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星期

.

关于人性与人类前途的几点意见

[] 士洛夫Shilov

 

21世纪的俄国有不少跟中国的共同之处,比如,最近的经济成就主要上是由于利用以西方价值为主的市场经济的机制而取得的。与此同时,这种经济模式使现代俄罗斯社会产生了很多问题即不公平,收入差距太大,贪污成风等。有很多人认为,当今俄国社会陷于精神危机之中,要恢复传统,寻找自己的符合于俄罗斯东正教价值的道路,或完全新的后现代价值。20年来俄国东正教教会一直支持政治领导的路线,但最近因为社会风气的恶化,它开始提出排除消极现象,抵抗拜物主义,拜金主义的建议和方案。跟中国一样,俄国是多宗教的国家。除了东正教,还有伊斯兰教,佛教等。很难视此为促进社会和谐的因素,也很难说,它们之间存在着完全的和谐,但毫无疑问的是它们都是对西方文明的价值持批判的态度。

还有一些人认为,俄,华,印传统价值的综合是摆脱世界文明的危机的唯一出路。

总之,目前 俄国有很多势力反对西方价值,主张 俄社会要修正发展道路。尽管至今其立场对俄罗斯政治路线不发生什么明显的影响并且大部分人支持基于科学技术发展的政策,但也有很多理由来重视其看法。

以下笔者拟给中国网友介绍在俄罗斯最近提出的一个概念。笔者试图以中国哲学的言说叙述它,不过,这不是完全可能的,会引起一些不对的联想。无论如何,希望也会引起一点兴趣,促进精神境地的提高。

人从哪里来,往哪里去?

“道” 生“一”,“一”生 “二 ”, “二” 生“三”,  “三”生“万物”。

然后“道”再生一个“一”。

所以有两个“一”,即两个“天”,第一个“天”以气生物(物质宇宙),第二个“天”即“爱”生精神体。二者本来无法相通,无法互动。

一旦爱想入物,于是以精神体生灵魂,入人(本来的人),生新人,由此心而生。

身以气为存,灵魂以圣灵为活。

身法和谐,灵魂法爱。前者冷静而正义,后者温暖,只爱而已。

物的和谐基于因果关系,灵魂的和谐基于恕。

所以有两个“理”,一个在物,一个在灵魂。前者易识,后者则难识,前者,任何事物皆有之,后者,惟在灵魂才有。

本来的人以理智为主,然后其性变了,有了爱的性能。

理智属于身体,爱属于灵魂,心则二者之桥。

本来的人的情感以理智控制,有序,和谐。

新人的情感在灵魂的动作下强得处于控制之外,于是人失去了原来的和谐,陷于乱中。

情感有两种,属于身体的(自然的)及属于灵魂的(精神的)。

新人(后称人)从来主要服从于前者,应学服从于后者。

人是道的(大道的)新造物,宇宙里空前未有的,还没立人的道 人道从来未呈现,应由人借其性而定之。

因难之大, 爱的天 设法助人即造“言”(基督),在最难之机带身来人间以道理。

他道之理是普世性的,为拯救全人类的。

两千年前为起始,旨意是以两次完成, 要再来,非来不可。

人的构造很复杂,很多人认为他们是身体,于是以身为主地生活,视死为终,死后才明知,他们是灵魂。死后灵魂不能发展,所以求再生。

灵魂(soul)不等于心灵(mind),灵魂是无法分析的,没有它,人不能爱,不能想象,不能幻想。灵魂与需要知识以发展的理智不同是靠信仰发展的,需要秘密。

没有灵魂,感情不会那么丰富多彩,那么优雅,那么美丽,不会有诗意。自然情感是动物性的(不一定有贬义),其法则是保护自我,肯定自我。人不会没有自私,但它不应是过分的。

人只要有促进他精神发展的知识,他应学会淘汰信息,不理睬多余的信息。在宇宙里有极多的知识,未来的人会有功能从宇宙里得到任何需要的信息。

生后人对前生(前世)的记忆被封闭,以使他从新发展,不受消极回忆的影响。

创造者给予人自由以弄清其本质,免得贬损其尊严。

因任务之非常复杂,人即他的灵魂生几次以积累足够的经验以了解其本质。

每次生的具体情况(身体的性能,出生的地方,民族,社会地位等)均根据灵魂的经验由 的天 而定以使此人尽可能好地发展。灵魂与天无矛盾,人的痛苦来源于其对天的好意之不知,于与天的对立。

人的终极目标是以其性 借着精神情感优化物质宇宙,往美好而冷静的和谐注入灵魂的温暖,“推仁及物“,将大自然的法则减轻。这是永恒里要达到的目的。

初步是要将地球改成乐园,然后出地球到宇宙散播爱。

由此观念可以引出如下几点:

——人无论信什么神,或不信什么神,都跟一个本源保持经常不断的联系,所以人类可能有一个(统一的)宗教;

——国家或民族无非是历史性的(临时的)现象,是一定层次的意识形态或境地的产物;

——死亡即“大回归”,休息。灵魂看到 在本身体里不能再发展,就离去它;

——人类堕落到和谐的零点级以下,所以它首要的任务是先把零点级的和谐恢复过来再开始无限地上升;

——人的最大的任务及需要是为散发爱而创造,仁爱是要通过物质即身体表现的;

——人不是“经济人”,不是消费者,他是“给者”,赠送者;

——人首先是情感的生物,没有可能自由地把感情表现出来,就不能幸福。但情感本身会非常危险,因为影响理智,所以要把自然的情感放在精神的情感(道德情感)控制之下,又以精神情感使自然情感优雅化,诗意化;

——男女关系为人的精神发展极为重要。譬如,吃醋是自私的一个最强烈的表现,所以男女关系是“克己”的最重要的方面,而允许你爱的人自由地恋爱别人是遏制私情的最有效的方法;

——和谐社会要以克己为基础,以充分的公开性为奠基石。突破小我的界限会导致统一的能量空间即仁爱空间的产生。凡是处于此空间的人,尤其它的形成者,不需要治政机构,如此的社会是自我调整的,其成员会总是感到该去哪里,要做什么。未来的真正和谐的社会即天国 (大同)要如此运行;

——大自然是活的,地球是人的母亲,人要爱护它,不能任意采矿,伐树,否则自然会视人为敌人,要把他排除出去。

不难发现,上述的很多内容跟儒学相同,但也有一些区别,其中的一个是如何“实现”。

显然,不但在市场经济的社会之内,而且在过去的社会里(封建社会等)都无法建设“仁爱空间”。问题不只在于理性技术文明,也在于,过去时代的人意识形态很低,那时人不准备在高的层次上生活。目前地球的局势从根本上改变了。虽然大多数人仍不符合新时代的要求,但人类不得不升到完全新的层次上来,自然本身不会再让人照旧生活下去。人类走到限度,不改变就不会跨过去。

“天人合一”也可以理解为物质宇宙(地球)不能再容忍人害它的行为,只好保护自己。大灾难,新疾病等就是此保护的表现。至今所有的只不过是警告,让人类清醒的企图。但人类还不愿意 做适当的结论。惯性太大。只好等更大的灾难发生后才会醒过来。世界经济上的困难和金融系统的危机也能催人反省。     

据该概念,人不是自然的产物,他是超自然与自然融为一体的产物。不过人以超自然的成分为主。也可以说,人在此世界里是外星人,他来这里并不是为了征服或统治自然,而是为了爱它。但人类很年轻,还来不及弄清楚自己,于是迷失了方向。生命享有绝对的适应性,但这会意味着人类要以另外的形式生存。

西方的经验其实是人类的共同的经验,要不是西方,那就是东方该扮演这个角色了,是历史的安排。要将西方的即启蒙时代的理性精神视为疫苗,使人类永远不再受这种诱惑。

概而言之,人类的知识很多,好的理论不少,儒学是其中最好之一。与其同时,人类不能自拔,继续南辕北辙。出路何在?是否要往“三代”看?还是告别于过去,由生活所给出的实际出发?

接受此文介绍的概念的几千人在俄国的东西伯利亚的大约一万平方公里的领土上入手建设自力更生的“仁爱空间”。但愿他们会成功。

2008731

莫斯科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稿      来信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8-08-01

版权所有者:中国儒学网    Copyright (c) 2003—2011 www.confu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序号:蜀ICP备050322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