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第133页】

儒家对于“风水”的态度

 

主持人:四川在线房产频道推出的“风水成都·辉煌六零”的大型活动,活动的主题定位于“风水”。为此,四川在线房产频道将系列推出“话说成都风水”的专访。今天,我们采访的是四川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儒学与哲学研究大家黄玉顺先生。

黄玉顺简介:男,19578月生,成都人。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博士。四川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社会科学院儒教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中国哲学史学会理事、中华孔子学会理事。主要研究:中国哲学·儒家哲学;中西比较哲学·儒学与现象学比较研究;中国伦理学与政治哲学。发表文章一百多篇。出版学术著作:《易经古歌考释》、《超越知识与价值的紧张——科学与玄学论战的哲学问题》、《面向生活本身的儒学——黄玉顺“生活儒学”自选集》、《爱与思——生活儒学的观念》、《儒学与生活——“生活儒学”论稿》、《儒家思想与当代生活——“生活儒学”论集》。近年提出了影响广泛的生活儒学思想。

主题一、儒家眼中的“风水”

 

主持人:黄老师,您好!其实从历史上看,“风水”说就一直伴随着争议,据说在周朝就受到正统儒家的批判,请问现如今儒家对“风水”的态度如何?

黄玉顺:如果所说的“周朝”是指的西周,那么,那时儒家还未诞生,也就谈不上儒家对风水的批判了。春秋末期孔子才创立儒家,其基本态度是“子不语怪力乱神”,孔子也没有谈到过风水问题,因为那时候还没有“风水”这个概念。当然,很早就有有关风水方面的活动,例如《尚书·周书》记载的“相宅”,但那并不是系统的所谓“风水学”。东汉班固《汉书·艺文志》著录《堪舆金匮》十四卷,时代较晚。“风水”一词最初出现于晋朝郭璞著的《葬书》,那就更晚了。后来历史上的儒家、士大夫,也有相信风水的,也有并不相信的。至于现如今儒家对“风水”的态度,同样不能一概而论,因【以下第134页】为所谓“现如今的儒家”,什么样的人都有,很复杂。

以上是事实陈述。从应然判断来看,儒家是否应该相信风水?在我个人看来,这取决于怎样认识、乃至重新理解所谓“风水”。如果风水是指的可以决定一个人的今生与来世及其后代的人生命运的舆地环境条件,那就属于孔子所反对的“怪力乱神”范畴了,那是儒家所不取的。如果风水仅仅是指的关于“选择一个更适宜于居处的舆地环境条件”这个方面的生活经验的积累及其系统整理,那就不仅对于儒家、而且对于所有人来说都值得考虑的问题了,也是一个值得进行科学地研究的课题。

主持人20059月初,中国建筑文化中心欲与南京大学易学研究所合办“建筑风水文化”培训班,消息发布以来争议四起。最终,“风水班”变成了举办一场“易经文化研讨会”。其实,《易经》与风水本是同一系统,只是演绎不同,但是为什么人们却如此排斥“风水”一说呢?对此,您的看法是什么?

黄玉顺:我这里必须破除许多人的一种误解。《易经》本身跟“风水”是没有直接关系的。广义的《易经》分为两个部分:一是《周易》古经,就是狭义的《易经》,大约成书于西周初期,前面说过了,那时候还没有“风水”的概念;二是《周易》大传、亦即《易传》,大约成书于战国时期,基本上是儒家的义理,因此,上面也说了,是不相信“怪力乱神”的,其中尽管谈到了“仰以观于天文,俯以察于地理”之类,但那并不是谈的风水问题。至于后来历史上有人将风水跟《周易》牵扯在一起,那是另一回事。

主持人:那请从您的专业知识角度来谈谈什么是风水,好吗?

黄玉顺:这个问题,我在前面其实已经回答了。另外,风水又叫“堪舆”,就是勘察更为宜居的舆地环境条件而已。所谓“舆地环境”包括天文环境(堪)、地理环境(舆)两大方面。除此以外,其它附加的种种神秘意义,其实都不靠谱。

主持人:有人说,风水是一门学科,又可以称为一种文化、或称为一种智【以下第135页】慧,关于这些提法,您的见解是什么呢?

黄玉顺:“科学”、“智慧”、“文化”这几个词的意谓是很不同的。

风水是不是科学?这要看是什么意义上的“科学”:在现代科学的意义上,风水当然绝非科学,尽管人们今天可以对它进行一种科学的研究、使之成为一门科学;在更为广义的“科学”(science)意义上,科学有其古代形态,那么风水也可以说就是一门古代经验科学。所谓对风水作科学的研究,其实主要就是研究居处的舆地环境对人的生理心理的正面负面的影响。而且,我在这里更想强调的是:自然环境固然重要,人文环境也是不可忽视的,甚至更重要,影响人们的生理健康、心理健全,正如孔子所说:“里(邻里环境),仁为美。择不处仁,焉得知(智)?”可惜当今的房地产业在这方面的考虑较少。

前面谈到,对风水可以有两类不同的理解。一种理解可以说风水是一种迷信,而另一种理解可以说风水是一种智慧。后面一种理解,风水就是关于“选择一个宜居的舆地环境条件”这个方面的生活经验的积累及其系统整理,其中概括出了一系列的道理,确实是有生活智慧的。例如阳宅的“坐北朝南”原则,就是一种生活智慧。但也不能一概而论,例如“依山傍水”原则,就存在着如何防备山体滑坡泥石流的问题,不应该绝对化。

风水当然也是一种文化。“文化”这个词语的含义太广、歧义太多,好象什么都是文化。其实,“文化”的本义是说的从“质”的状态而转“化”到一种“文”的状态,就是使人们的生活方式从质朴、朴素的状态转化为人文、文明的状态。但须注意,文化并不是绝对地好。孔子说过:“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风水这个东西,有时候就文化过头了,化出了许多神秘、迷信、牵强附会的内容。

主题二:儒家眼中的“建筑风水”

主持人:前面已经谈了这么多关于“风水”的话题,那您认为风水学与【以下第136页】房产建筑之间存在的关系是什么呢?

黄玉顺:根据上面的分析,房产建筑当然应该、甚至必须考虑、研究风水问题。房地产业作为一种生产某种特定产品的产业,也跟其它产业一样,其产品当然必须得满足市场或消费者的需要,而消费者确实是有风水(环境宜居)方面的需要的。

主持人:关于现在的建筑风水话题,您认为是否需要在房产建筑的行业引入风水的概念呢?

黄玉顺:这个问题跟上一个问题是一样的,回答也是肯定的。在我看来,“建筑风水”这个概念是可以引入房产行业的。归根到底,关键仍然还是我开始所谈到的那个问题:究竟应该怎样理解“风水”?我想起大儒荀子的一句话:“君子以为文,百姓以为神。”

主持人:您认为阳宅和阴宅的理想风水是怎样的?

黄玉顺:按我的看法,两者根本上是一致的,就是“宜居”二字。当然也有一些区别,毕竟死者之所居是不同于生者之所居的。但作为生者的愿望,还是希望为死者选择一个宜居的舆地环境。这并不一定意味着相信“灵魂不灭”,而是生者的一种情感寄托。这就犹如孔子所讲的:“祭如在,祭神如神在。”前不久的中元节(即夏历“七月半”)人们烧纸钱以祭奠逝者,也是同样的道理。

主持人:您在成都居住了半个多世纪,关于“建筑风水”的感触一定也很深。您认为成都的“风水”以及“建筑风水”如何呢?

黄玉顺:成都是一座古老而年轻的城市。说她古老,可以上推到公元前5世纪中叶,古蜀开明王朝九世将都城迁往成都,构筑城池。成都也是世界上唯一的从未改过名的城市,其得名于《太平环宇记》记载的以周太王从梁山止岐山,一年而所居成聚,二年成邑,三年成都”。自古以来,成都一直都是一个相当“宜居”的都市,其中自有丰富的“风水”意蕴。不过,今天的成都,在迅速的城市化过程中却也存在着一些问题,诸如山林的破坏、【以下第137页】河流的干涸、旧房改造当中的玉石俱焚现象、等等。这就是成都的“年轻”导致的,可以说“少不更事”,缺乏经验、理念,也缺乏科学的“风水”观。好在如今的城市规划、房屋建筑已开始注意到这个问题,尽管还是远远不够的。我期待、并相信未来的成都将会成为一座更加美丽的城市、一方“风水宝地”。

主持人:感谢黄老师能够在百忙中接受我们的采访,让我们增长了这么多的知识,从一位大家口中进一步了解了“风水”以及“建筑风水”。希望以后有机会能够邀请您到四川在线作客,和我们进一步探讨“风水”的相关话题!再次感谢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