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星期

.

《易经》谶纬论之猜想

朱老剑客

http://www.wenxue.co

  先解释一下我这里用的“谶纬”一词,因为我怕可能我用词不当。
  查《高级汉语大词典》。
  谶,音趁,将来能应验的语言,谶兆(预言吉凶的先兆);谶记(预言未来事象的文字图录);谶书(预言将来事情的书)。
  纬,音韦,“纬书”的简称。神学附会儒家经典的书。如:纬谶(纬书与“论语谶”、“河图”、“洛书”等谶文的合称);纬候(纬书与《尚书中候》的合称。亦为纬书的通称);纬术(纬书之学);纬图(纬书图谶之类的统称);纬说(纬书的学说)。
  谶纬,谶书和纬书的合称。
  谶纬在这个标题里的意思是泛指有预言作用的符号系统,可以是文字也可以是图像,也可以是其他的表现形式,如音乐、雕塑、戏剧、行为等等,总之是一个会广义的符号系统,这个符号系统起到了预言的作用。
  并且我的观点是《易经》并不是一种预言书或者卜筮书,而是一种对谶纬的解释性书籍,从某种程度上说是一种解释谶纬的教科书。下面我将作一些概述。

  读黄玉顺先生在1993年写的《〈易经〉古歌概论》我受到了很大启发,此文中讲到对《易经》筮辞的诗歌成分的挖掘和考证,认为《易经》卦辞爻辞中存在大量的对当时诗歌的引用,另外还有对当时史记的引用,认为《易经》筮辞是由诗歌、史记、占辞三部分组成的,通过论证《易经》卦名乃诗歌名称一说,就我认为黄先生的这套理论完全可信。所以我现在发挥一下,我认为《易经》中除了占辞之外的所有文字都不是引用,而是不得不写进去,也就是说《易经》的功能就是为了解释这些诗歌史记的谶纬用的。
  黄先生指出《易经》中的诗歌要早于《诗经》中的诗歌,是商末周初的诗歌,而《易经》中的史记也大概是商朝中叶至周朝初叶的记载,那么我推想可能在周武伐纣时期民间出现了大量的这种带有预言性质的诗歌,周朝定国之初,周朝天子为了能够使国家安定,组织了一些卜筮的人来收集那些出现的诗歌以及历史,并且从中找到这些民间文学的真正意思,以便于治国,平天下。而六爻算卦是古老的占卜方法了,文物考古记载中国在新石器时代就有用六爻算卦的记载,那么很有可能在《易经》中出现的卦象只是对所收集来的诗歌和史记的解释而已,也就是说这首诗歌符合哪个卦象,那么就用这个卦象来说明这首诗歌的预言含义,这个与易学界的“先有八卦,后有易经”的说法并不冲突。
  六十四卦的卦象在《易经》中还起到了编排目录的作用,也就是说《易经》的目录并不是用数字来做的,而是用六十四卦来做的,全书就自然的分成了六十四章。卦象和占辞是因果关系,如果出现了这个卦象就必然会得到这样的一套占辞,而爻名则是对卦象的描述,《易经》如果单纯的为了占卜用,有卦象和占辞就足够了,而其中的卦名、诗歌和史记则没什么必要存在。但《易经》中的大量文字都是卦名、诗歌、史记,在当时书写困难的时代,能够花如此大篇幅来写这些字,势必不仅仅是为了把卦象解释得更具体,因为作为御览呈给周天子的书,周天子没必要把占卜学弄得那么周详,他的权力完全可以召集一大群深谙占卜的人;卦名、诗歌、史记的存在是有其不得不存在的理由的,我认为那就是为了解释这些卦名、诗歌、史记而利用了卦象和占辞,这本就是一件政治任务,因为如果把当时流传的种种诗歌史记中的谶纬部分搞清楚了,对于当时政治学经济学社会学等人文科学并不发达的周朝来说是有利于利用天时地利人和来治理天下的。
  可是流行于当时年代的诗歌收集起来并不像我们现在这么容易,首先记录就是很麻烦的事儿,而传播和传递也不是很容易的,这件事儿对于当时来说是一件规模巨大的工程。收集来的诗歌,编纂《周易》的人们要仔细分析筛选,找出其中具有语言意味的只言片语,然后对卦,分别编进相应的卦象中,这一点是需要深谙八卦的占卜者和对文学预言学有深刻领悟的人共同合作才能够做到的。结果收集来的诗歌史记有限,这是肯定的,交通不发达,并且社会治安也乱,可能某个人好不容易得到了某一首民间诗歌,在带回京都的路上就被抢盗杀了也说不定,总之出现了很多事情,并且这个时候每一首民间诗歌都关系到了国家的命运,可谓无价之宝,周朝灭商朝还不久,国家中反周的人应该还大有人在,对于收集诗歌的人进行谋杀可能是当时经常发生的事情。那么终归还是收集来了一些,但这些诗歌中的谶纬并不能包含六十四卦里所有的占卜内容,但目录已经定了,就是那六十四卦,没有相应的怎么办?从这里可以看出当时的人的学风纯朴来,没有的我就不写,不生搬硬套牵强附会,甚至无中生有,重复的就选择最好的最恰当的来放进《周易》中,因此《周易》中就有很多卦没有诗歌、史记等等,而有些卦则包含了两首或三首诗歌句子。因为是在解释诗歌史记中的谶纬,而不是诗歌通解,而目录是用六十四卦定的,所以在解释诗歌中的句子的时候要按照卦的排列和爻的排列来排列句子,所以一首诗的句子有的时候显得很乱套,甚至韵都因此乱了。
  诗歌有谶纬的作用可能是和人的第六感有关,有写诗经验的人可能会有所感觉,在自己尽情畅想的时候,往往会突破现实中的各种表象,而思考到现实中并不存在或者还没有存在的现象,这就是处于脑淫状态了,有时就会隐讳的不自觉的写出有预言性质的话,这些话的真实谶纬含义可能一开始并不为人所知,但当将来发生了事情之后再回想起来往往能够找到诗歌与之相对应,除了诗歌之外还有其他的表现形式,还不仅仅局限于诗歌,因此挖掘和模仿谶纬成了预言学的两大主要课题。《周易》中的史记实际上就是原来曾经出现过什么样的异象,到底这些异象说明了什么,这就是挖掘谶纬的人要做的事情了;有很多预言家占卜家为了做到“天机不可泄露”这一条,也经常模仿谶纬的形式制造出一些诗歌来,如《推背图》,这就是模仿谶纬的人主要做的事情了。真正的谶纬本身是不可能主动编造的,大多是无意之中的东西。就像某位诗人说的,写诗要讳谶,意思是尽量避免在写的诗歌中出现可能成为谶纬的物象,但这只能说说,谁也不能确实地看到未来,怎么能够就那么容易避免呢?深度思考之后的释放往往都会形成谶纬,因为脑淫激发了我们的预感,第六感。看来这一点在很久很久以前就被人们注意到了,并不是什么新东西。
  周朝初期的人们用《易经》来解释了诗歌史记中的谶纬的实际意思,非常了不起,这也就给后人留下了一个断谶的比较好的实践的例子。也就是说后来的人如果再遇到奇怪的诗句或者其他异象的时候,就可以按照《易经》中提供的断谶的思维方式来如法炮制,《易经》从这个角度说就是断谶的工具书,虽然编得并不是那么有系统有条理。《易经》其实就是通过民间的只言片语就可知道国家命运的一种政治技术工具,它可以让国君通过这种方法得到更多的关于国家和国家未来的信息。
  因此我认为中国研究《易经》的路数是彻底反了,他们先研究六十四卦,再研究卦辞,然后才开始注意到卦辞中的文学成分,认为那些诗歌只是卦辞的一部分,而不是独立存在的。当然明白六十四卦的内涵是必要的,因为那里面存在着非常古老的预测技术和哲学,但对于《易经》来说则是完全误解了它的创作本意。人们把那些诗歌史记当成了了解六十四卦的途径,而恰恰是六十四卦是了解那些诗歌史记的途径。也就是说,如果理解了六十四卦的占辞,还可以用它来解释近现代的一些诗歌史记,编出一本现代版《易经》来。因为有卦辞的干扰,人们反而曲解了不少占辞的意思,反倒使让人们离六十四卦的本来面貌远了。脱离开那些谶纬的句子来研究六十四卦是必要的,这也是古今象数家们一直在做的事儿,但他们的工作中还是经常难免的受到了那些诗歌史记的左右。
  下面我们就可以比较容易的理解为什么当年孔子会修六经了,这看来不仅仅是因为孔子喜欢为人师表,喜欢无私为人类奉献,而是他有一个特殊的爱好,就是很想知道未来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为了满足自己的这个欲望,他找到了《周易》,他的六经诗书礼乐易春秋,其中的《诗经》《尚书》《礼记》《春秋》《乐经》都是为了《易经》服务的,那些诗歌历史祭祀治国艺术等等东西里面都是含有谶纬的,而这些谶纬都要通过《易经》这本教科书来翻译成为将要发生什么事儿。孔子给世人卖了一个大官子,他始终没有明说到底会发生什么事儿,而是把这六本东西拿出来,具体怎么回事儿,如果你懂行,你就自然能够找到答案。这也就是为什么在汉朝的时候《易经》为五经之首的缘故,终归汉朝这个天下稍微平安的年代距离春秋来说还不算太远,也就是几百年,当时还是能够有人明白《易经》的重要性的。可以说历代帝王没有不关心未来将会发生什么事儿的,所以这六经成了历代帝王们很关注的东西。不过孔子还卖了一个更大的官子,他是因为自己个人兴趣而收集编纂这些资料的,即使是当时上级压下来的任务,孔子他们家世代都是搞祭祀的出身,让他干这事儿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当年鲁国国王可能也想到了做周天子做的事情,不但要恢复周礼,还要做周天子必须作的一件事儿,就是收集天下诗歌史记,然后预言出自己国家的未来,或许这个主意就正是鲁国国王提出来的,这个是国家机密,不能外传的,孔子一直都没说,但从《周易》的性质多少也能够推测出来一些吧。但是收集诗歌史记然后从中发现谶纬这种规模宏大事情让孔子等那么几个人干是根本干不完的,收集相比之下还容易,属于体力活儿,而选择、挖掘的活儿可要求人力物力很大的,孔子这辈子初步完成了收集和选择的任务,而挖掘解释他没有做,而除了孔子之外再没有人知道这条国家机密,所以后来的人就也没有继续做孔子的工作了。孔子因为收集选择了这么多东西,劳苦功高,顺顺当当的成了圣人,吃他的冷猪肉去了。可能后来的人有些意识到了这其中的奥妙,所以宋朝会编纂《太平御览》等等,但如何解释这些东西,就一直没有人做了,人们更喜欢用八卦占卜,而很少有人用八卦解释某件文学作品。《诗经》中的诗歌是被孔子删定过的,肯定是说明其中存在谶纬的句子所以保留下来了,可对于《诗经》的研究始终都停留在训诂考证文学价值等等的研究上了。孔子收集了那么多资料,这些如果解释出来他们的预言时效是多长呢?这个恐怕连孔子都不知道,说不定在后来人提倡经学尊儒教的时候,这六本儿经书本就成了毫无用处的已过时效的预言了呢,失去了它本身所应具有的价值,而意外的又有了其他更有意思的价值,这可能就是历史上的阴错阳差的玩笑吧。不过,也说不定后来人中的确有人是在从《易经》中学习断谶的方法,从而得到了更多的关于未来的晓喻了呢,只是天机不可泄漏,索性就连《易经》的本质也就含糊过去了。

  我是用推理和演绎的方法根据黄先生的《〈易经〉古歌概论》得到了联想和发挥,也不一定对,定会有方家反驳和笑话,聊备一说。终归现在离《周易》时代已经很远了,我们拿我们现在的思维模式和社会现状来思考那么久远的事情,往往还真就容易拿着古人的鸡毛当令箭了。说不定现在的领导阶层重视周易研究也是在做当年周公在做的梦吧,不知道。

转自:橄榄树文学(http://www.wenxue.com/T3/node/12196)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稿      来信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7/01/20

版权所有者:中国儒学网    Copyright (c) 2003—2011 www.confu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序号:蜀ICP备050322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