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星期

.

 

儒教是现代儒家复兴的本色

陈彦军

 

一定要屈服于某种现代叙述,那儒学就只是儒学研究,蜷缩于象牙塔中日渐萎缩,或者做某种显白或隐微教诲,教诲学生或驯化现代君主,而儒教就只是一种妄图模仿基督教而重建的religion,要等着卡里斯玛式教主的出现,等着政府的承认。儒学与儒教两不相干,各走各路。但这种现代叙述实际上是很苍白的,对于历史,对于现实,越来越缺乏解释力,对于未来,更没有预测性。

现代中国政府承认的宗教,何尝只是以基督教为范本的religion?道教是religion范式吗?佛教是吗?都不是。并且,Religion来自古罗马而不是出自基督教。罗马的宗教仍然是religio——不管就语源学而言此字是来自religare(再结合),或者是来自religere(再思索);它意味着与验证有效的祭典形式的一种联结,以及对所有类型的、遍布各处的神祇的一种顾虑这种联结和顾虑是存在于东西方的一种普遍的宗教形式。只是在中世纪,religion才获得了基督教意义的宗教内涵。启蒙运动以来,作为一个批判的对象,religion和基督教的关联才被密切地捆绑在一起,到了提起religion,提起宗教,就想到基督教的地步。现代中国政府来源于中国革命。中国革命是以马列主义为指导的,但这种马列主义不是书本上的马列主义,而是国际共运和各国革命实际的生动创造,在中国,这种生动创造就是毛泽东思想。毛泽东及其战友,不可能去考虑马克思考虑的以基督教为背景的宗教问题,他们考虑的是如何解决中国的实际问题和如何处理中国的旧遗存。实际上,只要在建国之初被政府承认,有了一种政府认可的宗教管理形式,在中国它就是宗教,没有那么多学理上的考虑,考虑的主要是历史和实践。另外,建国初没被承认,甚至被打倒,但随着体制内的有见识的研究人员认真加以了研究,承认了它的存在和价值,政府默认,给了它某种管理形式,它也成了宗教。

而在儒家,学与教何尝分离?汉儒有汉儒的一套创制,宋儒有宋儒的一套规模,明清儒有明清儒的一套办法。学的形式有变,教的方式有异,但从来是学教不离的。现代中国的儒家复兴,如从康有为算起,儒教运动实为其最显明特色。倡儒教而不提或少提儒学,实乃现代儒家复兴的内在需要。从任继愈先生1978年提出儒教说,开始研究儒教,至今,儒教研究已经经历了三个阶段:1978年至1980年代中期为第一阶段,中心议题是儒教是否宗教1980年代中期至2000年为第二阶段,主要议题是儒教是什么性质的宗教2001年以来为第三阶段,突出议题是重建儒教的途径。有越来越多的论者将大陆新儒家及其影响下的理论和行动,看作是现代中国的儒教运动。

要政府公开承认儒教,估计可能性不大,但不排除默认。随着学术界对民间信仰研究的深入,政府似乎已经默认了某些民间信仰的合法性存在,由各地民政局、宗教局,还加上统战部,加以指导。儒教如果也能得到默认,有了发展的空间,甚至有儒教协会的出现,儒家复兴会在政府与社会的良性互动中实现,那是大家都愿意看到的结果。伴随着儒教的重建,中国的文化软实力会加强,中国现代社会的良性基础会形成,而基督教在中国的非理性发展会得到抑制。

意见书要求政府承认,我感觉是有点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这一点更像是某种呼吁,某种社会呼吁,也许政府和社会能默认一些儒教组织的出现,这样的话,偏学的,偏教的,重教化的,重祭祀的,大可以都呈现出来。默认的好处是不需要一个什么中央级的儒教协会存在,与现有的政治形态和意识形态不至有太多难以架构在一起的地方,这也合乎历史上儒家存在的惯常形式。


* 来源www.rujiazg.com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稿      来信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版权所有者:中国儒学网    Copyright (c) 2003—2011 www.confu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序号:蜀ICP备050322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