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星期

.

 

警钟为儒教者们敲响

赵亦工

 

曲阜建耶教堂事件不仅激起儒教者们义愤,也激起儒者、儒学爱好者及正义者们义愤。这个事件让我等想起了五四运动。众所周知,五四运动的起因是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引起国人愤怒,激起学界震荡,从而爆发了要求“外争国权,内惩国贼”的学生运动。今天曲阜的耶教堂与当年巴黎和会的“二十一条”本质上没什么区别,又一次彰显了于民族根本利益不顾的媚外嘴脸。曲阜建耶教堂事件已经是路人皆知,性质既定,我等除去寄希望有关人代会进行弹劾之外,也寄希望媒体发出正义之声,此前民间签名活动已经展开,国子学人均可参与,总之,为中华圣城的纯正,为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人人尽责。

在反对曲阜地方建耶教堂,维护民族根本利益这一方面,我等作为儒者与儒教者们一起振臂,共同呼吁;但在对儒学的定性上,我等与儒教者们犹楚河汉界,区判甚明。儒教者们力图将儒学纳入宗教范畴,归根结底还是要依附西学及其相关的宗教伦理,经过演绎,借尸还魂,说白了,不过是泛宗教论者,只不过打着儒学的旗号罢了。虽然西学是近代以来世界意识的主流,但却不能替代各自的民族意识及其文化形态。宗教在欧洲历史上是个大角色,但在中国不是。中国虽有土生的宗教,也有泊来的宗教,但儒学不是宗教,这是客观事实。虽然历史上曾有过为了达到一定的政治目的而将儒学改造成宗教的尝试,如康有为建孔教会等,却并没有取得成功。儒教者们无论将宗教如何定义,宗教的本质都不会改变,除非偷天换日,杜撰臆造。宗教的本质是倒着看世界,把现世的人反射成天国的神,又倒过来异化人的理性,将人自己的灵性变异成从神的盲性,在一定的社会条件下把人奴化成只知顺从的存在。而中华先哲自来以观天地为务,以人法天地为本,敬畏自然法则,和乐天下众生,创造了独步天下的儒学无神论体系,为人类思想做出了巨大贡献。欧洲人不会忘记中世纪,在宗教统治暗无天日的那个时代所有的梦魇。物极则反,极暗回归曙光,于是乎文艺复兴、启蒙运动接踵而来,一系列新思想新变革使欧洲从此一变黑暗愚昧而文明进步。但是,天赋人权、自由民主、法的精神是人类共有的天性,并非西方的专利。历史发展轨迹可以有不同,文化形态可以有差异,但天所赋予,绝无二至。

当今,国人传承儒学,寻求发展,应在新的起点上对儒学进行科学认识,这也是历史提出的任务。其中首要的基本问题是解读儒学内核并为之定义(为儒学进行科学定义是当今儒学界最迫切的任务),其次是对儒学传注遗留下来的谬误进行辨正,只有满足以上两个基本点,才能使船有舵,车有辅,才有可能将儒学扶正,从而迈入健康发展的康庄大道。把儒学装扮成儒教,必然将认识引入歧途,难免旁门左道,犹纬学之于经学。坦率地说,儒教的学术水平恐怕还远不及纬学,只是性质相近罢了。还有根本的一点,纬学是经学的蘖枝,是从经学之干生出来的,而儒教不是。儒教不是从儒学自身抽出的规定,而是由外部进行的规定,是外部因素将儒学描画成儒教,是外因强系在儒学脖子上的领带,在这一点上,儒教与曲阜建耶教堂实则是明分暗合殊途同归。在曲阜建耶教堂,不是曲阜文化自身的引申,而是外因将十字架强加于曲阜文化头上,十字军不来反倒招引来,犹吴三桂招清兵入关,这与引狼入室、边缘祖宗、伐木斫本、赚个忽悠有什么不同?招商引资把某些官员都招昏头了,现在连十字架都敢往家招,是可忍,孰不可忍?而儒教者们虽然义愤,却没有察觉到,其实他们早就依附在十字架上了。一条藤上,两个蚂蚱,东边的要挤掉西边的,挤掉西边的,东边的不还是蚂蚱?问题是,这里不需要蚂蚱。

宗教有各自的历史根源,各国有各自的传统,除去历史遗留下来的之外,任何社会在科学昌明的今天都不必再创立新宗教,传统宗教也应退出政治舞台,而专职风俗。传统宗教担负引人向善、净化灵魂的社会职能已足够用,创立新宗教的机缘已成为历史。

宗教其实不能免俗,也是一把双刃剑,善恶并存,不过是人性的一种版本,历史上许多战争、以及当今世界上主要的悲剧大都源于宗教。说句题外话,争取权利宁可用理性的流血方式,也不要沾惹宗教。让现世的脱离宗教,曾经的只属于历史。儒学就是儒学,继续传承,区别宗教。恢复儒学继统,端正儒学传承,是当代儒者的责任,而不是继康有为之后再想着把儒学改造成儒教,应该不是什么难理解的事情。尽管康有为是中国近代史上的巨人,也不应重蹈他建孔教会的歧路。历史上没有哪种变革是通过变卖祖宗来实现的,将儒学宗教化并不能为中国的进步带来益处。

每个民族都需要一座灯塔,去照亮暗昧,去指引航程,中华民族的灯塔就是孔子。我等尊崇孔子,是因为孔子是儒学的象征;我等倡导儒学,是因为儒学的核心思想是跨越时代的具有普世意义的天人观(天人主义);我等信奉天人观,是因为天人观是人类发展永恒不变的主题。请相信,人类永远是自然之子,这就是儒学所由产生的根本思想。

中国要孔子,要智慧,但不要教会。


* 首发:儒学联合论坛(www.yuandao.com)。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稿      来信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版权所有者:中国儒学网    Copyright (c) 2003—2011 www.confu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序号:蜀ICP备050322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