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文化的开放性
张立文

 

    中国文化,按司马迁的说法,便有阴阳、儒、道、墨、名、法六
家学说,呈现百家争鸣的多元状态。但就中国传统文化的整体发展过
程而言,由孔子创立的儒学学说都居于主流地位。汉代在总结秦速亡
的历史经验教训时,深深地认识到打天下与治天下的不同。经历史的
选择,儒家学说受到从未有过的重视。汉武帝采纳董仲舒“罢黜百家,
独尊儒术”的建议,与秦始皇的焚书坑儒政策截然相逆。
    汉代之所以独尊儒学,说到底是因为儒家学说的精神实质是一种
安身立命之学,是求社会安定团结之说,符合中国血缘宗法社会长治
久安的政治需要。因此,儒家学说的历史命运就大不同于阴阳、道、
墨、名、法各家,受历代统治集团的殊宏,绵延不断。
    儒家学说在历史发展长河中,能以放开精神,不断吸收、融会阴
阳、道、墨、名、法以及道教等本土文化,而且大胆地吸收、融合外
来的印度佛教文化,即儒学学说在源源不断的新血液灌溉中或新陈代
谢中,转换自己的具体理论形态。这种具体理论形态的转换,从先秦
至现代,儒学大体上经历了四个时期,即先秦元典儒学,汉至唐的经
学儒学,宋元明清的理学儒学,鸦片战争后至现代的新学儒学。那种
认为现代是儒学第三期的发展,是不符合儒学历史发展的实际的。
    儒学的现代发展,是海内外学术界所关注探讨的热点。虽然中国
大陆在开放后80年代才引起各界有识之士的重视和关注,较之香港、
台湾以及东亚各国如韩国、日本、新加坡要晚,但十多年来中国大陆
学术界、企业界对此作出了可喜的、有成就的探索。在儒学文化与现
代化的关系、转换机制、发展道路、未来模式等方面以及政治、经济、
文化、价值、道德等方面,都提出了深刻独到的见解,这为建设有中
国特色的现代化找到根或源,也为积极吸收外来优秀文化,确立了文
化主体精神。
    要实践儒学文化的现代转换,就要对什么是儒学文化以及其演变
作系统的疏理,并根据现代化的需要,对儒学文化作出现代诠释。中
华儒学文化研究中心的成立,是弘扬中华儒学文化的重要之举,祝愿
“中心”在整理、研究、发扬儒学文化的过程中,把中华文化推向世
界,推向未来,作出更大的贡献。
转自:儒学新教化

 

2003年3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