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第122页】

自“川大”至“山大”感言

 

 

吾自四川大学调往山东大学,而有所思:

四川大学简称“川大”,山东大学简称“山大”,今吾由“川”而“山”矣。夫山,固山也;而川者,水也。

至乎山水之于人,夫子曰:“知者乐水,仁者乐山。”[1](“知”读为“智”)吾闻之:仁且智,圣人也。[2]

吾昔在川大,固乐水者;而今至山大,诚乐山也。然则乐水矣,吾其智矣乎哉?乐山矣,吾其仁矣乎哉?子曰:“吾有知乎哉?无知也。”[3]“若圣与仁,则吾岂敢?”[4] 且细味夫子之前言,乃谓智者必乐水,而乐水未必智者;仁者必乐山,而乐山未必仁者。

且或谓孔子曰:“仁且智,夫子既圣矣!”而孟子斥之曰:“是何言也!夫圣,孔子不居。”[5] 然则“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6],固既圣矣,而不居,况吾辈乎!

虽然,太史公有言:“虽不能至,心向往之!”[7] 乃至白沙先生曰:“圣可【以下第123页】学而至。”[8] 此亦“人皆可以为尧舜”、“之人可以为禹”之旨。[9]

噫!“吾未能有行焉,乃所愿,则学孔子也。”[10]  

西蜀黄玉顺 识于庚寅辛巳辛酉日

西历2010511


[1]《论语·雍也》。

[2]《孟子·公孙丑下》。

[3]《论语·雍也》。

[4]《论语·述而》。

[5]《孟子·公孙丑上》。

[6]《孟子·尽心上》。

[7]《史记·孔子世家》。

[8]《白沙集·与赵复提学金宽》。

[9]《孟子·告子下》《荀子·性恶》。

[10]《孟子·公孙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