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星期

.

礼殇——一个民族的心理断层

本报特约撰稿 何映宇

 

  韩剧的热播,唤醒了我们久远的文化记忆:“不学礼,无以立”

  从《蓝色生死恋》和《冬季恋歌》的热播开始,韩剧在不知不觉中扩大着它在中国的影响力,而此状况,在《澡堂老板家的男人们》以及其后的《大长今》中达到了顶峰。

  今天,人们对于“哈韩”已经有了更新的理解。肥宽的裤子、飘彩的头发已不再是“韩流”的灵魂,一种更为打动人心的“韩流”正在展示这样一幅现代图景:鞠躬、敬语、笑脸相迎以及温良恭俭让的文化教养。韩剧中无处不在的儒家文化与礼仪规范,深深地获得了21世纪中国观众的文化心理认同。

  然而,较之于韩剧的“有礼”,中国当下的电视剧则表现出了太多的“无礼”,一打开荧屏总少不了漫无边际的争吵。正如正在热播的《金婚》,虽然侧重讲诉了两位金婚夫妇在50多年的夫妻生活中有甜甜蜜蜜,但其中也没少了《中国式离婚》式的斗嘴。

  戏不够,吵来凑。这几乎已经成了中国伦理剧的金科玉律,几乎凡是此类型的中国电视剧,就无法避免一场昏天黑地的争吵。

  近一个时期,家庭伦理剧荧屏激战。从《牵手》、《中国式离婚》到《母亲的忏悔》、《迷路》、《叫一声妈妈》、《金婚》等电视剧都赢得了不俗的口碑和收视率。然而在这些剧中,传统的道德底线被一再逾越,由此而造成的矛盾愈发激化。如《叫一声妈妈》的剧情就显得非常激烈:由孙菲菲所饰演的“女孩”先把外公气得心脏病发作,眼睁睁看着他死去;然后迫害姐姐、伤害生母、陷害养母、杀死爱人……无所不用其极。

  在《双面胶》还只是斗斗嘴的小儿科“阶级斗争”之后,《叫一声妈妈》的举动表明:这种家庭内部矛盾已经开始有上升为敌我矛盾的迹象,而敌我矛盾的结果就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所以在《双面胶》的末尾,我们惊讶地发现,亚平居然会对丽娟痛下杀手,这位知识分子的力气还真不小,和鲁智深大概有得一拼,丽娟既然不是镇关西,她的命运也就可想而知,用作者六六的原话就是:“丽娟,没有心跳,没有呼吸。”

  “韩国有礼,中国无礼。”这似乎是当代电视娱乐工业传达出来的一种文化错觉。相似的文化背景,但荧屏却呈现出截然不同的两种文化景观。我们可以理解人们热衷于韩剧的深层原因,正是对这种彬彬有礼社会的文化心理认同。同样,在许多人看来,韩剧中所展示的儒家文化与礼仪规范恰好填补了我们所产生的“心理空缺”。

  当然,我们无法过多地指责中国编剧在创作时伦理沦丧,一味地编造出“非礼”的电视剧。因为作为一种镜像,某种程度上,中国电视剧“非礼”,根源于我们社会的“非礼”。它不是电视剧问题,而是文化问题,甚至是一个社会问题。

  最明显的例子是旅游业。几千年文明铸就的礼仪文化,原本可以成为旅游经济的强项,可是,许多行业成员连“对不起”、“谢谢”、“没关系”、“您请”十个字的礼貌用语都说不好,遑论其它。尽管眼下宾馆、酒店等越造越华丽,但服务质量却与之相反;而不少国人也是难改随地吐痰,乱穿马路,出口伤人的恶习。近年出境旅游的中国公民与日俱增,但举止粗俗、缺乏礼仪教养者不乏其人,海外舆论的批评时见报端。

  如果韩剧在中国的热播唤醒了我们久远的文化记忆,那么今天这种文化历史在不同境遇中所投射出来的反差是如此的巨大,让人唏嘘。3000多年前的殷周之际,周公制礼作乐,提出了礼治纲常,后经过孔孟提倡和完善,礼乐文明成为儒家文化的核心,成为了社会生产发展的重要推动力量以及维系家庭角色关系的重要纽带。它泽被深远,惠及四方。

  而今,同是在东亚儒家文化圈,韩国、日本、新加坡等依然相对完整地延续着儒家文化的传统,“言语之美,穆穆皇皇”。尊长爱幼、其乐融融的天伦场景似乎只能从韩国的电视剧中看到,“待人以礼”的精神则在日本发扬得更加光大。而在孔子的故乡中国,“礼”的精神却遭遇着深刻的文化危机。这是否是一种遗憾?是否能用“现代化的结果”来谅解?

  诸如礼的丧失。长期致力于儒家文化研究的哈佛大学教授杜维明先生在接受我们的采访中,对此进行了阐述。他说:“儒家的‘礼’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不是靠个人的道德自觉、良心理性,不是这样。它有一套非常严格的制度,而这一套制度绝对不仅是我们所谓的礼貌,也不是‘吃人的’礼教,而是整个社会的规范。”

  对此,中国儒学网站长黄玉顺教授也认为,儒家伦理在当代中国的缺失,其历史原因从根本上讲当然是社会转型的缘故:中国正在从传统的前现代社会转变到今天的现代性社会。而关键的问题在于,“我们将要建构的一种新型的制度规范、新型的社会伦理,在什么意义上既是现代的,而同时也是儒家的?”

  在文明大交融的今天,当然,我们无意固执于一种自足的中华文明,更无意于一种儒家原教旨主义或文化复古主义,而是因为一种深刻的文化断裂已经呈现了,它已经表现在我们日常生活中,甚至从韩剧这一流行文化镜像的对比中,它的困境正在被清晰地凸显了出来。

转自:上海侨报(http://finance.sina.com.cn/leadership/sxysb/20080512/23444859491.shtml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稿      来信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8-10-12

版权所有者:中国儒学网    Copyright (c) 2003—2011 www.confu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序号:蜀ICP备050322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