冷宫。

改革开放之后,国人继续将眼光放在有助经济发展的西学,传统文化依然是批判的对象。70年代随着亚洲“四小龙”的崛起,儒学研究开始重新在西方的文化界抬头,这次复兴被称为“儒家的第三次浪潮”。受西方“新儒家”思想的影响,90年代之后,越来越多的学者将目光转向了国学,“儒学复兴”的口号越来越响亮,文化保守主义随之浮出水面。

这期间,最需要提及的事情就是1994年陈明主编的《原道》辑刊的出现,这是一本以宣扬国学为主旨的刊物,主要讨论“传统与现代”、“中体西用”、“文化重建”、“知识分子”、“自由主义与新左派”等话题。之后,陈明被称为“文化保守主义”的一个代表,而《原道》则被誉为“中国文化保守主义的一面旗帜”,并在今年度过了10周年的盛大生日。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博士范亚峰,将《原道》看做是90年代最重要的民间刊物之一,“《原道》代表了90年代知识分子经过诸多努力所产生的一种比较健康的思潮。”范亚峰说。

文化保守主义左右逢源?

《原道》声势日益壮大,“读经运动”持续争论,这一切都达到了“吸引眼球”的目的。蒋庆说,在涉及国家政策走向上,文化保守主义已经缺位百年,儒家的主导地位已经让位给了自由主义和社会主义等外来思潮。新儒家第一代、第二代只能守住儒学命脉,却不能有很大的影响,而文化保守主义者需要站在更高层次上与自由主义和民族主义平等对话。

90年代的中国思想界,自由主义和新左派两足鼎立,且渐由理论之争转向路线之争,两派都意在为中国政府出谋划策,影响中国政策走向。两派多针锋相对,一来二去,有人便将这场又称“口水战”的论证归结为“学术界的一场圈地运动”。

正如中山大学学者袁伟时在选编两派之争的资料时提出,尽管双方都努力想介入政治,影响中国改革走向,但两派之争并没有涉及中国最大的问题,双方代表人物都是学者,代表着民间学术语言的性质,与官方意识形态无关,也与国际政治势力无关,其充量是“茶杯中的风暴”。

但显然,文化保守主义者同样想插入到新左派和自由主义的论争中来,将两军对垒的局势改变,虽然目前的态势是沿着三军鼎立的局势发展,但一统天下才是其终极目标所在。

复兴仍待政府支持。

蒋庆说,不管是倡导读经,还是展开会讲,文化保守主义者已经不是简单的一种情绪上的诉求,而是要积极地参与到中国文化的创造之中去。

蒋庆不同意所谓“跑马圈地”的说法,他说,文化保守主义并不是与新左派和自由主义在争夺地盘,而仅仅是一种复位。中国历史上,儒家文化一直占据主导地位,掌握话语权,但后来被自由主义等外来思潮赶走了,从此,中国思想界步入歧途,现在则需要重新回到正轨上来,即儒家文化从缺位回到原来的主导位置之上,这也应该成为中国知识分子的基本共识。

陈明则将自由主义以及新左派比喻为文化保守主义的“左邻右舍”,新左派和自由主义都是从西方而来,掌握着强大的话语权,但他们都不属于内生文化,无法在中国文化的土壤上生根发芽。

日前,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杜钢建提出了“儒家宪政主义———仁义礼智信的宪政主义”的概念。而著名学者甘阳,也开始提倡“复古”,他认为,成功的改革必然顾及到历史文化的延续性。《中国新闻周刊》对此评价说,中国思想界对传统思想伸出了橄榄枝。

采访中,陈明援引了这一说法。他表示,有代表性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和新左派都开始向传统摇晃。蒋庆说,中国目前最大的问题显然是道德危机。而自由主义和新左派只涉及到政治思潮,不能解决道德问题,解决道德问题只能依靠儒家文化,除此之外,儒家思想中的王道政治也应成为中国今后政治制度的重要资源。文化保守主义已经拥有了一套完整的理论体系,足以和西方文化抗衡。

而这套“最符合中国国情”的理论,目前还只是在民间引来争议无数,并没有进入政府视野。蒋庆说,他们最大的诉求便是政府能够认同这种价值观,并且能够予以行政支持。比如,政府教育部门将传统经典纳入到全民教育体系之中,或者,在公务员考试书目中加入“四书五经”,他设想着。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稿      来信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4/08/01

版权所有者:中国儒学网    Copyright (c) 2003—2004 www.confu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 2003-01-01 开通    站长:黄玉顺  副站长:温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