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数典忘祖:中国人的宗教是什么?!
边边角
转自:儒学新教化

 

“儒学新教化”开版至今,承蒙二三朋友错爱,虽人气不佳,尚
足以维持下去,也使我每天能够满怀希望地来看看,行日常管理之责。
近日西祠新版开通,版主可对讨论版类别自行调整,我把“新教化”
归于“宗教”类,每日上来看本版之人气时,于“宗教”中得见“新
教化”能与“佛学法地”、“圣保罗教堂”等比肩而立,不免窃喜—
—尚得以为先圣贤于网上保存一点“儒教”之血脉。不曾想昨日进入
西祠查看本版人气,点开“宗教”类别,竟不见了“新教化”,气愤!
气愤!“新教化”开版至今,吾除为网友服务外,一言未发,今则岂
能再保持沉默?敬告诸君:勿数典忘祖,扪心自问——我们的传统宗
教是什么?
    今之治学术之大人君子者或辄于此有所争议,儒学是学是教在诸
般无关痛痒的争论中亦无定论,吾今日亦无心参与此中,只想做一个
事实的陈述。
    首先,在我们的传统中,儒、释、道三教并称,而儒教居首。佛
教、道教至于今是“合法”的宗教,儒教无与焉。其间原因纠缠不清,
无意多说,这里只提醒诸君记忆三教并称而儒教居首的历史陈述。
    其次,也是欲做重点的事实陈述的是,我们的老百姓在历史上曾
经或者至今仍然在心灵、生活中占有很大分量的信仰是什么?提请注
意:何谓“老百姓”?非你非我,谁也代表不了老百姓,老百姓就是
面土背天的农民,就是街头巷尾的市井小民……他们信仰什么,问一
问,摇摇头,茫然。
    别急,听一听他们的日常话语,听一听他们是如何骂街的吧:
“良心让狗吃了?”“天打雷劈呀!”再听听他们无助时的祈祷与呼
号吧:“老天爷!”“天啊!”这些日常语言中所透漏出来的信仰的
消息无非四个字:“天地良心”。这四个字正是儒学(或儒教)的核
心的也是特有的内容。
    何谓“天地”?“自然”是也。此自然与吾人今日所言“回归自
然”之“自然”有关系,但意义不同。意蕴有二,“天命”一词可概
括之。其一,自然无目的,表现为诸般偶然性,人之生死、富贵、穷
达与焉,所谓“死生有命,富贵在天”正是以命定论表达的人生无常
之偶然性,所谓“命运”是也。其二,自然有目的,即天地间勃勃之
生机,所谓“天地之大德曰生”是也。虽有如此诸般之偶然性,如斯
如斯之造物仍然在自然中和谐相处,鸢飞鱼跃、愚夫愚妇,同一活泼
泼地。此目的落实到人性上,就是见牛将被宰杀、见小孩子将掉井而
乍生之不忍之心、恻隐之心,所谓“仁”、所谓“良心”、“良知”
是也。
    此为吾民之信仰,虽如此,当面相问:信仰什么?仍茫然。此即
“百姓日用而不知”。虽然,知与不知于行动之效果决然不同。儒者
之作用,即是唤醒人们信仰之自觉。
    此“理”上的东西,非三言两语可尽,接着做事实的陈述。
    宗教皆有其仪式、仪节,我们的老百姓有吗?有,比较能集中反
映这一点的就是丧葬与祭祀。丧葬是在对死者的哀悼中随时提起人们
对“生”的意识。祭祀对象无疑更广泛,所谓“山川鬼神”是也。民
间祭祀之自然神名目繁多,今概以“迷信”视之,可悲,可叹!正因
为无人正视此形式,缺乏正确的情感引导,虽于舆论上百般打杀,吾
民依然我行我素,渐而流于滥矣。
    此诸般或辄于诸君颇为生疏,实则吾人有一盛大之宗教节日也:
春节。不用我多说,诸君自去体会春节中的诸般禁忌(如不讨债、不
许打骂孩子等等)、诸般祝福、诸般疯狂则自会见得。
    事实陈述,大致如此,其间不能一一细说者,留待他日。
    最后,需要说明,儒学(或儒教)是一个开放的、发展的系统。
从开放性讲,可以举一个例子,丧礼时人们往往请和尚、道士一起为
亡灵超度,这在其他宗教中是绝对不允许的。正以其开放性,决定了
儒学(或儒教)在历史中不断发展、调整,保持其活力,至今在我们
民族的文化心理的深层发挥其作用。以今日而言,批判者、咒骂者大
有人在,我这里不欲做什么辩护,有人把儒学比做“酱缸”,即使是
“酱缸”,此“酱缸”却无所不在地包围着我们,挥之不区,远非一
榔头砸碎可以了事。它在民族的心理、情感中扎根至深,当你只能回
避、压抑、诅咒却不能正视它时,它的暗流就会象癌一样在人体中滋
生、蔓延,最终病入膏肓。
   2003年3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