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儒学的现实意义 

杨光京

 

        今日我辈在此言儒,根在“修齐治平”。但我认为,当今复兴儒学,更有现实意义。这样做,虽然很功利性。但也有言道:“识时务者为俊杰”。
    复兴儒学的现实意义有二。
    一、迅速使经济现代化。
    二、避免中美间“文明冲突”。
    先说第一点。儒家思想与现代化的关系存在两种截然相反的观点,一者认为儒家思想阻 
    碍经济发展。论证此点时,有人更多引据韦伯的观点。二者认为儒家思想能促进经济发展。论证此点时,有人以日本、亚洲“四小龙”所谓“儒教资本主义”为根据。
    韦伯曾著<<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一书,指出新教徒的精神因素对资本主义经济发展起了重要作用。此点获得广泛认同。接着韦伯又着眼东方,指出,中国所以落后,是儒家思想阻碍了经济的发展。
    对此,我要说,一、韦伯没有误解儒家;二、韦伯先生知其一,不知其二。
    韦伯所言资本主义精神可以概括为以下两点:
    一、个人主义。体现了亚当·斯密的观点:“一个人追求个人利益,往往比他追求社会利益更能有效地增进社会利益。”
    二、竞争精神。体现了动物的丛林原则“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弱肉强食”。
    “儒教资本主义”精神也可以概括为两点:
    一、他人主义。松下幸之助、王永庆、李秉哲等儒商的成功证明了一个和亚当·斯密相反的观点:“一个人追求社会的利益,往往比他追求个人的利益更能有效地增进个人的利益。”

    二、中庸之道。讲求协调与响应。求大同、存小异、反对过度竞争。因为过分强调竞争,一者两败俱伤,二者损害社会利益。所以,近来各国纷纷出笼<<反不正当竞争法>>也是针对此点。
    美国人发展了三百年到了今天。韩国人只发展了三十年就到了今天,虽然现在水平还有些差距,但我们也不难看出,发展速度的差异。台湾、新加坡、香港等真正的发展,也就是最近二、三年的时间,而以英国为代表的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发展到今天,用了几百年。速度的差异近10倍。何以?因为精神的不同。的确,儒教资本主义精神有别于传统的资本主义精神。
    儒家思想与现代化的关系。笔墨官司已经够多了。我无意就此再展开争论。因为我早已树雄心,立大志,争取让事实说话吧。
    再说第二点。中美关系是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我们致力于发展中美伙伴关系。但亨廷顿先生却指出,中美之间在文明层次上是冲突的。我认为,复兴儒学,就可以避免中美间文明冲突。
    有人认为,“文明冲突”根源在“种族”。我认为这是误解。希特勒屠杀犹太人,的确是种族冲突。所以,第二次世界大战在一定意义上可以说是种族冲突。战后冷战,是意识形态冲突。亨廷顿断言,冷战结束后,将是“文明冲突”。
    什么是“文明”呢?文明就是文化,而文化大都有一个核心,这就是“哲学思想”。西方文化的核心就是“自由主义”的思想。
    应该看到,儒家的旨趣与自由主义的思想在精神上是相通的。现在我们来分析一下。
    自由主义思想可以基本概括为三点:1、作为个体,强调个人自由;2、作为社会人,主张<<社会契约论>>(也就是民主、法治)3、天赋人权,强烈的平等意识。
    当然,说儒家思想同于“自由主义”是有欠缺的、这里应把道家加进来。儒、道一家已有诸多论证,似已定论。在朝言儒,在野言道。乱世为儒,平世为道。这些都统一在中国的士大夫身上。
    自由主义的“自由”意识有“玄学”体现出来。“玄学”的真精神就是个性的自由,无须过多论证这一点。
    自由主义的“平等”意识有儒家体现出来。“在上位,不凌下,在下位,不援上,正已而不求于人。”(<<中唐>>)“君子上交不谄,下交不渎。”(<<系辞>>)
    自由主义的“社会契约”意识有儒家的“礼治”思想体现出来,此有别于法家的专制思想。法家的社会属性表现在通过暴力(国家机器)来实现专政。墨家“尚国”法家言“力”,都可以看出这一点。
    对于自由主义与新儒家之间的共性,一些学者已有洞见。“新儒学有中唐之道的品格,自由主义有妥协的禀性,二者在多元化的共识之下和平共处,甚至形成良性互动的希望是很大的。”(徐友渔<<自由主义与当代中国>>)。所以象张君励这样的人,说他是“新儒家”也行,说他是“自由主义”者也可。二者的精神都可由他体现出来。
    因此,时下复兴儒学,有助于我们避免与西方文化出现文明冲突。

转自:士柏咨询网

2003/1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