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星期

.

 

不上台盘的商周筮占

张再兴

 

内容提要:筮占在商周春秋时代是没有政治地位的,国家大事皆决于龟卜,且延续到整个春秋。商周实行独裁政制,不让筮巫干政。在国家政治不信筮的时代氛围下,周文王不可能写出一本筮书来。

主题词:龟卜  筮占 

 

一、商周信龟卜不信筮占

竟管《左传》记录了不少以《归藏易》(或者《连山易》)、《周易》筮占的例子,然而在整个商周乃至春秋时代,筮占都是没有政治地位的。以下资料可证明之。

1.1殷商信龟无筮

1.1.1 《尚书》的记载

《尚书》根本没有筮占记录。每每大事皆决于卜龟。

——盘庚力排众议,违卜迁殷。《商书.盘庚下》曰:“非敢违卜,用宏兹贲”。就是说,不是我盘庚敢于违背卜兆,而是到殷地有更为宏大的发展前途;

——西伯既戡黎,祖伊恐,奔告纣王。《商书.西伯戡黎》曰:“天子,天既讫我殷命,格人元龟,网敢知吉”。是说,上天要断我大殷之命,智人和大龟都不敢说这是吉象。

《尚书》是国家大典,当时书写困难,记录的都是重要事,很能说明龟卜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神圣程度。

1.1.2 《史记》的记载

——秦之先人孟戏、中衍为殷帝太戊的驾车人。对此,太戊经过卜问而后决定。《史记.秦本纪》:“帝太戊闻而卜,使之御,吉”。

1.1.3 卜甲的记载

大家所熟知的殷墟卜辞。所出土的卜甲十多万片,全是龟卜记录。近代辑录这些卜辞的书籍有《铁云藏龟》、《殷墟卜辞》、《殷契卜辞》、《卜辞通纂》等五十多种。所卜之事有卜田、卜征、卜年、卜禾、卜雨等等。数量之多,问事之广,几乎达到每事必卜的程度。而为现代人所迷信的《连山易》《归藏易》,并没有用其筮占的卜甲记录。

1.2周之开国元老们信龟不信筮

——古公亶父由豳迁岐,用龟卜宅筑城。《诗.大雅.绵》:“爰始爰建,爰契我龟。曰止曰时,筑城于兹”;

——文王卜建镐京,武王营建。《诗.大雅.文王有声》曰:“考卜维王,宅是镐京。维龟正之,武王成之”;

以上两则记录,说明在周武王以前,姬周以龟卜决定国家大事。而且是文王亲自用龟卜建镐京。在古公亶父时代没有《周易》,但有《连山易》《龟藏易》,古公亶父在决定由豳迁岐这一大事上,也用龟卜。

文王逝世后,《尚书》《史记》都有许多次龟卜,唯独没有筮占。

——武王伐纣,问卜于龟。《史记.齐太公世家》:“武王将伐纣,卜龟兆,不吉。风雨骤至,群公惧,唯太公强之。劝武王,武王于是遂行”。这是武王和姜太公违背龟兆而坚持伐纣的记录,结果克商而胜;

——武王克商后两年,武王生病,周公为其祷寿而卜。《周书.金滕》曰:“乃卜之龟,一习吉。启籥见书,乃并是吉”;

——《周书.大诰》是周公平管叔、蔡叔之乱的文告。以卜论述东征的合理。其曰:“天休于宁王,兴我小邦周。宁王惟卜,用克绥受兹命。今天其相民,矧(shen何况)亦惟卜用”。又说:“予曷其极卜?敢弗于从?率宁人有指疆土?矧(shen何况)今卜并吉!肆朕诞以尔东征。天命不僭,卜陈惟若兹”。

前一段是说,“上天嘉奖文王,使我小邦兴旺。文王只是遵从了卜龟之兆,所以安然承受天命。现在,上天叫我振救人民,也只是按卜兆的指示办事”;后一段是说,“我怎么敢违背卜兆的指示呢?你们怎能不跟从我遵照文王的意志保卫疆土呢?何况现在得的是吉兆,叫我带领你们东征。天意是不会有错的,卜兆所示在这里,(你们来看吧)”。

这是在国家生死存亡关头,用龟卜决定大事的例子。

——召公奭先于周公至洛营建洛邑。《周书.洛诰》曰:“予惟乙卯,朝至于洛师。我卜河朔黎水。我乃卜涧水东、瀍水西,惟洛食;我又卜瀍水东,亦为洛食。伻(使我)来图献”。这是召公之卜。三日后,周公也至于洛邑,确定营建洛邑的事。《周书.召诰》曰:“越三日戊申,太保朝至于洛,卜宅。厥既得卜,则经营。越三日庚戌,太保乃以庶殷攻位于洛汭。越五日甲寅,位成”。这是周公对召公所卜结果之认定,并选择具体地点。《周书.召诰》记录营建洛邑的经过。

——《左传.宣公三年》,楚子伐陆浑之戎,遂耀武于周土。周定王使王孙满劳楚子。楚子问王孙满周鼎的轻重,意欲搬走周鼎。王孙满回答说:“成王定鼎于郏鄏,卜世三十,卜年七百,天所命也……鼎之轻重,未可问也”。回忆成王建都时的鼎国之卜。

从以上记录可见,商周两朝在重大政治决策上,皆决与龟卜,绝无筮占之例。易学界都在说“《易》本卜筮之书”,都说《周易》是文王所著。既然如此,文王和他的后代们何不以《周易》筮之、而用颇为复杂的龟卜呢?是文王和他的后代们自己不信?还是我们误解了《周易》主旨呢?

龟卜决疑,甚至可以追溯到成汤时代。《吕氏春秋.季夏纪.制乐》曰:“故成汤时,有谷生于庭,昏而生,比旦而大拱。其吏皆请卜其故,汤退卜者曰:‘吾闻……妖者祸之先者也。见妖而为善,则祸不至’”。

说明龟卜自成汤始就是殷商政治决策的唯一工具,这一传统延续到殷末周初乃至春秋。在政治生活中根本没有筮占的地位。

二、春秋重龟卜不重筮占

2.1春秋的龟卜态势

龟卜的神圣地位,直到周立国后400700年的春秋时期、龟卜降格成为一般士大夫的手艺时,仍然是神圣的。

《左传.襄公二十八年》:卢蒲癸、王何卜攻庆氏。将卜兆给庆氏集团的庆舍看,跟他说是攻击仇家。庆舍看了卜兆后说:“一定能胜利,并见血”。冬十月,庆丰田猎于蔡,陈无宇跟随。中途,陈无宇借母亲病重离开。离开时庆丰为陈无宇的母亲龟卜,说“你母亲一定会死”。陈无宇于是离开庆丰回到朝中做攻击庆氏的计划和准备。

这一则记录,仅仅是大臣之间的相互攻杀,不涉及齐侯,故为民间之卜。

不仅男人会卜,妇女也会。《左传.庄公二十二年》:“初,(齐)懿氏卜妻敬仲,其妻占之”。就是懿氏欲将女儿嫁给陈公子敬仲,其妻子根据龟兆做判断。

以上两则,都可以说明龟卜民间化的程度,但并不影响其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神圣地位。

1)各诸侯均养龟,用于国事决疑。《左传.昭公十八年》,郑国发生大火灾,子产指挥救火。“使公孙登徙大龟,使祝史徙主祏(shi)于周庙,告于先君”。将其与主祏一起转移,很能说明龟在政治生活中的神圣地位;

2)各诸侯均设有卜官。《左传》有卜偃、卜楚丘、卜徒等卜官的名字。《左传.桓公六年》:“(鲁桓公儿子)子同生,以太子之礼举之。接以大牢,卜士负之,士妻食之”。 可见士中有专门习卜者。

卜官的设置乃周之大制。《左传.定公四年》记载说,在封周公于鲁时,所分的田土就厚得多。同时所赐的有“祝、宗、卜、史,备物典策,官司彝器”等,说明卜官之设置,实乃周之大制。

3)国家大事皆决于卜。下面一节的统计告诉我们,《左传》记录了龟卜40次;筮占7次;先卜后筮5次;先筮后卜1次;以《周易》述评5次,其中一次是先筮占后评述。以龟卜国之存亡、卜都、卜郊、卜师、卜帅、卜嗣等国家大事30次,而筮,很少进入这些领域,可证明政治决疑对龟卜的依赖程度;

4)士大夫看重龟卜,轻视筮占。

春秋时代筮术渐次流行。当时的士大夫是怎样看待龟卜与筮占的呢?《左传.僖公五年》:“晋献公欲以骊姬为夫人。卜之,不吉。筮之,吉。公曰:‘从筮’。卜人曰:‘筮短龟长,不如从长’”。这一次卜、筮活动说明:虽然筮占已渐次进入国家政治生活,但其力度远远不及龟卜神圣威严。

5)认为筮是龟象的枝蔓。《左传.僖公十五年》曰:“龟,象也。筮,数也。物生而有象,象而后有滋,滋而后有数”。明确指出,筮,来源于龟卜,晚于龟卜。均说明龟卜重于筮占。

2.2《左传》上的龟卜与筮占

春秋《左传》的经、传上,有许多卜、筮和以《周易》论事的记录。今不厌其繁,抄录于下。标注“●”者为卜;“○”为筮;“●○”为先卜后筮;“○●”为先筮后卜;“”为以《周易》论事。。

●《桓公十一年》,楚屈瑕与贰国、轸国结盟,郧人不满。郧人联合随、绞、州、蓼伐楚师。主将屈瑕准备问龟,斗廉说:“卜以决疑,不疑何卜?”遂败郧师于蒲骚;

●○《庄公二十二年》,懿氏卜嫁女儿与陈敬仲,其妻占之,曰:“吉。是谓‘凤凰于飞,和鸣锵锵。有妫之后,将育于姜。五世其昌,并于正卿。八世之后,莫之与京’”;同时回忆陈敬仲还年幼的时候,周史以《周易》为其筮占的事;

○《闵公元年》,毕万初士于晋,筮之。辛廖占之曰:“吉。……公侯之卦也……”;

●○《闵公二年》,鲁国季氏之始祖成季将要生时,鲁桓公使卜楚丘之父卜之。曰:“名友……季氏其亡,则鲁不昌”。又筮之,曰“同复于父,敬如君所”。说季友的后代与君同辉、与国咸休,季氏就是鲁国;

●○《僖公四年》,晋公欲以骊姬为夫人,卜之,不吉;筮之,吉。晋公从筮,显然是被骊姬迷住了,并不能说明筮占神圣于龟卜;

●《僖公五年》,八月,晋公包围虢国的上阳。晋公问卜于卜偃,我能成功吗?……冬十二月,晋灭虢;

○《僖公十五年》,秦穆工伐晋侯。卜徒父筮之:“吉。‘千乘三去。三去之余,获其雄狐’”。此战晋献公大败(这则故事,反倒是能说明化外诸侯喜欢程序简单的预测方法);

●《僖公十五年》,秦军三败晋惠公,晋惠公败退至韩。晋惠公问龟以定侍卫长(卜右),卜庆郑吉;

○《僖公十五年》,晋献公筮嫁伯姬于秦,史苏占之,“不吉……为雷为火,为赢败姬,车说其輹,火焚其旗,不利行师,败于宗丘……”;

●《僖公十五年》,秦伯将晋惠公放回,晋惠公故作谦虚说:“我为国家带来了耻辱,不如卜太子圉为新君吧”;

●《僖公十七年》,晋太子圉为质于秦。对圉之为质,史家回忆说,晋惠公在梁的时候,梁伯把女儿梁嬴嫁与惠公。梁嬴怀孕过期不生,“卜招父与其子卜之”,说要生双胞胎,儿子将来为臣,女儿将来为妾。以证明太子圉之质于秦,实乃定数;

●《僖公十九年》,卫国大旱。“卜有事于山川,不吉。”宁庄子说讨伐刑国会有雨。果然师出而雨;

●○《僖公二十五年》,秦穆公驻军于黄河边上,欲护送周天子回朝。晋侯也想过河勤王而犹豫。使卜偃卜之,曰“吉。遇皇帝战于阪泉之兆”。公曰“筮之”。……卜偃占曰:“吉。遇‘公用享于天子’之兆”;

●《僖公三十一年》,鲁四次卜郊,均不吉,乃免牲;

●《僖公三十一年》,狄人围卫。为避狄害,卫迁都于帝丘,“卜曰三百年”。这次龟卜大约就是《周礼.春官.太卜》中的“国大贞”的鼎国之卜;

●《文公十一年》,狄人鄋瞒侵齐并伐鲁。鲁文公卜之,使叔孙得臣追之吉利。后获狄帅长狄侨如;

●《文公十三年》,邾文公卜迁于绎(国大贞);

●《文公十八年》,齐欲割鲁国之麦,发布了出兵日期后齐懿公生病。鲁文公令惠伯问龟,希望齐懿公在出兵日之前死去。卜楚丘占之:“这样问龟会有灾难(令龟有咎)”,二月丁丑,鲁文公薨;

●《宣公三年》,周王准备郊祭,用于祭祀的牛嘴巴受伤,改卜另外的牛,这头牛又死了,于是不郊祭;

《宣公六年》,郑公子曼满与王子伯廖说想为卿,伯廖引《丰.上六》爻辞评论其狂妄,事隔一年,郑人杀曼满;

●《宣公十二年》,楚国围困郑国十七天,行将灭国。郑国以求和而卜,不吉。以告别太庙进行巷战(拼命之战),吉利,于是准备拼命。士兵在城墙上哭,楚国见状,退兵;

《宣公十二年》,晋救郑,荀林父为军帅,先縠为副。见楚国退兵,统帅荀林父亦欲退兵,另寻战机。副帅先縠不同意,并带领自己的队伍率先过河。知庄子(荀首)以《周易..初六》爻辞“师出以律,否臧凶”,论晋师必败。结果大败于邲;

●《成公七年》,周王郊祭。鼷鼠将祭祀用的牛之牛角吃了,于是改卜另外的牛。鼷鼠又将牛角吃了,于是免牲;

●《成公十年》,夏四月,五卜郊祭,不从,于是不举行郊祭;

●○《成公十六年》,晋楚战于鄢陵。两军当面布阵时,楚之伯州犁(原为晋臣)与楚王在楼车上观望晋军行动。伯州犁报告说:“晋军已召集军官,会议了,张幕了,虔诚卜告先君……”晋之苗贲皇(原是楚臣)给晋侯出谋说:楚国的精良是中军王族。今以精兵击其左军、右军,而后围中军,必胜。晋侯命人筮之,其卦遇复,曰:“南国蹙,射其元王中厥目”。此战大败楚师;

●《襄公七年》,卜郊,三次均不吉,于是免牲;

《襄公九年》,穆姜干(乱)国事败,被押于东宫。筮之,遇《艮》之八,史曰就是《随》之六二,爻辞是“系小子,失丈夫”。要穆姜出走。穆姜引《周易..卦辞》“元亨利贞”为自己作政治结论,认为必死于东宫。穆姜所解释的“元亨利贞”被后世易学家奉为圭臬;

●《襄公十年》,晋悼公患病。卜之,龟兆现桑林之神;

●《襄公十年》,郑国为向楚国示诚而背晋,攻击亲晋的卫。卫国的孙文子为抵御郑师而卜之。繇辞是:“兆如山林,有夫出征,而丧其雄”,将兆和繇辞与卫定姜看。定姜说,对御敌有利。于是决定打击来犯之敌。后来,卫国的孙蒯在犬丘俘获了郑师皇耳;

●《襄公十一年》,夏四月,鲁四次卜郊祭,不从。于是不举行郊祭;

○《襄公二十五年》,齐国棠公的遗孀很美,崔杼想娶她,筮之,得《困》之六三,爻辞是“困于石,据于蒺藜;入于其宫,不见其妻。凶。”陈文子根据爻辞占之曰凶。崔杼说,棠姜是寡妇,即令有凶也是先夫应之。崔杼娶了棠姜后,齐庄公与棠姜私通,经常去崔家。夏五月,棠姜引齐庄公入内室后溜走,崔杼随即捉奸。庄公翻墙,力士弑庄公于墙上;

《襄公二十八年》,郑游吉使楚,至汉水。楚使说:“以往都是国君来,这次怎么是你们这等人来呢?”郑游吉不得已而归。告诉子展说:“楚王将死矣。不修其德政,而贪昧于诸侯,以逞其愿,欲久,得乎?”并借《周易.复》之上六爻辞议论之;

●《襄公二十八年》,卢蒲癸、王何卜攻庆氏;

●《襄公三十一年》,孟孝伯死,准备立敬归妹妹的儿子为君。穆叔不同意,说:“太子死了有同母之弟,没有就立年长的,年龄相当就选择贤能的,德才相当就卜……”;

○《昭公五年》:“初,穆子之生也,庄叔以《周易》筮之”;

《左传.昭公元年》:晋侯求医于秦,秦伯使医和看病。医和引《周易.蛊》论述晋侯之病已入膏肓,不可医治了;

●《昭公五年》,楚子率诸侯伐吴,吴败楚将薳(wei)启彊于鹊岸。吴侯使弟蹶由入楚师犒师。楚人执之,欲以衅鼓。楚王使人问蹶由:“来时卜否,此行吉与不吉”;蹶由说,“吉。若以我衅军鼓,则敝邑知备也,可为吉也……国之守龟,其何事不卜?一臧一否,哪有定数。城濮之兆,对楚有利,这次是否还要效仿?楚王释放了蹶由;

○《昭公七年》,卫襄公夫人无子,妾生有儿子名元和孟絷,襄公欲立孟絷,于是为立嗣而筮之。孔成子支持太子元享国;

●《昭公十年》,齐国的栾氏、高氏与陈氏、鲍氏结怨,齐景公助陈、鲍攻栾、高。齐景公卜,使王黑以景公之旗帅师征伐吉利。后栾、高败绩,国人又追之,无奈奔鲁;

○《昭公十二年》,南蒯枚以费邑叛鲁投齐。投齐之前,南蒯枚以《周易》筮之,得《坤》之六五:“黄裳元吉”。认为吉利,于是叛鲁;

●《昭公十三年》,楚灵王在没有得到王位的时候,卜之曰:“余尚得天下”(统一天下),结果不吉。灵王将龟掷之于地,说“小东西不助我,我将自己取之”。人民患灵王贪得无厌,于己不利,故从乱如归;

●《昭公十七年》,吴伐楚。楚国阳匄为令尹,卜战,不吉;

●《昭公二十五年》,昭伯的家臣臧会跟昭伯出使晋国的时候,偷了昭伯的宝龟偻句,用他卜应该诚实还是不诚实吉利。结果是不诚实吉利……昭伯跟随鲁昭公出走后,季孙立臧会为臧氏继承人。臧会说,宝龟没有哄我啊!

●《定公四年》,吴侯追杀楚昭王。楚昭王逃到随国,住在宫殿北面,吴军在宫殿南面。子期相貌像楚昭王,愿意穿上昭王的服饰,让人当成昭王交给吴军,让昭王躲过灾难。随人为此卜之,不吉。于是直接向吴军说,我们不能背叛楚国……吴见随说得在理,退军;

●《定公十年》,齐晋交战。卫随齐伐晋。当时晋国在中牟有战车千乘。卫侯将入五氏,卜之,将龟烧灼过头而无兆。卫侯曰,就这样了,卫车当一半,寡人当一半,可敌晋军;

●《定公十五年》,周王郊祭。鼷鼠吃了用于郊祭的牛,改卜牛;

●《哀公二年》,齐侯支持晋国的叛逆者范氏与中行氏,向他们运送粮食。由郑国的子姚、子般押送。晋国由阳虎配合赵鞅抵御他们。赵鞅卜战争的吉凶,龟被烧焦了……

●《哀公四年》,楚国谋北方,蛮子赤逃亡到晋国的阴地。楚派人向阴地的晋国大夫士蔑说:“晋楚有盟约,要好恶相同……不然就要打通少习山再来听你的‘指示’”。晋国没有力量与之抗衡。于是,士蔑骗九州之戎说要分田土与他们建城。在蛮子赤听卜时将其捆住,将他交与了楚国;

●《哀公六年》,楚昭王在城父将救陈。卜战,不吉;卜退,不吉。王曰,那么就该死了。果然死于城父;

●《哀公六年》,楚昭王死。在昭王生病之初,卜人说是黄河之神在作怪,叫昭王去祭祀。昭王说,祭祀不超越本国的山川,于是不去祭祀,孔子说,昭王懂得大道理;

●○《哀公九年》,晋赵鞅卜救郑。龟兆为遇水向火。请史赵、史墨、史龟判断。史龟说,这是阳气下沉,可以兴兵。伐齐则可,伐宋不吉。阳虎以《周易》筮之,遇《泰》之六五,“帝乙归妹,以祉元吉”。说:宋、郑甥舅也……我安得吉哉?以证伐宋不吉;

●《哀公十年》,齐人已弑杀齐悼公。晋赵鞅正帅师伐齐,见此事变,为此卜之。赵孟说,我已卜过出师,不再卜出师的事了。现在卜不袭击为吉;

●《哀公十六年》,卫侯为占梦令卜,卜人与嬖人勾结迫害大叔僖子。卜人给卫侯说,若不去掉大叔僖子,可能危害卫庄公。于是大叔奔晋;

●《哀公十七年》,乘楚白公的叛乱,陈国侵袭楚国。楚国安定后,要割陈国的麦子。为派谁作师帅,楚惠王卜之。以公孙朝为吉。割麦子时,陈国人抵抗失败,公孙朝灭陈;

●《哀公十七年》,楚惠王与叶公良卜子良为令尹。沈尹朱说:“吉利,但超过了他的愿望”,于是改卜子国为令尹;

○●《哀公十七年》,卫庄公蒯聩在姐姐的情人浑良夫的扶持下登上卫侯之位,为感谢浑良夫许浑良夫三罪不杀。后来蒯聩为得到国器(执国执照),于是与太子和解,合谋杀了浑良夫。卫庄公因此生噩梦,见人披头散发鼓噪曰:“登此昆吾之墟,绵绵生之瓜(gu)。余为浑良夫,叫天无辜”。卫庄公亲自筮占,而后令龟卜吉凶;

●《哀公十九年》,巴人伐楚,楚师迎战。出师时,右司马子国卜之,看兆后曰:“如志”。此役大败巴人;

●《哀公二十三年》,晋之荀瑶帅师伐齐。将战,长武子请卜。荀瑶说,伐齐之事,已由晋侯告诉了天子,而且在出兵时在宗庙里卜过,兆象吉利,又重新卜什么呢?战事以齐师败绩、荀瑶亲擒齐之颜庚结束;

●《哀公二十七年》,晋荀瑶帅师伐郑,陈成子帅齐师救郑。至濮而大雨,水势浩荡。以鞭策马,马亦不动。荀瑶见状乃退师。曰:“我卜伐郑,不卜敌齐”。荀瑶奚落陈成子是亡国奴,陈成子则咒荀瑶“隔死”不远了。

根据表列,●卜40次。○筮7次。●○(先卜后筮)5次。○●(先筮后卜)1次。以《周易》评述4次。○(先筮后评述)1次。总计龟卜总46次,筮占13次,在数量上,筮不及卜。

从所问的重要度上,粗略统计如下:

龟卜:卜都2次;卜国之存亡2次;卜师、卜战11次;卜尹、卜帅3次;卜郊祭7次;卜立2次;卜谋国3次,总30次。其余如卜婚、卜梦、卜瘳、卜小儿前途等15次;

筮占:筮师4次,其中三次在军中,大约是因军情紧急,不宜龟卜。筮婚嫁4次。筮立嗣1次。筮幼儿(算“定根八字”)3次。筮叛逃1次。筮投靠1次。筮梦1次。如前所述,其中5次是先卜后筮。独立筮占仅仅7 次。

足以说明,即令是筮风很盛的春秋时代,筮占也没有登上政治舞台。决定国家大事仍然是龟卜。

三、《周礼》所示春秋时代的卜、筮官职建制

3.1太卜之职事

现代《周易》注家以《周礼.春官.太卜》之“太卜掌三《易》之法,一曰《连山》,二曰《归藏》,三曰《周易》”,以此论证姬周信筮,且有国家大事皆决于筮占的神圣。

其实是断章取义,省略掉了重要文字。如果我们通读一下那一段的全文,恐怕会得出相反的结论的。

太卜:掌三兆之法,一曰《玉兆》,二曰《瓦兆》,三曰《原兆》。其经兆之体,皆百有二十,其颂皆千有二百。掌三《易》之法,一曰《连山》,二曰《归藏》,三曰《周易》。其经卦皆八,其别卦皆六十有四。掌三梦之法,一曰《致梦》,二曰《觭梦》,三曰《咸陟》。其经运十,其别九十。以邦事作龟之八命:一曰征,二曰象,三曰与,四曰谋,五曰果,六曰至,七曰雨,八曰瘳(chou)。以八命者赞三兆、三易、三梦占之,以观国家之吉凶,以诏救政。凡国大贞,卜立君,卜大封,则视高作龟。大祭祀,则视高明龟。凡小事,莅卜。国大迁,大师,则贞龟,凡旅,陈龟,凡丧事,命龟。

由上可知,1、太卜并非只掌三《易》,同时掌《三梦》,而主要掌《三兆》。《三兆》的《玉兆》《瓦兆》《原兆》,就是龟板被烧灼时所呈现的裂纹,预示某种先兆,并用以卜断事情的吉凶。

2、国家大事决于龟卜。例如定国(国大贞)、立君、大封——“视高作龟”;大祭祀——“视高命龟”;小征伐(小事)——“莅卜”;迁国、大兴师——“贞龟”;旅——“陈龟”;丧事——“命龟”。注家认为,“作龟”“定龟”“命龟”等等,是灼龟的部位与卜问方法。这些不同方法的灼龟,是将这些国家大事的决疑包罗殆尽了,不容《三易》插足,则是非常明白的。

3、筮占仅仅是龟卜的补充。

《三易》在卜、筮中干什么吃呢?对于“征伐吉凶”、“天象示意(象)”、“可否合作(与)”、“可否共谋(谋)”、“可否成功(果)”、“可否到达(至)”、“天之晴雨”、“疾病之愈与不愈”等“八事”,须事先作“龟之八命”然后以《三兆》《三易》《三梦》占之,以视吉凶。大事有龟卜,《三易》只能占小事。而且也不是《三易》的专利,还有《三梦》与之并排。而且都要等《三兆》占后再占。排下来《三易》算老几?不用多说了。

3.2太卜府的职官设置

《周礼.春官宗伯第三.礼官之属》

……

太卜:下大夫二人;卜师:上士二人;卜人:中士八人,下士十有六人,府二人,史二人,胥四人,徒四十人(总76人);

龟人:中士二人,府二人,史二人,工四人,胥四人,徒四十人(总54人);

菙氏:下士二人,史一人,徒8人(总11人);

占人:下士8人,府一人,史二人,徒八人(总19人);

筮人:中士二人,府一人,史二人,徒四人(总9人);

占梦:中士二人,史二人,徒四人(总8人);

视祲:中士二人,史二人,徒四人(总8人)

总计185人。

根据职官设置,太卜官是礼官大宗伯的属下。太卜总管龟人、筮人、占梦、视祲等。

筮人的地位如何呢?

1)体制。筮人仅仅是太卜府的一个部门,并不总管全局;

2)部门级别。如果宗伯是部长级别,太卜就是司级,筮人大约就是筮占科吧;

3人数。筮人仅仅约占太卜府总人数的5%

4)干部级别。从干部级别上说,宗伯是卿,太卜是下大夫,筮人仅仅是中士;

5)职事。从职事上说,国家大事皆决于龟卜,筮人仅仅是扫边边角角而已,无关轻重。

而现在的《周易译注》书,大都砍头去尾,断章引用“太卜掌《三易》之法……”云云,似乎掌《三易》是太卜府的唯一职事。实在有拔高《三易》在政治决疑中的地位(实欲拔高《周易》的筮占地位)之嫌,更具误导学者之功,实在有澄清的必要。

四、如何看待《左传》上的几次著名筮占

最有名气的是《左传.庄公二十二年》所记载的,齐国懿氏卜嫁女与陈敬仲的事。龟卜结果,卜得吉兆。懿氏之妻占之曰:“吉。是谓‘凤凰于飞,和鸣锵锵。有妫之后,将育于姜。五世其昌,并于正卿。八世之后,莫之与京’”。

而后,又将陈敬仲很小的时候,陈厉公(敬仲之父)请周史以《周易》筮占陈敬仲前途的事,追忆如下。认为陈敬仲很有前途,将代陈而有国。但是是在异国,同时不是敬仲自己,而是在他的子孙后代。这个异国,就是齐国。

用这段回忆佐证懿氏老婆所占之确凿。并用以证明陈氏之代姜王齐,卜和筮都有预言,实乃天意。

对于这一筮占,我们大可不必研究他是如何筮占的,是否具有理性。到是必须研究这几则筮占何以被记录流传。

陈敬仲是陈厉公的小儿子,名字也是“仲”,就是老二。在春秋嫡长子继承制下,老大陈御寇将来自然是陈侯,不须占卜。老二陈敬仲的前途却是难以想象,所以要占卜。却又不是用龟,陈老二的身份还没有达到用龟的程度,所以用近于江湖的筮占为之。以见当时筮占在占卜领域的地位,不过像陈敬仲一样,居于次要地位而已。

另一次是《左传.闵公二年》所记录的,是鲁桓公为他的老四——成季的筮占。卜楚丘之父说:“是个男孩,名字叫友,在君王之右。处于周社和亳社之间,是公室的辅佐。季氏灭亡了,鲁国也就衰败了”。实际结果也如筮占所示,一丝不差。

以上两则筮占故事可见:

一,被筮占的人,一是身份都不高,不是法定继承人,而且都是小孩子。对不是嫡长子进行筮占,就像现代人为他家阿毛、阿狗算“定根八字”一样,颇有游戏味道,不是那么神圣凝重的;

二,《左传》记录的是政治,筮占记录也是为政治服务的。陈敬仲的后代在齐国逐渐昌盛,后来取代姜氏而为齐王;季氏则如卜楚丘之父所说的那样,为鲁国实际上的政治主宰。两则有名的筮占,起到“陈氏代姜、季氏主鲁”为天之谶言一样的效果。所以,陈胜叫人到荒野学鬼叫“陈胜王”,刘邦说他的母亲与龙交而生他,说明人之为王为皇是天意。不过,陈家和季家之装神弄鬼,没有陈胜、刘邦那么露骨罢了。

这里提醒筮占家和具有“《易》本筮书”观点的易学家,这两三则著名筮占,不过是借筮占语言论述政治而已,不要自作多情地当成筮占的典型范例来解读。筮占者(卜楚丘之父或周史)敢于信口开河,是筮者、听者乃至于被筮占者,在有生之年无法印证的,正是古今江湖术士的奥秘所在。恐怕鲁桓公不一定相信他家老四极其后人将来就是鲁国柱石、陈厉公也不一定相信陈老二的后人将来是齐国的国君的,或许是似信非信的吧。在春秋,弑君事件层出不穷,为君者尚且朝不保夕,哪里能相信四五代后的人一定成功呢?而这两则从春秋众多的筮占中被记录下来,不过是他的造神效果显著,那些登上政治高峰的后人随手拈来,借以炫耀天意而已,哪里是筮占教程呢?

五、商周独裁政制不需要筮巫

这一节论述为什么姬周不用筮占干政。

“洪范”就是大法。类比现代,称之为宪法未尝不可。这是文王十三年(武王灭商后二年)武王访问箕子,箕子为武王所开的治国药方。与本文的中心议题——卜与筮相关的是“稽疑”一章,谢祥云先生加按语抄录于下(见谢祥云《周易见龙》P120)

(七)稽疑。

择建立卜、筮人,乃命卜、筮、曰雨、曰霁、曰蒙、曰驿、曰克(谢按:五者皆明卜兆)、曰贞、曰悔(谢按:二者明筮占)。凡七,卜用五,占用二,衍忒。

立时人做卜、筮。三人占则从二人之言(谢按:这是以卜、筮互相参证,是一种自相制约的机制”)。

汝则有大疑,谋及乃心,谋及卿士,谋及庶人,谋及卜、筮(谢按:这里保留了一些氏族民主制的遗风,是对王权的制约机制)。

汝则从、龟从、筮从、卿士从、庶民从,是谓之大同(谢按:卜、筮代表神意。王与神、人上下同心,为大同之吉)。身其康强,子孙逢其吉。

汝则从、龟从、筮从、卿士逆、庶民逆,吉(谢按:神意高于卿士和庶民,亦即巫史集团对王权有主要的制衡作用)。

卿士从、龟从、筮从、汝则逆、庶民逆,吉(谢按:巫史集团与贵族集团的共同意志高于国王与庶民的意志,因而有政治上的实际决定权)。

庶民从、龟从、筮从、汝则逆、卿士逆,吉(谢按:巫史集团与庶民的意志又高于国王与卿士贵族的意志,因而是巫史集团才有最高决定权)。

汝则从、龟从、筮从、卿士逆、庶民逆,作内吉,作外凶(谢按:这是将卜、筮二者的职能加以划分:卜主内,主要指王室、内部事务;筮主外。主要指涉及王室以外的贵族、庶民事务。是卜、筮之间的一种制衡机制,本质上在于保护卿士贵族集团的利益)。

龟、筮共违于人,用静吉,用作凶(谢按:即使国王、贵族卿士与庶民都认为该作的事,只要巫史集团不同意,就不能作。更露骨地表明了巫史集团的最高决策权)。

谢先生的分析非常精彩、精到。箕子要向武王传授的就是这样一个根本大法。是对商纣王独裁政治、“不要巫史”干政的政治批判。箕子所代表的是巫史集团利益,是对那个时代先进政治制度的否定与反动。

谢祥云先生认为,商纣王的独裁政治,起于武乙的“射天灭巫”,而后逐渐完善。

殷商自来有拔擢奴隶任高级官员的传统。伊尹、付说(yue)、巫咸父子等都是民间人士。巫咸父子治理商朝达百年之久。“巫史集团从王室的附属地位逐渐上升成为一种政治上的制衡力量”(谢祥云语),渐渐从小民上升成新贵族集团,与王权分庭抗礼。武乙的“射天灭巫”,就是排除这些新老贵族对王权政治的干扰制约,使王朝空前稳定。商纣王继承这一政治遗产,实行独裁,只是稍嫌过头。箕子的《洪范》就是对商纣王独裁政治的批判(见谢祥云《周易见龙》P119~121)。

独裁,作为社会曾经存在的政治制度、而且直到三千年后的今天还有其生命力的政治制度,并不是一开始就是罪该万死的。尹振环先生也有相关论述(见《毛泽东皇权专制主义批判.中国皇权专制主义理论形成三部曲》——天地出版社),认为是应社会的需要而逐渐形成、完善的。当然也是日趋没落的,但是是相对于现代化政治制度而言的。

武乙除了排除巫史集团对王权的干扰而外,还废除了王权的兄终弟及制度。两项政治措施实施的结果,造就了独裁,大大稳定了国家政治,同时也提高了行政效率,这是不可否认的。

周文王是商纣的三卿,不能不看到这种政治制度的先进性,或者君王权力、政治运作的有效性、方便性。他打败了商纣王,但并不否定商纣王的政治制度,正如汉之灭秦而继承了秦制一样。所以,周文王在《周易..上六》说:“大君有令,开国承家,小人勿用”,基本不要“小人”插手国家政治。那里还信箕子的一套,将已经推下台的巫史集团和尚未进入上流社会的筮占(以竹为道具之巫)集团,请进大堂来指手划脚呢?

在此,有人会认为我有宣传独裁万岁之嫌,这就错了。虎崽、羊崽年幼时都是吃奶的,一样善良可爱。“人之初,性本善”,而后因习而相远,经过暴君的演绎发展,“皇权制专制主义”才成为可恶的政治制度。

有历史学家认为,“商敬鬼神而轻人事,周先人事而后鬼神”,我很同意这一观点。姬周原本来就不大信神,所以,箕子在《洪范》所讲的这一套在新开国的姬周之行不通,势在情理之中。即令是姬周还保留龟卜参政的特权,似乎也是借以糊弄遗老与庶民而已,他们自己恐怕是不那么信心的,所以在战国时代,干脆废除。筮人干政在打击之列也势在必然,至少是不予理睬。

总之,独裁政治不需要筮巫干政。周文王也不会造一部筮书来,借与民间人士干扰政治。只是到了姬周王权逐渐衰微的春秋时代,筮占才渐渐繁盛(也仍然没有盖过龟卜)。即令时有筮占出现,也不等于是姬周、文王推崇筮占的铁证。更不等于“《周易》是文王作的一部革新了的筮书”的铁证。作为灿如明星的政治家——文王,关心的是政权、政治,那里有闲心去著述筮占书呢?

六、《周易》是戡商策书

因这是需要许多笔墨都难以说清的大题目,这里从略。欲研究者,请见鄙人在四川大学《中国儒学网》、山东大学《周易研究.来稿照登》、中央电视大学孙福万《哲学城》,以及其他朋友同志网站上的相关文章。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稿      来信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1-03-08

版权所有者:中国儒学网    Copyright (c) 2003—2011 www.confu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序号:蜀ICP备050322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