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第1页】

出版说明

 

自“五四”以来,尤其是经过“文革”的“批孔”、“评法批儒”,在一些人的心目中,儒家、儒学似乎已经是“历史上的”、“博物馆”里的东西了,与现代社会是没有什么关系的。其实不然,儒家、儒学在现代社会中仍然生存着、发展着。

从历史的情况来看,儒学由于自身的某种“文化基因”,而具有一种超强的通过自我变革而获得再生的能力。我们可以看到,儒学如此这般地穿透了历史的时空:有王权时代、宗法时代的儒学,那就是“周孔之道”;有轴心时期、中国社会第一次大转型时期的儒学,如孟子儒学、荀子儒学等等;有皇权时代、帝国时代的儒学,如古代“经学”、“宋明新儒家”等等;有中国社会第二次大转型时期的儒学,这就是“洋务儒学”、“维新儒学”、“现代新儒学”、“新世纪大陆新儒学”等;还会有民权时代、宪政时代的儒学,这种儒学在当前的广义“政治儒学”中正在初露端倪。显然,那种把儒家儒学与“古代”、“封建”、“专制”捆绑在一起的看法,实在是对历史事实的无视,甚至是一种无知。

从现实的情况来看,儒学对现代社会生活仍然在发挥着重要影响。当年康有为等的“维新儒学”对于中国社会历史的重大深远影响自不消说;20世纪的现代新儒家曾经对现代社会生活发挥过某种影响,21世纪的大陆新儒家也正在对现代社会生活发挥某种影响。这种影响广泛地表现在文化、思想、经济、政治、日常生活、家庭伦理、企业管理、思维范式、生活方式、行为模式等方面之中,它有时是“百姓日用而不知”的,有时则是“路人皆知”的。【以下第2页】就后者论,事实上,众所周知,现代中国社会的思想领域就是这样一种“三足鼎立”的格局:马克思主义、自由主义、文化保守主义。所谓“文化保守主义”,其主体就是现代形态的儒家儒学。在今天的现代社会中,不仅存在着“原教旨”儒学,还存在着现代主义儒学、当代主义儒学、乃至后现代主义儒学;不仅有中国人的儒学,还有西方人的儒学、诸如美国的“波士顿儒家”等等;甚至已经出现了“马克思主义儒学”和“自由主义儒学”等等提法。近年来出现的诸如“读经热”等许多现象,更是标志着儒学正在某种意义上、某种程度上的复兴,标志着儒学对于现代社会生活的影响正在日益扩大。

因此,“儒学与现代社会”已成为一个值得研究的重大的时代课题。

基于以上认识,我们组织出版了这一套《儒学与现代社会》丛书。丛书第一辑所收的五本著作,构成了关于儒学、尤其现代儒学的整体面貌的某种立体结构:

首先,需要重新认识儒学的整个历史,即重新认识所谓“三期儒学”——儒学的三种历史形态。 石永之 先生撰写的《中国文化的再展开——儒学三期之回顾与展望》一书就属于这个方面的研究成果,该书的内容涉及了“三期儒学”——先秦儒学、宋明新儒学、现代新儒学,其宗旨在于探索中国文化传统、包括儒家传统在现代社会中的“再展开”问题,具有重要的学术参考价值。

其次,说到儒学在现代社会中的“再展开”,影响最大的就是20世纪出现的现代新儒学;当然也不仅仅是现代新儒学,还包括整个现代中国的“现代古典学”。 邓曦泽 先生撰写的《现代古典学批判》一书就属于这方面的研究成果,该书是对中国的整个“现代古典学”——包括“中国哲学”、现代新儒学的研究范式——进行的一种方法论层面上的深刻反思,意在超越现代新儒学、“中国哲学”等现代中国学术的既有研究范式,而探索儒学、中国文化在现代社会中“再展开”以来的一种可能的“新开展”方向,具有重要的思想学术启发意义。

再次,儒学在现代社会中已“再展开”基础上的这种“新开展”其实已经【以下第3页】出现,主要就是新世纪这十年来大陆新儒家的群体探索。那么,这个群体的探索究竟如何?需要一种适时的总结。 崔罡 先生主编的《新世纪大陆新儒家研究》一书就属于这方面的研究成果,该书评析了新世纪大陆新儒家当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七家的思想学术成果,以此展示了新世纪所出现的“儒学复兴运动”的整体面貌,为我们呈现出了一部“活的思想史”,必将会成为未来的中国思想史写作的必读文献。

又次,关于新世纪大陆新儒家的研究,不仅需要《新世纪大陆新儒家研究》那样的群体性的、“面”的研究,而且需要个案性的、“点”的展示。 黄玉顺 先生的《生活儒学讲录》一书就属于后面这个方面的一个典型,该书是作者所建构的“生活儒学”思想的一种最新展示,涉及当代思想领域、哲学领域的许多基本问题,尤其是关于“儒学与现代社会”的许多重大问题,具有重要的思想理论参考价值。

最后,和现代新儒家一样,新世纪大陆新儒家,不论作为群体、还是作为个体,当然同样也需要接受批评和批判。 崔发展 先生、 杜霞 女士共同主编的《生活·仁爱·境界——评黄玉顺“生活儒学”》一书就属于这个方面的研究,该书是对作为新世纪大陆新儒家代表之一的黄玉顺“生活儒学”所进行的评论和批评,其中涉及到关于新世纪大陆新儒家的许多重大思想理论问题,具有重要的参考意义。

总之,本丛书试图通过在上述意义上构成一个整体的五本图书,在一定程度上立体地展现出“儒学与现代社会”的面貌。这是一种尝试,希望广大读者批评指正。

儒学还在继续“开展”中,儒学与现代社会生活的关系也还在继续“展开”中。根据我们的观察,未来10年,其中最值得注意的两个趋向,就是广义的“儒教”和广义的“政治儒学”。这些都是值得我们继续加以关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