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星期

.

彝族文化里的洛书河图

刘明武

 

摘要:源于《周易》的图书,因为“所以然”的介绍戛然而止,所以几千年来图书像谜一样地吸引、困惑着后人。彝族文化里有洛书,也有河图,更重要的是,这里还有图书与两种太阳历、先后天八卦的相关解释。借助彝族同胞的文化,可以有助于重新认识源头的中华文化。

关键词:龙书,联姻,宇宙生化

 

一、图书的由来与问题

1.图书的由来。图书之说源于《周易》,《周易·系辞上》曰:“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这里是图书之说的发源地。

1973年马王堆出土的《帛书周易》中,同样有这句话:“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

“图”与“书”,在《周易》里是两个单音词——图是图,书是书,《汉书》将二者合一为一,变成了一个双音合成词——“图书”。《汉书·五行中》曰:“河洛出图书。”从此,中华大地上有了“图书”一词。

2.图书留下的问题。源于《周易》的图书之说,遗留下了一系列问题,这些问题像谜一样困惑着后人,也吸引着后人。图书遗留下的问题,可归结为以下六大问题:

其一,其图形为何?

其二,图书与阴阳关系为何?

其三,图书与八卦关系为何?

其四,图书与五行关系为何?

其五,图书重要性与根本性为何?为什么会有“圣人则之”一说?

其六,为什么孔子、墨子、管子都会关注图书?

图与书,《周易》里只见其名而不见其形,图书之形到底为何?问题一由此而生。

卦的基础成分是一阴一阳,图书的成分是什么?与阴阳有没有关系?问题二由此而生。

《周易》文字的基础在六十四卦,六十四卦的基础在八卦,八卦的基础在天文,在地理。那么,图书与八卦之间有没有关系?如果有,是一个什么关系?问题三由此而生。

流行本《周易》谈阴阳不谈五行,《尚书》谈五行不谈阴阳。阴阳与五行的关系,在历史上曾被误认为是两个源头的汇合物。马王堆《帛书周易》出土后,其中有“天道言阴阳,地道言五行”之说,这里的阴阳与五行,是一而二、二而一的关系。至于进一步的“为什么”,《帛书周易》同样没有解释。问题四由此而生。

八卦是圣人的作品,而图书则是圣人“则之”的图书。则,以此为准也,必须如此也。“巍巍乎,唯天为大,唯尧则之。”(《论语·泰伯》)天为尧之则,尧以天为则。这里的“则”,哲理上有准则之义,有必须如此之义。图书里到底隐藏有什么样的“必须如此”的坐标,《周易》的介绍戛然而止。问题五由此而生。

图、书之名,在《尚书》中出现过,在《论语》中出现过,在《管子》《墨子》中出现过,如果图与书毫无意义,会进入《尚书》吗?会引起孔子、墨子、管子的关注吗?问题是,其重要性到底体现在何处,三子均没有解释。问题六由此而生。

《礼记·月令》中出现了图书之数,汉杨雄的《太玄》出现了图书之歌,宋代出现了图书之形,又出现了宋邵雍、朱熹等学者对图书的解释;在汉宋学者的解释中,图书关乎奇偶之数,关乎天文历法,关乎四时五行与五行生克;因为这些解释没有 “征圣”与“宗经”的依据,所以出现了信者恒信之与疑者恒疑之的两种局面。

“马图出河龟负畴,自古怪说何悠悠。”大文豪欧阳修在“葛氏鼎”一诗明确质疑图书。欧阳修先生视“马出河图,龟出洛书”之说为奇谈怪论。近代彻底否定图书的是顾颉刚先生。顾先生在《三皇考·河图洛书的倒坠》中,彻底宣判了图洛的死刑。定图书为宋人之造伪,这一结论在疑古思潮中,几乎被学界普遍接受。

对图书的质疑之声,消声于地下两种文物出土之时:一是马王堆《帛书周易》的出土,其中有“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这句话;二是安徽阜阳“太乙九宫占盘”的出土,这里有图书之形与图书之数。

占盘将八卦、五行、从一至九的九个数字完美地融在了一起,盘中的九个数字合于洛书之数。

盘有方圆之分,圆盘喻天,方盘喻地。天盘北斗星居中,圆周边环列着天干地支、十二月、二十八宿。地盘以方为标志,地盘的内容,从内到外依次分三层排列,具体顺序为:天干,地支,二十八宿。正方形中间用“井”字可以区分出九个方块,九宫就此成立。四时八节、五行、五位、五音、八卦、九宫均可以巧妙地融合在“井”字形周围与中间。类似“太乙九宫占盘”这样的盘,在甘肃、山西、朝鲜均有发现,据考证,这些盘均为汉代的文物。

占盘所表达的是宇宙模型,所表达的是宇宙秩序,这是学界的共识。这就是图书,同样是学界的共识。以图书为宋人伪作之结论,顷刻瓦解于汉墓中的占盘出土之时,因为宋人的伪作无论如何也进不了汉墓。遗憾的是,这里只有图书之形与图书之数,仍然没有详细而明白的文字解释。总之,图书问题仍然是一个问题,

二、彝族文化里有图有书

非常幸运,笔者在彝族文化中看到了图书之数,图书之形,也看到了对图书详细解释的文字。《周易》之后关于图书的争论,在这里均可以看到清晰的答案。

发现的过程如下:笔者在2006年在书店看到了云南科技出版社出版的《彝医揽要》一书。令笔者惊奇的是,书中的彩页插图中有太极图、八卦图、五行与五脏的对应图、八卦与五行的对应图。书的内容中介绍了阴阳、五行、八卦、干支在彝医中的基础性作用。更令笔者惊奇的是,这里出现了图书之数,而且图书之数是与宇宙发生论、是与时间空间(四时四方)一起解释的。

看完这些内容之后,笔者一是将书架上的《彝医揽要》全部购买,分别送给关心源头文化的朋友;二是赶往云南拜访了《彝医揽要》的作者、白族学者王正坤先生。王正坤先生是一位解放军军医出身的学者,退休前是云南玉溪地区药品检验所所长。其著作除了《彝医揽要》一书外,还有《彝族验方》《哀牢本草》等著作。王先生向我介绍了彝族的历史、彝医的理论基础、彝医的诊病原则与医病方法等多方面的内容,还带我走进了彝族聚集的哀牢山。在王先生介绍中,有一个说法非常吸人注意:在彝族传说中,汉族出于伏羲氏这一支,彝族出于伏羲氏母亲那一支,所以在文化本源上有着一致性。按照这个说法稍加推理,马上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彝族与汉族或舅甥关系或表兄弟关系。彝汉两个民族在远古时期原本就是亲戚,源头文化之相通相似的“所以然”,此处出现了合理的答案。

在王正坤先生的书中与口述中,我知道了云南、贵州的彝族同胞把口口相传的历史,在改革开放之后翻译集结成书。最重要的著作有《西南彝志》,这是贵州彝族同胞翻译出版的。回家后,我又通过贵州大学张闻玉教授联系,从贵州毕节市彝文翻译组购得了《西南彝志》《彝族源流》《物始纪略》《土鲁窦吉》等多部著作,这些著作记载了彝族先贤对宇宙发生的解释,记载彝族先贤对四时四方、八节八方的解释,这里出现了清浊二气、阴阳、五行、八卦、十天干、十二地支、二十四节气,这里出现了十月太阳历与十二月太阳历。在《土鲁窦吉》一书中,出现了图书之形与图书之数。书先而图后,洛书的彝族名称为“鲁素”,译为“龙书”;河图的彝族名称为“付托”,译为“联姻”。龙书表达的是十月太阳历;河图表达的是十二月太阳历。

之后,我又得到了云南天文台李维宝先生的大作《云南少数民族天文历法研究》,书中介绍了傣族、佤族、羌族、布朗族与德昂族、基诺族与独龙族的多种历法,详细介绍了彝族的十月太阳历。介绍十月太阳历时,出现了图书之形与图书之数。这里有一个引起笔者高度关注的的历史事实:远古时期,羌民先贤观象授时、立杆测影所用是十根杆。《周礼》与《周髀算经》中的立杆测影使用的是一根杆,远古先贤使用的是十根杆。笔者由此推测:十根杆的布局,其形可以启发图书之形的创造。十根杆序数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其数可以启发图书之数的安排。李维宝先生(汉族)的研究,为《土鲁窦吉》一书中图书关乎历法之说提供了坚实的依据,也为笔者相信彝族文化提供了坚实的依据。

彝族同胞没有参与信古疑古之争,他们的认识可以帮助我们去更为准确地去接近图书。现将彝族文化的图书,进行原貌性介绍。

三、《彝医揽要》中的图书之数

《彝医揽要》一书,附录了20余篇彝古文一文,其中有《说五行起源》《说八卦》《说八卦与五行》《说天干》《说十二尼能(属相)》《青线、红线与二十四节气》……

在彝古文中,五行、八卦、干支,均是彝族先贤用来解释历法与时空的。图书之数出现在《青线、红线与二十四节气》一文中,这里的图书之数解释的是四面八方。请看原文:

青线、红线与二十四节气(节选)

天地产生之后,就产生了五行,聪明的人快来辨析吧!其中是有道理的。

清气和浊气充满了宇宙,像海水一样四处满溢,最终集中在了中央。

宇宙分九宫,各方都要护卫中央,这种说法是很准确的。

清气和红气,交错的运行着,天和地才不停的转动,天空中才出现不同的星云,太阳和月亮也才今天落下,明天升起,永远反复出现。

在远古的年代,宇宙间还没有产生人类的时候,十生五成,就已经开始了变化,各有各的位置,共同管理着天,管理着地,他们都是通过调整清浊二气完成的。

天一与天九,在宇宙的南、北两方,管理着这两门,合起来一共是十,人们称它为老阳。

天三与天七,在宇宙的东、西两方,管理着这两门,合起来一共是十,人们称它为少阳。

地二与地八,在宇宙的东北、西南两方,管理着这两门,合起来一共是十,人们称它为老阴。

地四与地六,在宇宙的西北、东南两方,管理着这两门,合起来一共是十,人们称它为少阴。

天五生成宇宙,管理着中央,两个五加起来也是十,福禄不断洒满宇宙之间。

从此,天九成了头,天一成了尾;天三成了左,天七成了右;六八是脚,二四为手;天五护五脏,五脏成了人体的全部。宇宙的八个角,完全护卫着天五。

天一见五成了六,地二见五成了七,天三见五成了八,地四见五成了九。地数为三十,已经说过了。

十生五成的根本来源是这样的,天数二十五,地数为二十,天地四十五,清浊四十五,清浊管理两面,分老阳、老阴,区别少阴、少阳。从此天地光明,福禄荣耀。

青红二线交织,春夏秋冬交错,宇宙四方变化,产生了年月节气。直到现在,所有的万类万物,都有好日子过。

春天万物生长,夏天万物茂盛,秋天万物成熟,冬天万物休眠。所有这些,它的根子在于清浊二气。

一年十二个月,共有八个节气。立春到春分,立夏到夏至,立秋到秋分,立冬到冬至,八个节气相连。

清气与浊气,相互交织着,四条清线,四条红线,中间是清浊路线。

青红线有时并行,有时相合,有时相交。白气向上冒,黑气向下行,清气升腾,浊气下沉。在两者之间,有太阳月亮,有星座云层,所有的生物,包括人类,就有了福禄。

青红二线再进行变化,就产生了二十四节气。二十四节气,随着八卦变。清浊生成的福禄,布满宇宙间。(原文引用于此。)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彝族同胞称之为天地之数。一三五七九十为天数,二四六八十为地数。天数奇,地数偶,这和《周易》中的天地之数完全一致。

数分东西南北,分左右上下,四周护卫中宫,这和洛书中的分法完全一致。

奇偶之数界定出了老阴、老阳、少阴、少阳阴、老阳、少阴、少阳对应着空间中的四面八方。《周易》中有四象之说,四象被后人解释为老阴、老阳、少阴、少阳。四象寓意为何,《周易》本身没有解释,《黄帝内经》做出了四方四时的解释。

这里没有“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为肩,六八为足,五居中央”的抽象,但多了南北东西四门、头尾手足的形象。这里没有洛书之名,却有洛书之数。

一六,二七,三八,四九,这是河图之数。这里没有河图之名,却有河图之数。这里的图书之数,关乎时间,关乎空间,关乎二十四节气。

四、《土鲁窦吉》中的洛书河图

土鲁窦吉,汉语的意思是“宇宙生化”。《土鲁窦吉》一书是贵州彝族同胞王子国先生所保存、所翻译的。王子国先生家族为世袭布摩,布摩是彝族中的智者、老师。历史中的布摩,是彝族文化的传承者与历法的解释者。

《土鲁窦吉》一书分三卷。卷一中介绍了龙书(洛书),卷二中介绍了联姻(河图)。在《土鲁窦吉》一书中,书在先而图在后。书解释了从无到有的宇宙演化,图解释了后天从有无的演化。

王先生在一篇论文谈到“‘土、鲁’与‘图、洛’的字音只有一点方音差异。”因此,为了读者理解上方便,本文以下称龙书为洛书,称联姻为河图。

(一)《土鲁窦吉》中的洛书

1.洛书之形。(见插复印原件图)

2.彝族同胞对洛书的解释。书中的解释有两种:一是彝族先贤的解释;二是译者王子国先生与贵州彝学学会会长禄文斌的解释。

⑴彝族先贤的解释。彝族先贤解释洛书,留下了一篇为名为《十生五成》的重要文献。现将彝译汉的译文摘录如下,供读者鉴赏:

阴阳的产生,

先是五生成,

贤人辨别后,

述它有根源;

清浊元气足,

充满天地间,

布满了大地,

在那个时期,

宇宙大地间,

生宇宙九宫,

统一归中央,

确实真的啊。

 

天气地气交,

不断地运行,

天地旋转,

日月出现,

云星在运行,

人亦生成了。

这十生五成,

不断地变化,

一人一宇宙,

掌管天地权,

就是天地间,

请浊气运行。

天一地九,

宇宙南北,

居于两方位,

合二生成十,

它立作老阳。

天三地七,

宇宙东西,

居于两方位,

合二生成十,

它立作少阳。

 

地四和地六,

宇宙哼哈①(八卦中艮兑两卦),

居于两隅位,

合二生成十,

它立作老阴。

地二和地八,

宇宙鲁朵②(八卦中震巽两卦),

居于两隅位,

合二生成十,

它立作少阴。

威荣富贵生。

 

从此以后,

天九立作首,

天一立作尾

天五置于中,

由五行交易。

宇宙八面,

所谓天五方,

天一五运六,③王注:清浊二气在五行中不停地运行,所谓五运、五气、五季。

天一五运七,

天一五运八,

天一五运九,

五运不别说,

十生就五成。

 

天数二十五,

地数有二十,

阴阳四十五。

清浊两方位,

老阳老阴辨,

少阳少阴别。

从此以后,

天地亮闪闪,

富贵明朗朗,

就这样产生,

这样发展了。

我把它写成,

永世流传了。

从此以后,

在各个方位,

序干支属相,

运算天地气,

要牢记明白。

 

还不止这些,

这清赤元气,

春夏秋冬易,

四季由天定,

就是这些了。

 

⑵今人的解释。先谈翻译者王子国先生的解释。王先生在《土鲁窦吉》的前言中首先介绍说,洛书中隐含有十月太阳历。然后,王先生用相当篇幅对洛书进行了解释:“洛书所揭示的是一分为三,合三为一,统一规律的哲学体系;以老阴老阳为主体,九大黄星轮流值日,六气变通,三生人道,十生五成的规律和天地人同道,天象同人象,人体同星体,以北极星为主体,以人为准则,三位一体的理论;以天罡定年,以甲干定月,以五行定季,以干支不相应产生三个时空变通六气后运算出一年365至366日,一个月36日,十个月(一年)360日这一数据的。其余5至6日不算在月数内,作为阴阳生生不息,周而复始的交替日,定为年终节日。年又分阴阳,阴年重五月,阳年叠六月。天干的中位是五,地支的中位是六,五十有五,六十有六,天地相合,上下变通,重在午位,叠在子位,子午重叠,日复一日。同理,阴年有5天年节,阳年有6天年节。一年分五季,两个月为一季。” 一年分为20节气,18天为一个节气。一年有60个休息日,其理由是,戊己逢土,逢土不动土,满五天后休息一日。称为土矅日。一年分为十个月的基本理论是,建寅为人统,月份从寅算起,顺推到戍月只有九个月,亥子丑三个月之数,根据前述一分为三,合三为一,六甲旬中空的理论归并于中央,定为十个月,戊己逢土,重在中央,重在午位,叠于子月。重月就重季,春夏秋冬,四时变通,生成季夏,即四方退位归并凑合为中央之数。这就是彝族十月历的基本原理。”

贵州省人大常务委员会原副主任、贵州省彝学会会长禄文斌(彝族)先生,在序言中对洛书进行精练而清晰的解释。禄先生说:“据王子国先生介绍:十个月历为一年的历法,是根据‘鲁素’(洛书)十生五成图,以老阴老阳为主体的八卦,相生相合的统一规律,九黄星轮流值日,六气变通,三生人道的三六九为数理而拟定的。一年360日,一月36日,余有阴年5日,阳年6日为年节,不计入月数内。昼夜12时,一旬12天,三旬36天为一个月。两个月为一季,一年有五季。18天为一个节气,一个月两个节气,一年有二十个节气。十月历以建寅为人统,月份从寅起点,顺推至亥月为一年终止。”

(二)《土鲁窦吉》一书中的河图

1.河图之形。(见插复印原件图)

2.彝族同胞对河图的解释。对河图的解释,一是彝族先贤的原本解释;二是译者王子国先生与彝学学会会长禄文斌先生今天的解释。

⑴彝族先贤的解释。彝族先贤解释河图,留下了一篇为名为《五生十成》的重要文献。现将彝译汉的译文摘录如下,供读者鉴赏:

五生十成

五行还没生,

甲干未形成,

清浊九根本,

附哎哺④发光,(哎哺即八卦中的乾坤)

产生了知识。

采舍⑤互相应,(采舍即八卦中的离坎)

生天地根本。

五生十成,

贤人观察后,

述它有根源。

天气潮翻腾,

地气潮徐徐,

在此时此刻,

天地轮属相,

金木水火土,

一人一宇宙,

各立一位主。

 

天一生了水,

洪水泛四方,

地六生水道,

滔滔江水流;

地二生了火,

火光亮煌煌,

天七生火焰,

火星先出现;

天三生了木,

九山有森林,

地八也生木,

枝长挺粗壮;

地四生了金,

九地金银根,

天九生金银,

遍地出金银。

 

五行产生山,

地根生天上,

地十生了山,

生了九座山。

五生十成后,

五行即发光,

先生人本相,

会动有生命,

把它写成后,

永世流传着。

 

还不止这些,

天一地六水,

地二天七火,

天三地八木,

地四天九金,

天五地十土,

一行主一相。

 

这五生十成,

天地轮属相,

五十五数中,

天数二十五,

是苍天之根,

地数三十相,

是大地之本。

其产生之后,

水断绝气源,

渡过大水后,

流不完的江,

还会漫溢的。

 

还不止这些,

这五生十成,

掌管天地权,

是人的根本,

属相互相应,

宇宙定罡煞,

就是这样的。

⑵今人的解释。在前言中,翻译者王子国先生首先介绍,河图中隐含的是十二月太阳历。王先生的详细解释是:

“河图所揭示的是一分为二,合二为一,对立统一的哲学体系;以少阴少阳为主体,二十八宿星轮流值日,四时变通,天时地利人和的理论规律,运算出一年365又4分……

月也有大小之别,根据月分五阴六阳的规律,由四时变通六气后,再加上5至6日的阴阳日,月大为30日,月小为29日,余数凑合后定为闰月。一年分四季八节二十四节气,三个月为一季,15日左右为一个节气。一个月有4天的休息天还有余。根据公辰推算,逢破日休息,即月建日的第7天休息。地支相冲,不冲而合,故为日曜日。建子为天统,以子午定为阴阳交界,月份从寅起点,顺行流到丑月为一年终结,五年中有两个闰月。这就是彝族十二月历的基本原理。”

关于十月、十二月两种太阳历,王子国先生之前还有一段精辟的比较,他说:

“彝族十月历和十二月历两相比较,其推算的理论依据和哲学体系有所区别:十月历所依据的一分为三,合三为一,统一哲学体系;就其数理而言,属合体关系,十进制的退位规律;以五行论之,则为相生相合。十二月历所依据的一分为二,合二为一,对立统一的哲学体系;就其数理而言,属并列关系,二进制数的进位规律;以五行论之,则为相逢相克。”

禄文斌会长的解释是:“十二个月历为一年的历法,是根据‘付托’五生十成图,以少阴少阳为主体的八卦,相逢相克的对立统一规律,二十八宿星轮流值日,四时变通,天时地利与人和的二四八为数理而拟定的。一年365天又4分,一个月30日,十二个月为360天,所余天数凑合后定为闰月,五年中闰两个月。三个月为一季,一年有四季。15天为一个节气,一个月两个节气,一年有二十四个节气。十月历以建子为天统,以子午定阴阳界。月从寅起顺推至丑月为一年终止。”

对图书,禄先生做出了如下评价:“先人的聪明才智,使人惊叹。书中的三幅图:‘鲁素’(龙书)、‘遮佐’(罡煞)、‘付托’(联姻),反复阅读后,才深悟有‘书不尽言,言不尽意’时‘用图表释之’之妙。”

禄先生这里所说的罡煞图,表达的是以北斗星斗柄循环为依据的历法。这个图汉族文化里没有,所以本文不再讨论。

五、简要述评

阴阳、图书、八卦、五行、干支,组成中华文化的这几大基石,汉族经典里全部都有,但各自独立,没有连贯性的解释。而在彝族经典里,阴阳、图书、八卦、五行、干支,像一条项链一样完整地出现在了人们面前。

《土鲁窦吉》里的图书与天文有关,与历法有关,与迷信无关,这是图书的基本点。从这一基点出发,可以疏通书里书外与图书相关的几大问题:

其一,解答了图书与阴阳的关系。图书中虚实(黑白)两点,本身就是一阴一阳。组成图书的基础成分,这是阴阳在图书中的第一重含义。十月历中一三五七九这五个月为阳,二四六八十这五个月为阴。奇数月为阳,偶数月为阴,数在时间中,这是阴阳在图书中的第二重含义。数在中央,数在四方,数在空间中,奇偶重视分阴阳,这是阴阳在图书中的第三重含义。阴阳永不重合,永不分离,这里有一分为二、合二而一的哲理。一阴一阳的起初意义,是用来解释宇宙发生与演化的。

其二,解答了图书与奇偶之数的关系。图书中虚实两点,奇偶之数也。一三五七九,这是天之数。二四六八十,这是地之数。阳奇而阴偶,天奇而地偶。奇偶之数,是图书的基础内容。毕达哥拉斯留下了“一切都是数”的名言,中华大地的先贤则留下了用数表达一切的图书。

其三,解答了图书与时空问题。偶数在四隅,奇数在四方,洛书用奇偶之数解答了八方的空间。图书用奇偶之数组合,分出了东西南北四方。洛书表一季72天的五季,图书表一季90天的四季。时间空间,图书用奇偶之数做出了解答。

其四,,解答了图书与八卦的关系。除了中央之数之外,图书外围的四周之数可以一一对应八卦。书之数合于先天八卦,图之数合于后天八卦。在八卦三爻中,天地人三者各自独立,但三者永不分离,这里有一分为三、合三而一的哲理。

(附图1洛书合于先天八卦图)

(附图2河图合于后天八卦图)

其五,解答了图书与五行的关系。书中有历,图中有历,十月太阳历分金木水火土五季,五行又分管东西南北中五方。图书合于五行,在这里合在了时空之中。

其六,解答了图书与历的关系。洛书表达的是十月太阳历,河图表达的是十二月太阳历。

在十月历中,五月居中,然后是一月与九月、二月与八月、三月与七月、四月与六月的对应,对应的两端,气温有对应对称性,这是洛书中一九、二八、三七、四六相连、五居中央的基本含义。

在十二月历中,一年分两截,或阳生阴成或阴生阳成。一月生六月成,二月生七月成,三月生八月成,四月生九月成,五月生十月成。“天一生水,地六成之”,河图中的生成含义就在这里,其它类推。

十月历变十二月历,只是月数的变化, 365.25天的回归年长度并没有变。五季变四季,一季72天变为90天,这里只是季节数的变化与一季天数的变化,太阳视运动在南北回归线之间循环往复的规律没有变。所以,图书既可以容纳十月历,也可以容纳十二月历。

其七,解答了“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的所以然。《尚书》《礼记》《管子》《鹖冠子》《尸子》《吕氏春秋》共同指出,天文历法为立政之本,图书表达是天文历法,圣人“则”图书,实际上则的就是天文历法。《黄帝内经》指出,养生必须遵循四时之序,治病必须遵循四时之序,圣人第一要义就是要懂天文历法——“年之所加”。医圣为什么要以图书为法为则,此处可以得到解答。孔子、墨子、管子为何都重视图书,也可以在此处得到解答。

其八,解答了“立天之道曰阴与阳” 一说的所以然。图书中有两个非常重要的时令——冬至与夏至。十月历一年过两个年,就是冬至与夏至。以冬至为历元。年,在彝语里有回转之义。谁回转?太阳!冬至,太阳至于南回归线;夏至,太阳至于北回归线。一年之中,太阳视运动就在冬夏至两点、实际是南北回归线之间来回回转。太阳从南回归线向北回归线回转,是阳气一步步上升的半年;太阳从北回归线南回归线回转,是阴气一步步上升的半年。一年之中,阳半年,阴半年。知道了天文历法,才能真正理解《周易·说卦》中的“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的奥秘。

其九,解答了“原始反终,故知死生之说”的所以然。《周易·系辞上》认为,万物死生的过程是原始反终的过程。原因何在?因为太阳决定着万物的一生一死。太阳视运动在两回归线之间的循环是原始反终的过程,所以万物的一生一死、一死一生也是原始反终的过程。进一步的解释是,阳气升万物生,阴气升万物死,一年之中的阴阳转换,就是万物“一岁一枯荣”的根源。那么,阳气升于何时,阴气又升于何时?答:阳气升于冬至点,阴气升于夏至点。冬至时节,中原大地上霜雪白茫茫一片,可是黄泉之下,一阳开始上舒,种子的胎胚开始萌动。夏至时节,中原大地上万物郁郁葱葱、生机盎然,可是黄泉之下,一阴开始上舒,万物的根部已经开始衰退。阴阳二气的变化,决定着万物的一岁一枯荣的变化。阴阳二气的变化,背后的决定性因素是太阳的视运动。死生之说,原始反终,其所以然的奥秘就于天道阴阳的规律性转换。

在《黄帝内经》中,多次出现了阴阳关乎生死的论断:例一,“阴阳四时者,万物之终始也,死生之本也。”例二,“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例三,“夫五运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阴阳为何关乎万物的变化与生死?如果在文字中找答案,永远也找不出令学子明白的答案。如果在源头天文历法中找答案,一个小时之内就会求出令人满意的答案。

其九,解答了“一条项链,几大基石”的所以然。前面说过,阴阳、图书、五行、八卦、干支、历法这几大基石,在彝族文化中是像一条项链一样完整出现的。

彝族文化以清浊二气为宇宙演化的起点。清浊二气相互交流变化,产生了整个宇宙,产生了现实世界。清浊二气可以用阴阳来表达,一阴一阳产生于此。

宇宙演化,首先演化出了天地。天地形成之后又形成了时空中的五时与五方(四时与四方)。五行金木水火土一行分管一时一方,五行出现于此。

五行每一行均可以分阴分阳,金可以分阳金与阴金,其它类推。五行可以表达十月历的金木水火土五季,阳一行与阴一行则可以表达十月历的十月历中奇数月与偶数月,十天干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可以表达十月历的月之顺序。阴阳、五行、十月历、十天干均可以容纳在图书之中。图书、十天干出现于此。

时间空间可以分为四方四时、五方五时,还可以继续细分,一分为八细分为四时八节与四面八方。谁来表达四时八节、四面八方?八卦!八卦既可以表达四时八节,还可以表达四面八方。八卦出现于此。

时间空间还可以继续细分,一分为十二细分为十二月与十二方位。十二月可以用十二属相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狗猪(六种家畜,六种野兽)来表达,十二方位可以用十二地支子丑寅卯辰巳戊未申酉戍亥来表达,十二月历、十二属相、十二地支出现于此。

阴阳即奇偶。阴阳在时空中,阴阳在五行中,阴阳在干支中,奇偶两数随一阴一阳进入了四时四方、五时五方,进入了干支,进入了人体与万物。数配时空、数配一切的奥秘就在于此。

历法是人类第一法,也是中华民族的第一法。中华大地的历法应该出现于文字之前。有了文字用文字表达历法,没有文字之前用抽象符号的图书、八卦表达历法,这应该是彝汉两族的共同点。

这里需要说明的一个问题:介绍彝族文化里有图书,是本文的第一的目;至于彝族同胞对图书所进行的哲学、数理以及天文解释,以及彝汉两族源头文化的异同,需要多角度、深层次的研究,本文不作展开讨论。

六、结语

源头清,底气足。有其源,才有浩浩荡荡之长江;有其根,才有郁郁苍苍之大树。自然哲理原本如此,从来如此。那么,人文哲理呢?笔者真切地希望借助彝族文化重新认识源头的中华文化——图书与八卦。所以然则何?因为源头的中华文化孕育出了领先于世界的中华文明。源头文化在今天,难道没有一点可以借鉴的东西吗?

参考文献

1]王正坤著,《彝医揽要》,昆明:云南科技出版社2004年

2]王子国著,《土鲁窦吉》,贵州:贵州民族出版社1998年

3]李维宝著,《云南少数民族天文历法研究》,云南:云南科技出版社2000年

4]贵州毕节彝文翻译组,《西南彝志》,贵州,贵州民族出版社,2004年

5]云南彝学学会编,《中国彝族十月太阳历》讨论会论文集,昆明:云南民族出版社,1995年

6]苏勇点校,《周易》,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1989年

7]邓柏球著,《帛书周易校释》,长沙:湖南人民出版社200年

8]西汉张苍邓编撰,《九章算术》《周髀算经》,重庆:重庆大学出版社2006年

9]西汉司马迁撰,《史记》,北京:台海出版社1997年

10]东汉班固撰,《汉书》,河南:中州古籍出版社1996年

 

河图洛书揭秘

——彝族文化里的河图洛书

刘明武

 

    源于《周易》的河图洛书,因为各种文献均语焉不详,所以几千年来像谜一样地吸引着后人,也困惑着后人。河图洛书究竟是何物?笔者从世代流传的彝族文献中找到了答案,其中洛书表达的是十月太阳历,河图表达的是十二月太阳历。由此可见,借助兄弟民族的文化,可以重新认识源头的中华文化。

关键词  洛书  河图  龙书  联姻  宇宙生化

 

  图书的由来与问题

图书之说源于《周易》,《周易·系辞上》曰:“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 1973年马王堆出土的《帛书周易》中,同样有这句话。不过,“图”与“书”在《周易》里是两个单音节词——图是图,书是书,《汉书·五行志》则将其合二为一:“河洛出图书。”变成了一个双音合成词——“图书”。

源于《周易》的图书之说,遗留下了一系列问题,这些问题像谜一样困惑着后人,也吸引着后人。这些问题可归结为以下六个方面:

其一,其图形为何?图与书,在《周易》里只见其名而不见其形,图书之形究竟怎样?

其二,图书与阴阳有何关系?我们知道,卦的基础成分是一阴一阳,而图书的成分是什么?与阴阳有没有关系?

其三,图书与八卦有何关系?《周易》文字的基础在六十四卦,六十四卦的基础在八卦,那么,图书与八卦之间有没有关系?如果有,是一种什么关系?

其四,图书与五行有何关系?流行本《周易》谈阴阳不谈五行,《尚书》谈五行不谈阴阳。阴阳与五行的关系,在历史上曾被误认为是两个源头的汇合物。马王堆《帛书周易》出土后,其中有“天道言阴阳,地道言五行”之说,这里的阴阳与五行,是一而二、二而一的关系。至于进一步的“为什么”,《帛书周易》同样无解。

其五,图书有何重要性与根本性?为何会有“圣人则之”一说?八卦是人的作品,而图书则是圣人“则之”的图书。 “巍巍乎,唯天为大,唯尧则之。[1]孔子这里所讲的“则”,有以此为准之义,有必须如此之义。然而图书里到底隐藏有什么样的“必须如此”的奥秘,《周易》的介绍戛然而止。

其六,为什么孔子、墨子、管子都关注图书?图书之名,在《尚书》、《论语》、《管子》、《墨子》中均出现过,为什么孔子、墨子、管子都关注图书?如果图书毫无意义,会引起这些哲人的重视吗?然则图书的重要性到底体现在何处,三子均没有解释。

《礼记·月令》中出现了图书之数,汉代扬雄的《太玄》出现了图书之歌,宋代出现了图书之形,还有邵雍、朱熹等学者对图书的解释。在汉、宋学者的解释中,图书关乎奇偶之数,关乎天文历法,关乎四时五行与五行生克。但因为在这些解释中看不到“征圣”“宗经”本源性的依据,因此出现了信者恒信之与疑者恒疑之两种局面。

大文豪欧阳修在《葛氏鼎》一诗中明确质疑图书:“马图出河龟负畴,自古怪说何悠悠。”可见欧阳修“马出河图,龟出洛书”之说为奇谈怪论。近代彻底否定图书的是顾颉刚先生,他的《三皇考·河图洛书的倒坠》,彻底宣判了图洛的死刑,定图书为宋人之造伪,这一结论在疑古思潮中,几乎被学界普遍接受。

对图书的质疑之声,消声于地下两种文物出土之时:一是马王堆《帛书周易》的出土,其中有“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这句话;二是安徽阜阳“太乙九宫占盘”的出土,其中有图书之形与图书之数。占盘将八卦、五行、从一至九的九个数字完美地融在了一起,盘中的九个数字恰好合于洛书之数。盘有方圆之分,圆盘喻天,方盘喻地。天盘北斗星居中,圆周边环列着天干地支、十二月、二十八宿。地盘以方为标志,从内到外依次分三层排列,具体顺序为:天干,地支,二十八宿。正方形中间用“井”字划分出九个方块,九宫就此成立。四时八节、五行、五位、五音、八卦、九宫均可以巧妙地融合在“井”字形之中。类似“太乙九宫占盘”这样的盘,在甘肃、山西、朝鲜均有发现,据考证,这些盘均为汉代文物。

占盘所表达的是宇宙模型和宇宙秩序,这是学界的共识。占盘所画就是图书,这也是学界的共识。至此,以图书为宋人伪作的结论不攻自破,因为宋人的伪作无论如何也进不了汉墓。遗憾的是,这里只有图书之形与图书之数,仍然没有详细而明白的文字解释。

  彝族文化里有图有书

非常幸运,笔者在彝族文化中不仅看到了图书之数和图书之形,也看到了对图书详细解释的文字。《周易》之后关于图书的争论,在这里均可以找到清晰的答案。

笔者于2006年在书店看到了云南科技出版社出版的《彝医揽要》一书。令笔者惊奇的是,书的彩页插图中有太极图、八卦图、五行与五脏的对应图、八卦与五行的对应图等,书中还介绍了阴阳、五行、八卦、干支在彝医中的基础性作用。更令笔者惊奇的是,这里出现了图书之数,而且图书之数是与宇宙发生论以及时空一起解释的。

笔者当即将书架上的《彝医揽要》全部购买,并迅速赶往云南拜访了《彝医揽要》的作者、白族学者王正坤先生。王先生是一位军医出身的学者,退休前是云南玉溪地区药品检验所所长。其著作除《彝医揽要》一书外,尚有《彝族验方》《哀牢本草》等。王先生向我介绍了彝族的历史、彝医的理论基础、诊病原则与医病方法等多方面的知识,还带我走进了彝族同胞聚集的哀牢山。

在王先生的介绍中,有一个说法非常引人注意:在彝族传说中,汉族出于伏羲氏这一支,而彝族则出于伏羲氏母亲那一支,彝汉两个民族在远古时期原本就是亲戚,所以在文化本源上有着一致性。

通过王正坤先生的著作与口述,笔者了解到,改革开放之后,云南、贵州的彝族同胞已经把历代口耳相传的历史翻译集结成书。最重要的著作有贵州彝族同胞翻译出版的《西南彝志》等。回家后,笔者经贵州大学张闻玉教授联系,从贵州毕节市彝文翻译组购得了《西南彝志》、《彝族源流》、《物始纪略》、《土鲁窦吉》等多部著作。这些著作记载了彝族先贤对宇宙发生、四时四方和八节八方的解释。其中有清浊二气、阴阳、五行、八卦、十天干、十二地支、二十四节气、十月太阳历和十二月太阳历等。在《土鲁窦吉》一书中,书先而图后,既有图书之形,也有图书之数。洛书的彝族名称为“鲁素”,译为“龙书”;河图的彝族名称为“付托”,译为“联姻”。龙书表达的是十月太阳历,河图表达的则是十二月太阳历。

之后,笔者又从云南购得云南天文台李维宝先生(汉族)的大作《云南少数民族天文历法研究》。书中介绍了傣族、佤族、羌族、布朗族与德昂族、基诺族与独龙族的多种历法,还详细介绍了彝族的十月太阳历。在介绍十月太阳历时,出现了图书之形与图书之数。这里有一个引起笔者高度关注的历史事实:《周礼》与《周髀算经》中的立杆测影使用的是一根杆,而远古先贤使用的是十根杆。笔者由此推测:十根杆的布局,其形似可启发图书之形的创造;十根杆序数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其数似可启发图书之数的安排。李维宝先生的研究,既为《土鲁窦吉》一书中图书关乎历法之说提供了旁证,也为笔者采信彝族文化的说法提供了坚实的依据。

  《彝医揽要》中的图书之数

彝族同胞没有参与信古疑古之争,他们的认识可以帮助我们更为准确地接近图书。现将彝族文化的图书原貌介绍如下。

《彝医揽要》一书,附录了20余篇彝古文,其中有《说五行起源》、《说八卦》、《说八卦与五行》、《说天干》、《说十二尼能(属相)》、《青线、红线与二十四节气》等等。在彝古文中,五行、八卦、干支,均是彝族先贤用来解释历法与时空的。图书之数出现在《青线、红线与二十四节气》一文中,这里的图书之数解释的是四面八方。请看原文:

天地产生之后,就产生了五行,聪明的人快来辨析吧!其中是有道理的。

清气和浊气充满了宇宙,像海水一样四处满溢,最终集中在了中央。

宇宙分九宫,各方都要护卫中央,这种说法是很准确的。

清气和浊气,交错的运行着,天和地才不停的转动,天空中才出现不同的星云,太阳和月亮也才今天落下,明天升起,永远反复出现。

在远古的年代,宇宙间还没有产生人类的时候,十生五成,就已经开始了变化,各有各的位置,共同管理着天,管理着地,他们都是通过调整清浊二气完成的。

天一与天九,在宇宙的南、北两方,管理着这两门,合起来一共是十,人们称它为老阳。

天三与天七,在宇宙的东、西两方,管理着这两门,合起来一共是十,人们称它为少阳。

地二与地八,在宇宙的东北、西南两方,管理着这两门,合起来一共是十,人们称它为老阴。

地四与地六,在宇宙的西北、东南两方,管理着这两门,合起来一共是十,人们称它为少阴。

天五生成宇宙,管理着中央,两个五加起来也是十,福禄不断洒满宇宙之间。

从此,天九成了头,天一成了尾;天三成了左,天七成了右;六八是脚,二四为手;天五护五脏,五脏成了人体的全部。宇宙的八个角,完全护卫着天五。

天一见五成了六,地二见五成了七,天三见五成了八,地四见五成了九。地数为三十,已经说过了。

十生五成的根本来源是这样的,天数二十五,地数为二十,天地四十五,清浊四十五,清浊管理两面,分老阳、老阴,区别少阴、少阳。从此天地光明,福禄荣耀。

青红二线交织,春夏秋冬交错,宇宙四方变化,产生了年月节气。直到现在,所有的万类万物,都有好日子过。

春天万物生长,夏天万物茂盛,秋天万物成熟,冬天万物休眠。所有这些,它的根子在于清浊二气。

一年十二个月,共有八个节气。立春到春分,立夏到夏至,立秋到秋分,立冬到冬至,八个节气相连。

清气与浊气,相互交织着,四条清线,四条红线,中间是清浊路线。

青红线有时并行,有时相合,有时相交。白气向上冒,黑气向下行,清气升腾,浊气下沉。在两者之间,有太阳月亮,有星座云层,所有的生物,包括人类,就有了福禄。

青红二线再进行变化,就产生了二十四节气。二十四节气,随着八卦变。清浊生成的福禄,布满宇宙间。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彝族同胞称之为天地之数。一三五七九为天数,二四六八十为地数。天数奇,地数偶,这和《周易》中的天地之数完全一致。数分东西南北,分左右上下,四周护卫中宫,这和洛书中的分法完全一致。奇偶之数界定出了老阴、老阳、少阴、少阳,对应着空间中的四面八方。《周易》中有四象之说,四象被后人解释为老阴、老阳、少阴、少阳。四象寓意为何,《周易》本身没有解释,《黄帝内经》做出了四方四时的解释。

这里没有“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为肩,六八为足,五居中央”[2]的抽象,但多了南北东西四门、头尾手足的形象。这里没有洛书之名,却有洛书之数。

一六,二七,三八,四九,这是河图之数。这里没有河图之名,却有河图之数。这里的图书之数,关乎时间,关乎空间,关乎二十四节气。

  《土鲁窦吉》中的河图洛书

《土鲁窦吉》一书是贵州彝族同胞王子国先生保存并翻译的。王先生家族为世袭布摩,即彝族中的智者、老师。历史上的布摩,是彝族文化的传承者与历法的解释者。

“土鲁窦吉”,汉语的意思是“宇宙生化”。《土鲁窦吉》一书分三卷。卷一介绍了龙书(洛书),卷二介绍了联姻(河图)。在《土鲁窦吉》一书中,书在先而图在后。书解释了从无到有的宇宙演化,图则解释了后天从有到无的演化。为方便读者理解,本文以下称龙书为洛书,称联姻为河图。

(一)《土鲁窦吉》中的洛书

洛书之形。(插复印原件图)

书中对洛书的解释有两种:一是彝族先贤的解释;二是译者王子国先生与贵州彝学学会会长禄文斌的解释。彝族先贤解释洛书,留下了一篇名为《十生五成》的重要文献。现将译文摘录如下

阴阳的产生,先是五生成,贤人辨别后,述它有根源;清浊元气足,充满天地间,布满了大地,在那个时期,宇宙大地间,生宇宙九宫,统一归中央,确实真的啊。

天气地气交,不断地运行,天地旋转,日月出现,云星在运行,人亦生成了。这十生五成,不断地变化,一人一宇宙,掌管天地权,就是天地间,请浊气运行。

天一地九,宇宙南北,居于两方位,合二生成十,它立作老阳。天三地七,宇宙东西,居于两方位,合二生成十,它立作少阳。

地四和地六,宇宙哼哈,[3]居于两隅位,合二生成十,它立作老阴。

地二和地八,宇宙鲁朵,[4]居于两隅位,合二生成十,它立作少阴。威荣富贵生。

从此以后,天九立作首,天一立作尾,天五置于中,由五行交易。

宇宙八面,所谓天五方,天一五运六,[5]天一五运七,天一五运八,天一五运九,五运不别说,十生就五成。

天数二十五,地数有二十,阴阳四十五。清浊两方位,老阳老阴辨,少阳少阴别。从此以后,天地亮闪闪,富贵明朗朗,就这样产生,这样发展了。我把它写成,永世流传了。

从此以后,在各个方位,序干支属相,运算天地气,要牢记明白。

还不止这些,这清赤元气,春夏秋冬易,四季由天定,就是这些了。

有关今人的解释,先谈翻译者王子国先生的看法。王先生在《土鲁窦吉》的前言中首先介绍说,洛书中隐含有十月太阳历,然后用相当篇幅对洛书进行了解释:“洛书所揭示的是一分为三,合三为一,统一规律的哲学体系;以老阴老阳为主体,九大黄星轮流值日,六气变通,三生人道,十生五成的规律和天地人同道,天象同人象,人体同星体,以北极星为主体,以人为准则,三位一体的理论;以天罡定年,以甲干定月,以五行定季,以干支不相应产生三个时空变通六气后运算出一年365至366日,一个月36日,十个月(一年)360日这一数据的。其余5至6日不算在月数内,作为阴阳生生不息,周而复始的交替日,定为年终节日。年又分阴阳,阴年重五月,阳年叠六月。天干的中位是五,地支的中位是六,五十有五,六十有六,天地相合,上下变通,重在午位,叠在子位,子午重叠,日复一日。同理,阴年有5天年节,阳年有6天年节。一年分五季,两个月为一季。” 一年分为20节气,18天为一个节气。一年有60个休息日,其理由是,戊己逢土,逢土不动土,满五天后休息一日。称为土矅日。一年分为十个月的基本理论是,建寅为人统,月份从寅算起,顺推到戍月只有九个月,亥子丑三个月之数,根据前述一分为三,合三为一,六甲旬中空的理论归并于中央,定为十个月,戊己逢土,重在中央,重在午位,叠于子月。重月就重季,春夏秋冬,四时变通,生成季夏,即四方退位归并凑合为中央之数。这就是彝族十月历的基本原理。”

贵州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贵州省彝学会会长禄文斌(彝族)先生,在序言中对洛书进行了精练而清晰的解释:“据王子国先生介绍:十个月历为一年的历法,是根据‘鲁素’(洛书)十生五成图,以老阴老阳为主体的八卦,相生相合的统一规律,九黄星轮流值日,六气变通,三生人道的三六九为数理而拟定的。一年360日,一月36日,余有阴年5日,阳年6日为年节,不计入月数内。昼夜12时,一旬12天,三旬36天为一个月。两个月为一季,一年有五季。18天为一个节气,一个月两个节气,一年有二十个节气。十月历以建寅为人统,月份从寅起点,顺推至亥月为一年终止。”

(二)《土鲁窦吉》一书中的河图

河图之形。(插复印原件图)

彝族同胞对河图的解释,一是彝族先贤的原本解释;二是译者王子国先生与彝学学会会长禄文斌先生的解释。

彝族先贤解释河图,留下了一篇名为《五生十成》的重要文献。现将译文摘录如下

五生十成,五行还没生,甲干未形成,清浊九根本,附哎哺[6]发光,产生了知识。采舍[7]互相应,生天地根本。

五生十成,贤人观察后,述它有根源。天气潮翻腾,地气潮徐徐,在此时此刻,天地轮属相,金木水火土,一人一宇宙,各立一位主。

天一生了水,洪水泛四方,地六生水道,滔滔江水流;地二生了火,火光亮煌煌,天生大火焰,火星先出现;天三生了木,九山有森林,地八也生木,枝长挺粗壮;地四生了金,九地金银根,天九生金银,遍地出金银。

五行产生山,地根生天上,地十生了山,生了九座山。五生十成后,五行即发光,先人本相,会动有生命,把它写成后,永世流传着。

还不止这些,天一地六水,地二天七火,天三地八木,地四天九金,天五地十土,一行主一相。

这五生十成,天地轮属相,五十五数中,天数二十五,是苍天之根,地数三十相,是大地之本。其产生之后,水断绝气源,渡过大水后,流不完的江,还会漫溢的。

还不止这些,这五生十成,掌管天地权,是人的根本,属相互相应,宇宙定罡煞,就这样的。

有关今人的解释,翻译者王子国先生首先在前言中介绍,河图中隐含的是十二月太阳历。他说:“河图所揭示的是一分为二,合二为一,对立统一的哲学体系;以少阴少阳为主体,二十八宿星轮流值日,四时变通,天时地利人和的理论规律,运算出一年365又4分……月也有大小之别,根据月分五阴六阳的规律,由四时变通六气后,再加上5至6日的阴阳日,月大为30日,月小为29日,余数凑合后定为闰月。一年分四季八节二十四节气,三个月为一季,15日左右为一个节气。一个月有4天的休息天还有余。根据公辰推算,逢破日休息,即月建日的第7天休息。地支相冲,不冲而合,故为日曜日。建子为天统,以子午定为阴阳交界,月份从寅起点,顺行流到丑月为一年终结,五年中有两个闰月。这就是彝族十二月历的基本原理。”

关于十月、十二月两种太阳历,王子国先生之前还有一段精辟的比较,他说:“彝族十月历和十二月历两相比较,其推算的理论依据和哲学体系有所区别:十月历所依据的一分为三,合三为一,统一哲学体系;就其数理而言,属合体关系,十进制的退位规律;以五行论之,则为相生相合。十二月历所依据的一分为二,合二为一,对立统一的哲学体系;就其数理而言,属并列关系,二进制数的进位规律;以五行论之,则为相逢相克。”

禄文斌会长的解释是:“十二个月历为一年的历法,是根据‘付托’五生十成图,以少阴少阳为主体的八卦,相逢相克的对立统一规律,二十八宿星轮流值日,四时变通,天时地利与人和的二四八为数理而拟定的。一年365天又4分,一个月30日,十二个月为360天,所余天数凑合后定为闰月,五年中闰两个月。三个月为一季,一年有四季。15天为一个节气,一个月两个节气,一年有二十四个节气。十月历以建子为天统,以子午定阴阳界。月从寅起顺推至丑月为一年终止。”

对图、书,禄先生做出了如下评价:“先人的聪明才智,使人惊叹。书中的三幅图:‘鲁素’(龙书)、‘遮佐’(罡煞)、‘付托’(联姻),反复阅读后,才深悟有‘书不尽言,言不尽意’时‘用图表释之’之妙。”禄先生这里所说的罡煞图,表达的是以北斗星斗柄循环为依据的历法。此图汉族文化中阙如,故本文不再讨论。

  简要述评

阴阳、图书、八卦、五行、干支,是中国文化源头的几大基石,汉族经典里均有涉及,但东鳞西爪,缺乏系统解释。但在彝族文献里,却像一条项链一样完整地出现在了人们面前。

《土鲁窦吉》中的图、书与天文有关,与历法有关,但与迷信无关,这是图、书的基本点。从这一基点出发,可以疏通书里书外与图、书相关的十大问题:

其一,解答了图书与阴阳的关系。图书中虚实(黑白)两点,本身就是一阴一阳。组成图书的基本成分,这是阴阳在图书之中的第一层含义。十月历中一三五七九这五个月为阳,二四六八十这五个月为阴。奇数月为阳,偶数月为阴,数在时间中,这是阴阳在图书之中的第二层含义。数在中央,数在四方,数在空间中,这是阴阳在图书之中的第三层含义。

其二,解答了图书与奇偶之数的关系。图书中虚实两点,奇偶之数也。一三五七九,此乃天之数;二四六八十,此乃地之数。阳奇而阴偶,天奇而地偶。奇偶之数,是图书的基本内容。

其三,解答了图书与八卦的关系。除了中央之数,图书外围的四周之数可以一一对应八卦。书之数合于先天八卦,图之数合于后天八卦。[8]

其四,解答了图书与五行的关系。书中有历,图中有历,十月太阳历分金木水火土五季,五行又分管东西南北中五方。图书合于五行,在图书这里合在了时空之中。

其五,解答了图书与历法的关系。洛书表达的是十月太阳历,河图表达的是十二月太阳历。在十月历中,五月居中,一月与九月、二月与八月、三月与七月、四月与六月,对应的两端,气温有对应对称性,这是洛书中一九、二八、三七、四六相连、五居中央的基本含义。在十二月历中,一年分两截,或阳生阴成或阴生阳成。一月生六月成,二月生七月成,三月生八月成,四月生九月成,五月生十月成。“天一生水,地六成之”,河图中的生成含义就在这里,其它类推。

十月历变十二月历,只是月数的变化, 365.25天的回归年长度并没有变。五季变四季,一季72天变为90天,这里只是季节数的变化与一季天数的变化,太阳运动在南北回归线之间循环往复的规律没有变。所以,图书既可以容纳十月历,也可以容纳十二月历。

其七,解答了“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的所以然。《尚书》、《礼记》、《管子》、《鹖冠子》、《尸子》、《吕氏春秋》共同指出,天文历法为立政之本,图书表达的是天文历法,圣人“则”图书,实际上则的就是天文历法。《黄帝内经》指出,养生、治病必须遵循四时之序,圣人第一要义就是要懂天文历法——“年之所加”。医圣为何要以图书为法则,于此可以得到答案。

其八,解答了“立天之道曰阴与阳”一说的所以然。图书中有两个非常重要的时令——冬至与夏至。十月历一年两个年,就是冬至与夏至,以冬至为历元年,在彝语里有回转之义。谁回转?太阳!冬至,太阳在南回归线上;夏至,太阳在北回归线上。一年之中,太阳运动就在冬至和夏至两点、实际是南北回归线之间来回运转。太阳从南回归线向北回归线回转,是阳气一步步上升的半年;太阳从北回归线向南回归线回转,是阴气一步步上升的半年。一年之中,阳半年,阴半年。知道了天文历法,才能真正理解《周易·说卦》中的“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的奥秘。

其九,解答了“原始反终,故知死生之说”的所以然。《周易·系辞上》认为,万物死生的过程原始反终的过程。原因何在?因为太阳决定着万物的一生一死。太阳运动在两回归线之间的循环原始反终的过程,所以万物的一生一死、一死一生也是原始反终的过程。进一步的解释是,阳气升万物生,阴气升万物死,一年之中的阴阳转换,就是万物“一岁一枯荣”的根源。那么,阳气升于何时,阴气又升于何时?答曰:阳气升于冬至点,阴气升于夏至点。冬至时节,中原大地上皑皑白雪一片,可是黄泉之下,一阳开始上舒,种子的胎胚开始萌动。夏至时节,中原大地上万物郁郁葱葱、生机盎然,可是黄泉之下,一阴开始上舒,万物的根部已经开始衰退。阴阳二气的变化,决定着万物一岁一枯荣的变化。阴阳二气的变化,背后的决定性因素是太阳的运动。死生之说,原始反终,所以然的奥秘就在这天道阴阳的规律性转换。

在《黄帝内经》中,多次出现阴阳关乎生死的论断,一则曰:“阴阳四时者,万物之终始也,死生之本也。” 再则曰:“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三则曰:“夫五运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阴阳为何关乎万物的变化与生死?如果只是在文字中找答案,永远也找不出令学子明白的结果。如果在源头天文历法中找答案,很快就会迎刃而解。

其十,解答了“一条项链,几大基石”的所以然。前面说过,阴阳、图书、五行、八卦、干支、历法这几大基石,在彝族文化中是像一条项链一样完整出现的。彝族文化以清浊二气为宇宙演化的起点。清浊二气相互交流变化,产生了整个宇宙,产生了现实世界。阴阳可以表达清浊二气,阴阳产生于此。

宇宙演化,首先演化出了天地。天地形成之后又形成了时空中的五时与五方(四时与四方)。五行(金、木、水、火、土)中的每一行分管一时一方,五行即出现于此。

五行中的每一行均可以分阴分阳,如金可以分阳金与阴金,其它类推。五行可以表达十月历的金、木、水、火、土五季,阳一行与阴一行则可以表达十月历的奇数月与偶数月。十天干(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可以表达十月历的月之顺序。阴阳、五行、十月历、十天干,均可以容纳在图书之中。图书、十天干即出现于此。

时间空间可以分为四方四时、五方五时,还可以继续细分,一分为八,细分为四时八节与四面八方。谁来表达四时八节、四面八方?八卦!八卦既可以表达四时八节,还可以表达四面八方。八卦即出现于此。

时间空间还可以继续细分,一分为十二,细分为十二月与十二方位。十二月可以用十二属相(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狗、猪,其中六种家畜,六种野兽)来表达,十二方位可以用十二地支(子、丑、寅、卯、辰、巳、戊、未、申、酉、戍、亥)来表达,十二月历、十二属相、十二地支即出现于此。

阴阳即奇偶。阴阳在时空、五行、干支中,奇偶两数随一阴一阳进入了四时四方、五时五方,进入了干支,也进入了人体与万物。数配时空、数配一切的奥秘就在于此。

历法是人类第一法,也是中华民族的第一法。中华大地的历法应该出现于文字之前。有了文字用文字表达历法,没有文字之前用抽象符号的图书、八卦表达历法,这是彝、汉两族的共同点。

源头清,底气足。有其源,才有浩浩荡荡之长江;有其根,才有郁郁苍苍之参天大树。自然哲理原本如此,从来如此。那么,人文哲理呢?笔者真切地希望借助彝族文化重新认识源头的中华文化——图书与八卦。所以然则何?因为源头的中华文化孕育出了领先于世界的中华文明!

《中国文化研究》春之卷(责任编辑:晓文)

(作者通讯地址:刘明武  广东省珠海市南村新苑3—706  519000


[1] 《论语·泰伯》。

[2] 《黄帝九宫经》。

[3]八卦中艮、兑两卦。

[4]八卦中震、巽两卦。

[5]王注:清浊二气在五行中不停地运行,所谓五运、五气、五季。

[6] 哎哺即八卦中的乾坤。

[7] 采舍即八卦中的离坎。

[8]附图1洛书合于先天八卦图,附图2河图合于后天八卦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稿      来信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9-03-28

版权所有者:中国儒学网    Copyright (c) 2003—2011 www.confu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序号:蜀ICP备050322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