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星期

 

透视象数易学的底蕴

——张其成《象数易学》一书读后

徐仪明

 

象数易学素称难治,因象数学派在解《易》之时,往往涉及到天文、历法、音律、伦理、哲学、医学、占测等内容,致使象数易学体系十分庞杂,也造成人们对它的认识难度大大增加。久而久之,象数之学成为神秘之学的代名词,遭到不公正的待遇,这种认识的误区带来了研究的缺陷与薄弱。迄今除了两三本象数学源流史著作外,还几乎没有一本象数易学的专著。张其成教授著成《象数易学》(中国书店,20036月出版)一书,填补了这一空白,成为象数易学研究的一个重要学术成果。近日来,笔者喜读张其成先生的这一易学新著,深感作者在此领域中做出了艰辛的探索与努力,取得了令人瞩目的学术成就。

作者在分析与比较汉代象数学与宋代象数学的基础上,对“象数”范畴在各历史阶段的内涵;“象数易学”形成演变的过程及规律;象学派和数学派从易学本原论到哲学本体论的提升;中国传统哲学史上“象本论”学派与“数本论”学派的特征;象数思维方法的特征及其对中国传统人文和科学的影响;象数学派的宇宙生成法则与结构法则;象数学派的人文情怀、性命学说与生命境界学等七个方面做出了独创性的诠释与阐发,解决了不少重要的象数易学中的疑难问题。下面,笔者拟就本书一些颇具特色的方面进行简单地评价。

一、揭示象数易学的内涵,展示其本来面目

本书作者首先对“象数”的内涵作了新的界定。在考察了历代各家的有关的学说之后,作者认为象数大体上具有两层含义。第一层含义的象数指符号象数,即人为象数;第二层含义的象数指事物象数,即自然象数。符号象数是以卦象、爻数为代表包括各种阐释《周易》的符号、数量和图式,是从宇宙自然一切有形现象和度量次序关系中高度抽象概括出来又可模拟、象征、推演宇宙万事万物的符号数量模型。作为哲学范围,符号象数的主要功能在于:模拟、推演、阐释宇宙存在、变化的规律,即论道。这种功能从《易传》开始,经汉代象数学的应用发挥,到宋明达到高峰。事物象数则表示宇宙自然万事万物所表现的形象和量变(包括一切表现形式和数量次序关系)。历代易学家均以卦爻象征的事的为“象数”,其中不少人将万事万物的有形或无形但可感受的现象以及次序、度量皆称为“象数”,这种象数是实在的、实有的,故称之为“事物象数”。作者认为符号象数与事物象数之间有密切关系,符号象数是事物象数的表现方式,事物象数是符号象数所象征、比拟的对象;符号象数来源于事物象数,事物象数表述于符号象数。这种抓住象数易学的基本特征,充分运用逻辑分析和理论归纳的方法,从而揭示出象数易学的内涵,为今后进一步研究象数易学提供了十分有价值的“方法论”启示。

以往一些论著常常将“象数”与“术数”两个概念相互混淆,不加区别,而本书作者对此问题进行了深入地探讨,详加辨析,还“象数”与“术数”各以其本来面目。作者认为,象数学与术数的形成与分途是在汉代。象数学有两种形态,一种是经学形态,一种是哲学形态。象数学与术数的主要区别在于:一是目的与功用不同。象数学的目的是解释《周易》经传,术数的目的是占断人事吉凶。象数学除解《易》外,还有阐发义理、影响科技的功用,而术数只在占断吉凶。二是内涵与外延不同。象数学是以象数为核心阐释《周易》以及宇宙事物存在方式、变化规律的理论系统,术数是预测人事吉凶的实践操作方法,象数学包括卦爻、五行、干支、河图洛书、太极图等象数符号及解《易》体例,术数包括利用阴阳五行而创造的太乙、奇门、六壬、堪舆、相术、命理等方术。观此辨析,可谓大有俾益于易学研究,特别是对于将术数作为《周易》的一大分支的观点无疑是一匡正。

作者还对象数与义理的关系进行了梳理。指出“象数”和“义理”作为易学的两大要素,是两个有着密切关系的动态系统。在《周易》,“象数”为卦爻象与卦爻数,“义理”为卦名、卦爻辞反映的意义系统;在“易学”,出现了象数学派与义理学派的分立。象数学派重在发明卦爻象数的体例、运算方式,往往与自然科学结合得较为密切;义理学派重在发挥卦爻辞和传文的哲理、伦理,往往与人文科学结合得较为密切。作者认为,“象数”和“义理”是“体用一源,显微无间”的关系,“象数”为体,“义理”为用。虽然象数和义理两派各有侧重,但都并未将两者割裂开来,实际上两派都是通过解读“象数”来表达“义理”,只是各自所论的“义理”有所不同罢了。这一认识对于那种凡言象数即黜义理,或论及义理即贬象数的片面性观点,显得更为全面、公允也更符合实际情况。

作者在考镜易学源流,辨析象数易学的基本问题和范畴,作出了上述种种慧解,皆非一时率性之论,而是基于对易学的长期研究与会心的体证之上,所以我认为,这些慧解可以引发同道对于整个易学体系进行新的思考。

二、探索宇宙来源,解读象数本体论

以往论及中国哲学史上的本体论则有理本论、气本论和心本论,本书作者通过对象数易学的研究,则又提出了象本论和数本论两个新的观点,从而为中国哲学史的思想流派和本体论形态增添了独具一格的门类。

作者认为,在易学本原问题上,象学派主张象在数先,象为第一位,由象生数,即卦爻象生成奇偶数。在哲学本体论问题上,象学派将易学的象本原论提升为哲学的气本体论。象气合一、以气解易是象学派的共同特点,从汉代象数学派孟、京即已开始,到宋代才告完成。宋代象学派提出气为世界本原的观点。其中周敦颐将“太极”视为宇宙万物的本原,这个“太极”就是象气合一、阴阳未分的本始状态,由太极生成阴阳二气,再生成五行之气,二五之气的交感才化生万物。朱震将气与象看成一体关系,认为卦象是对气的模拟,以“象”为气聚而可见者,作为宇宙本原的太极为“一气混沌而未判之时”,以气为“天地之大本”,宇宙万物“本于一气”,并主张气是“理”的前提,是“理”得以存在的依据。明清时期,来知德主张气象不离,象实质即气,气的变化即象;以气的交感为生成万物的根本,认为万物之质为“气化而凝”,“理”随气的聚散而生亡。方以智将象数看在是气化的形式和度数,象数与气合为一体,这个合一的象气就是宇宙本原。并提出“本一气”的观点,认为阴阳五行以及四时、六气、万事万物都是气的自身分化而成,不是母生子关系,而是自身的逻辑展开。

关于数学派将易学数本论提升为哲学理数合一的本体论问题,作者认为在数学本原问题上,数学派主张数在象先,数为第一位,由数生象,即奇偶数、河洛数成卦爻象。邵雍、张行成、蔡沈进一步将易学数本原论提升为哲学本体论。刘牧为数学派,但仍是气本体论者,至邵雍开始将数与理相结合并通过“理”将“数”提升为哲学本体。在数与理的关系上,认为数出于理、数可穷理、理与数是合一不分的,并提出“理数”一词。“理数”指理具有数的规定性,亦即天地万物生成变化的次序、法则,这个“理”实即条理、物理,亦即表述事物变化逻辑性、规律性的“数”,“数”指事物的次序、度量。这个表述“理”的“数”即宇宙万物的本源,数是“天地之所以肇者”、“人物之所以生者”、“万事之所以得失者”。作者指出,可见数本论的“数”是“理数”,此“理”不是程朱的天理、性理、本然之理,此“数”不是毕达哥拉斯的几何之数、形状之数。邵、张、蔡数学派是与理学派、气学派、心学派、功利学派相并列的宋明哲学流派,其数本论是与理本论、气本论、心本论相并列的本体论形态。数学派、数本论在中国哲学及至世界哲学史上独树一帜,然历代对此研究十分匮乏,因而对象数学派尤其是数学派、数本论的纵向发展与横向比较的研究,就显得更加重要。

作者对象数易学本体论的解读,开拓了易学研究新的领域,对易学哲学的发展做出了理论贡献。特别是对数本论思想的阐发,对今后进一步地探讨和正确评价象数易学(尤其是数学派)提供了极有启发意义的观点。

三、关切人文生命  阐发象数派人道观念

对象数派人道观的研究,历来是易学研究中的盲区。已往的观点是象数派的易学过分强调自然之理而怱视人文之理,蔽于天而不知人,长于天学而短于人学。本书作者认为,这是就一般情况而言的,如果就汉宋象数学派的各自的学说特征及学术目的看,汉代象数学派虽然偏重天文之学,“多参天象”,但目的却在于以天道论人道,以阴阳灾异论人事吉凶,以卦占定人伦,明王道,宣扬五常伦理,表现了强烈的人文关怀和政治理想;宋代象数学派则更是参合天人,避免天学与人学相割裂的弊端,或由太极以立人极,或由物理、自然之理而论心学、性命之学,从而建构了一个宇宙于人文同构同序的理论图式,表达了鲜明的人文价值理念。因此作者认为有必要从人道角度对象数学派进行深入研究,以给象数学派一个全面而公正的评价。

汉代以孟喜、京房为代表的象数派借卦占以定人伦明王道。作者指出,京房就直接提出“易”的目的就是“考天时,察人事”,就是“定人伦,明王道”,将“易”不仅看成占筮之学,更看成是一种天人之学,为了建立一种大一统的封建中央集权新秩序,需要“神道设教”,借此以匡其主。京房易学突破了其师焦延寿以及师祖孟喜的筮法体系,不仅最大限度地吸收干支、五行、历法、物候、天文、星象等当时已有的自然科学知识,而且创造了一套完整的由天时而考察人事的筮法体系,即融合甲子五行、世应游归的八宫卦体系。这一体系的特点之一就是关注人事吉凶,蕴含趋吉避凶的思想,有其积极意义的。因此,张其成先生认为京房不仅是一个易学家、象数学家,而且首先是一个儒者,有着强烈的人文情怀。

比之汉代象数易学家,作者认为宋儒则更有特点,更能代表象数易学中的将人文情怀与宇宙意识、安乐精神和真善境界能高度完美地结合在一起,这其中当以邵雍有着“包括宇宙,终始古今”的宽广胸怀和豪迈气势,同时邵雍之学为儒家素来所推崇的“内圣外王之道”。邵雍的性命之学、心性之学表现了深深的人文关怀,他的皇帝王伯、十六所修表达了厚重的社会责任感。他既有道家的坦夷旷达,又有儒家的中庸仁和。儒家的社会理想、价值观念,使他有了入人事之用的后天之学、性命之学,道家的生命境界、天道体认,使他有了明自然之体的先天之学、物理之学。儒家的伦理哲学、历史哲学与道家的宇宙哲学、生命哲学被邵雍和谐无碍地统一在“易道”之中,儒家的人文价值世界与道家的宇宙物理世界被邵雍自如无间地融合为一元太极世界。作者认为,邵雍在北宋五子乃至整个中国传统文人名士中,有着独树一帜的思想体系和颇不多见的生命气象,可以称得上亦儒亦道的“人豪”,值得深入研究和亲身体认。

读到以上内容,笔者以为其成先生对象数易学的研究具有全面性与综合性的结合、创新性与开拓性的统一的显著特点,当人们把眼光都投注在象数派的天道观时,而作者则详细剖析了其中的人道观,深邃的学术眼力不能不让人钦佩。

综观全书,还有不少极富新意之处,如对象数学派解易的特征,象数学派的方法论及其影响,象数学派的天道观等方面,均有不少精辟的论述,限于篇幅,就不一一谈到了。总之,笔者认为这是一部能够透视象数易学的底蕴,可读性强又有较高学术价值的力作。

徐仪明,哲学博士,河南大学教授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稿      来信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4/08/24

版权所有者:中国儒学网    Copyright (c) 2003—2004 www.confu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 2003-01-01 开通    站长:黄玉顺  副站长:温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