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第179页】

预设的概念

H. 布斯曼、G. 于尔

黄玉顺

 

译者案“预设”presupposition概念出自语言哲学及语言学,但近年来却已广泛地出现在一般哲学研究领域、包括中国哲学研究领域的文本中。然而,国内哲学界关于“预设”的专题研究却迄今尚属空白。译者写过一篇《论科学与哲学中的信念与预设》,谈到:近年来我们注意到,‘预设’这个词语在国内哲学领域的著述中日益频繁地出现,似乎正在成为哲学思维的一种不可或缺的话语;但是另一方面,对‘预设’本身、尤其是它与哲学以及科学的关系的讨论却付阙如。其结果是‘预设’这个术语的大量误用,同时它对于哲学的重要意义却并未得到适当的彰显。”[①] 为此,我们翻译了著名语言学家H. 布斯曼、G. 于尔对于“预设”概念的专业解释,以供哲学界的读者参考。

 

一、布斯曼:《预设》*

 

预设是关于表达或话语之含意的一种不言自明的(含蓄而不言明的)设定。这个术语采自语言分析哲学(弗雷格、罗素、斯特劳森)。自1970【以下第180页】年以来,它已成为语言学里一个集中深入讨论的题目,并已导致了一些性质截然不同的界定。该术语还不是清楚明白的,一方面是因为从逻辑概念向自然语言的转移并不是由一套转换演算规则支配的;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即便在最好情况下,逻辑学和语言学的关系以及两者在自然语言分析中的角色也还是不清楚的(参见加纳尔Garner 1971)。

以下定义对于逻辑学中的预设概念具有基本意义:

s1预设了s2,当且仅当:s1隐含了s2,并且非s1也蕴涵了s2

例如,“法国现任国王是秃头”或“不是秃头”,都预设着“法国现在有一个国王”(罗素举的例)。预设的种种特征、或者关于预设的各种各样的观念,都可以由这个定义派生出来:

1)预设是这样的条件,它必须得到满足,一个陈述才可以被赋予真值(参见斯特劳森1952);

2)即使在否定命题下,预设仍保持为一个常值;

3)预设指称着断定(= 陈述语句)。

这个领域的研究所首先应对的是充当主词(如上例中的“法国国王”)的特定表达之独立或存在的条件。

预设现象被覆盖于语法研究中的一系列久为人知的问题之下,这些问题诸如强调结构、主从关系、主题之于陈述、表情之于蕴含意义(转义)等等,因此,该术语在被使用时,部分地与这样一些相应的语言学概念同义,诸如:“准蕴涵”(贝勒特Bellert 1969)、“隐性范畴”(费尔莫Fillmore 1969)、“主从关系”(麦考利McCawley 1968)、“选择限制”(乔姆斯基1965)。

预设概念从逻辑学向语言学的转移,既受到斯特劳森的影响(1950),又受到奥斯丁和舍勒(Searle)的“语言行为理论”的影响,并已带来了诸多争论:

1)预设是说话者/听话者的语句、言说或态度之间的关系吗?

2)它们是真值的逻辑语义学的、功能性的关系,并因此而是意义——具体针对语言系统(相对于言语的语言系统)水平的意义——的独立于上下文的[]因素吗?【以下第181页】

3)抑或是语言表达之用法的依赖于上下文的——依赖于在言语水平上的语言行为和习俗惯例的——语用学的条件?[](参见舍勒Searle、苏仑Seuren、费尔莫、威尔逊Wilson

所有这些描述和整理的意图,在最后的分析中,都意在按语言的一种或更多标准来对预设概念加以模式化。在(1)、即建立在句法或结构基础上的预设的情况下,存在着这样的困难,即预设依赖于诸如此类的现象:焦点、话题化及主从关系。而在(2)、即建立在语义学、词汇学基础上的预设的情况下,则必须确定它是一个内在语义特征的问题,还是一个选择限制的问题。至于情况(3),即建立在语用学基础上的有关预设(它们对应于舍勒的“恰当条件”),它们对于内部语言描述(言外之意、引致的推断)在何种程度上是开放的,这也还是成问题的。下列语言指示词被觉得是所谓“预设诱发词”,也就是说,它们总能在所有可能想象得出的语境中导致同样的预设:指定名词短语、叙实谓词、量词限定、连词、小品词、句子的主-述划分(相对于述语的主题)、强调结构,主从关系、次范畴化、或者选择限制(参见雷斯Reis 1977)。

关于预设的研究在语言学方法论中和在关于语言学的学科描述问题上已经并且仍将扮演一个中心角色。这一点在以下领域中已经是特别明显的了:不仅是在关于文本相关性(连贯性、粘着性)的问题中和在关于文本语言学里的文本结构成分的研究中,而且是在关于解释语义学(相对于一般语义学)、逻辑学(相对于语言学)、语言学(相对于语用学)和语言学(相对于百科全书知识)的讨论和描述中。在日常语言里,对预设的误用将导致语言操纵,例如,盘问者问被告:“你打算什么时候停止殴打你的妻子?”否定一个明显的假定,常常要比反驳一个明确的陈述(会话分析、形式逻辑)更不容易。

【以下第182页】

二、于尔:《预设与蕴涵》**

 

在前面对指称的讨论当中,存在着对下述观念的诉求:说话者设定了特定的信息,该信息为听话者所已知。由于被处理为已知的,这种信息通常不被陈述出来,并且合乎逻辑地算做交流而非言说的一个部分。用以描述这种信息的两个不同方面的技术术语即预设和蕴涵。

首先值得指出的是,对于语用学来说,预设和蕴涵在过去比在今天更具有中心意义。在更晚近的态度中,人们已更少地表现出关于对这些现象的逻辑分析的技术性讨论类型的兴趣。然而,如果不对分析性讨论的类型加以一定的分析,就很难理解语义学与语用学之间的当前关系的发展情况。本章下述内容主要意在说明关于在对隐性意义的某些方面的分析中存在的若干问题的思考过程。让我们从定义术语开始吧。

预设是这样一种东西,说话者设定它为先在的、造成话语的格(事实状况)。预设为说话者而不是语句所具有。而蕴涵则是这样一种东西,它是继话语中之所断定的东西而逻辑地产生的。蕴涵为语句而不是说话者所具有。

我们可以辨认出某种与下列话语有联系的、潜在地设定的信息:

1玛丽的哥哥买了三匹马。

在这个话语的产生里,人们通常认为说话者有以下预设:有一个叫做玛丽的人;她有一个哥哥。这个说话者还可以持有更多的特定预设:玛丽只有一个哥哥;他很有钱。所有这些预设都是说话者的,而且它们实际上都可能是错误的。而例(1)被作为语句对待,则被认为具有若干蕴涵:玛丽的哥哥买了东西;买了三匹动物;买了两匹马;买了一匹马;以及许多其它类似的逻辑结果。这些蕴涵产生于这个语句,而不管说话者的信念实际上正确与【以下第183页】否。它们被交流而无须言说。不过,由于其逻辑本性,在当代语用学里,人们对蕴涵的讨论,不及对更依赖说话者意念的预设的讨论。

1、预设

在对该概念的许多讨论中,预设被处理为两个命题之间的关系。如果我们说:语句(2a)包含命题p,语句(2b)包含命题q,那么,用符号>>表示“预设”,我们就可以描述其关系为(2c):

2a玛丽的狗很聪明。 = p

2b玛丽有一条狗。   = q

2cp >> q

有趣的是,当我们通过否定(2a)(= p)而造成该语句的一个对立句时,有如(3a),我们发现预设关系仍然保持不变。这就是说,相同的命题q,重复如(3b),继续为非p所预设,表现如(3c)。

3a玛丽的狗不聪明。 = p

3b玛丽有一条狗。   = q

3cp >> q

预设的这种特性通常被描述为“否定下的恒常性”。根本上来说,它意味着:一个陈述即便被否定,原陈述的预设仍将保持不变(亦即仍然为真)。再举一个例子,考虑一下这种情况:你不同意(通过如(4b)否定)某人已经作出的陈述。

4a谁都知道约翰很快活。 = p

4b谁也不知道约翰很快活。= p

4c约翰很快活。         = q

4dp >> q并且p >> q 【以下第184页】

注意,尽管说话双方对于p(即陈述(4a))的正当性意见不一,但他们在作出他们的陈述时,都设定q(即(4c))为真。表现为(4c[] 的命题q在否定之下仍保持不变,亦即同时为p和非p所预设。

2、预设的类型

在对于说话者之设定如何典型地予以表达的分析中,预设跟大量的词语、短语和结构的用法有联系。这里,我们还将考虑这样一些语言形式,如“潜在预设”的指示词。潜在预设只有在与说话者有关的语境中才能变为实际预设。

正如在上例(1)至(3)里已说明的那样,英语里的领属结构与关于存在的预设有关。“存在预设”设定了某种现时存在,这不仅表现在领属结构中(如“你的车”>>“你有一辆车”),而且更一般地表现在任何动词短语[]中。通过对例(5)中的任何一种表达的使用,说话者将被认定承认这些被命名的实体的存在:

5瑞典国王,这只猫,隔壁的姑娘,……

往后我们将进一步考虑存在预设的基础,这里我们首先应该指出在例(4)中存在着一种不同类型的预设。动词“知道”出现在一个结构里,这个结构就是“谁都知道q”,以q为其预设。紧接在一个像“知道”这样的动词之后的这种预设信息可以被处理为一个事实,并且被描述为一个“事实预设”。其它若干动词,诸如例(6a)里的“意识到”和例(6b)里的“后悔”,以及包含着“是”的短语,如例(6c)里的“知道了的”、例(6d)里的“奇怪的”和例(6e)里的“高兴的”,都有事实预设。

6a她没有意识到他病了。           >>他病了。

6b我们很后悔告诉了他。           >>我们告诉了他。

6c我是不知道她已经结婚了的。     >>她已经结婚了。【以下第185页】

6d他提早离开是并不奇怪的。       >>他提早离开了。

6e对于这件事情过去了,我是高兴的。>>这件事情过去了。

还有另外一些形式,最好被处理为词汇预设的来源。一般说来,在“词汇预设”里,对一种带有其断定意义的形式的使用,惯常被解释为另一种(非断定的)意义赖以得到理解的预设。每当你说某人“能够”做某事时,其断定意义是此人在某个方面是成功的。而当你说某人“未能”做某事时,其断定意义是此人是不成功的。然而在两种情况下,都有一个预设(非断定性的),即此人“已经尝试了”做某事。因此,“能够”惯常被解释为断定了“已经成功”同时预设了“已经尝试”。另外的例子,包括词条“停止”、“开始”、“再次”,其表述均是连带其预设的,诸如例(7):

7a他停止抽烟了。>>他过去经常抽烟。

7b他开始抱怨。 >>此前他没有抱怨。

7c你又迟到了。 >>你以前迟到过。

    在词汇预设的情况下,说话者对特殊表达的使用被认为是预设了另一个(未陈述的)概念;而在事实预设的情况下,特殊表达的使用则被认为是预设了在它之后陈述出来的信息所指的事实。

再者,在与特定词语和短语有关的预设当中,还存在着“结构预设”。在这种情况下,特定语句结构已经被分析为惯常地、规则地预设了:结构的组成部分已经被设定为真实的。我们或许应该说:说话者可以使用这种结构来把信息处理成预设(亦即设定为真实的),从而使它被听话者接受为真实的。例如英语中的“何-问题”结构,如例(8a)和例(8b),惯常被解释为预设,表明“何-问题”形式之后的信息已知为真实情况:

8a他是何时离开的?        >>他已离开。

8b你在何处买的这辆自行车?>>你已买了自行车。

例(8)里所说明的这种预设类型可以导致听话者相信所陈述的信息必【以下第186页】然是真实的,而不仅是提问者的预设。例如我们说:有一天晚上你站在十字路口上,一辆轿车穿过十字路口,你并没有注意到交通灯的红灯是不是已经亮了,那车立即撞上了,你目睹了撞车,稍后你问道,如例(9):

9那车闯红灯时速度多少?

如果你按照这个提问回答这个问题(仅仅是回答这问题!)并估计那辆车的速度,那么你将表现为已接受了预设的真实(亦即预设那辆车闯了红灯)。这种基于结构的预设可以体现制造这种信息的微妙方法:说话者所相信的似乎就是听话者所应该相信的。

行文至此,我们仅仅考虑了预设在其中被设定为真实的语境。然而还有非事实性预设的例子,它们跟英语中的若干动词有关。“非事实性预设”是这样一种预设,它设定非真实性。例(10)所示的“梦见”、“想象”、“假装”这类动词即被用于其后继情况不真实的预设:

10a我梦见他很富有。     >>他并不富有。

10b我们想象我们在夏威夷。>>我们并不在夏威夷。

10c他假装病了。         >>他没有病。

在对指示功能的讨论的末尾,我们已注意到一种结构,它由非事实性预设(“假如我有一艘快艇,……”)加以解释。确实,这种结构类型造成了一种“反事实性预设”,意味着其所预设的东西不仅不是真实的,而且正是真实的反面,或者说“与事实矛盾”。一般被称之为反事实条件句的这种类型的条件结构,如例(11)中所示,预设了:在说出话语之时,“如果-从句”中的信息不是真实的。

11你如果是我的朋友,就会帮助我。>>你不是我的朋友。

非事实性预设的存在是对复杂结构话语作分析这个有趣问题的一部分,这个问题被称之为“投射问题”,将在下个部分探索。【以下第187页】

迄今所讨论的潜在预设的指示词,可以总结如下表4.1

类型

例子

预设

存在的

事实的

非事实性的

词汇的

结构的

反事实性的

这个X

我后悔离开

他假装高兴

他设法逃脱

她死于何时?

要是我没有病

>>X存在

>>我离开了

>>他不高兴

>>他尝试逃脱

>>她死了

>>我病了

3、投射问题

存在着一种基本的预期:当一个简单语句变为一个更复杂的语句的一部分时,这个简单语句的预设仍然为真。这是通常观念的一个看法:整个语句的意义是其各个部分的意义的组合。然而某些预设(作为“部分”)并不能幸存为某些复杂语句(作为“整体”)的意义。这被称作“投射问题”。 例(12),在(12c)的简单结构里,预设q(“凯丽病了”)被设定为真,但它并不“投射”到复杂结构(12h)中。我们将会看到对于这个预设来说将会发生什么情况。为了领会这种分析类型,我们必须考虑到这样一种情况:某人或许会说,“我以为凯丽病了而没有人意识到她病了。

12a没有人意识到凯丽病了。= p

12b凯丽病了。           = q

12cp >> q

(在这点上,说话者说出了12a,而预设了12b)。

12d我以为凯丽病了。     = r

12e凯丽没有病。         = q

12fr >> q

(在这点上,说话者说出了(12d),而预设了(12e),即与(12b【以下第188页】相反。)

12g我以为凯丽病了而没有人意识到她病了。= rp

12hrp >> q

(在这点上,当rp组合起来之后,预设q不再被设定为真。)

在像(12)这样的例子里,技术性分析可以是很简明易懂的,但若考虑到下述语境中的情况,这种分析也会非常困难:某人可以就像上述例子那样说话。或许例(13)会更好地语境化。在一个电视肥皂剧的一段情节里,两个人物之间有一段对话,如例(13):

13雪莱:真不幸。乔治后悔使玛丽怀孕了。

吉恩:可他没有使她怀孕。我们知道。

如果我们从例13里把两人的话语组合起来,就会得到这样的结果:“乔治后悔使玛丽怀孕了;但是他没有使她怀孕。”确认例如(14)当中的不同预设,我们就能看出:例(14b)中的预设q并没有幸存下来作为(14e)中的组合话语的预设。

14a乔治后悔使玛丽怀孕了。(= p)

14b乔治使玛丽怀孕了。    (= q)

14cp >> q

14d他没有使她怀孕。     = r

14e乔治后悔使玛丽怀孕,

他没有使她怀孕。   = pr

14fpr >> q

思考表现在(14e)里的整个语句的一个办法是由一个人报道出来的一个话语:在那个肥皂剧里,那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当他说出(14e)时,他是不会设定q(即乔治使玛丽怀孕)为真的。

对预设之不投射这个事实的一个简单的解释是:它们为蕴涵所破坏。回【以下第189页】想一下,蕴涵是这样一种东西,它必然随所断定而来。在例(13)里,吉恩的话语“他没有使她怀孕”事实上蕴涵着一个作为其逻辑结果的“乔治没有使玛丽怀孕”。所以,当那个看肥皂剧的人告诉你“乔治后悔使玛丽怀孕,但他没有使她怀孕”时,你有了一个预设q和一个蕴涵q。这个蕴涵(所说之事的必然结果)比起较早设定的那个预设来说更为有力。

蕴涵的力量也可以运用于取消存在预设。我们通常设定,如在例(15a)的话语里那样,当一个人使用“这个X”类型的限定性描述(例如“英格兰的这个国王”)时,他或她就预设了所描述的实体的存在。同时,如在例(15b)里那样,在“X不存在”这种形式的任何话语里,都存在着没有X存在的蕴涵。但是,(15b)的说话者也仍然有那个关于所描述的实体存在着的预设吗?

15a英格兰国王访问了我们。

15b英格兰国王并不存在!

我们会认识到这里的蕴涵比预设更有力,而不是去考虑那个说出了(15b)的说话者同时既相信存在着一个英格兰国王(= 预设)又相信不存在英格兰国王(= 蕴涵)。我们放弃存在预设。

如已经强调过的,最好是考虑到表4.1中所列“潜在预设”的所有类型,它们只有在说话者在话语本身中特意加以辨识时才变为实在预设。说话者实在可以指示出:潜在预设并不是强有力的现时设定。诸如“他的车”这样的领属结构具有潜在预设(即他有车),但是可以通过诸如例(16)中那样的“或者什么”之类的表达,使其成为不明确的、尝试性的。

16a那家伙在停车场干什么?

16b他在找他的车或者什么。

在(16b)里,说话者并没有承认“他有车”这个预设为一个已经设定的事实。值得记起的是,拥有预设的从来不是词语或者短语。只有说话者能拥有预设。【以下第190页】

4、有序蕴涵

一般来说,蕴涵并不是一个与说话者意义有关的语用学概念,而是被考虑为一个纯粹逻辑概念,用符号 ||- 表示。例(17)里的语句蕴涵的某些例子被描述如例(18)里:

17 罗维尔追猎三只松鼠。     = p

18a某物追猎三只松鼠。       = q

18b罗维尔对三只松鼠做了什么。= r

18c罗维尔追猎三个东西。     = s

18d某事发生了。             = t

在对(17)和(18a)之间的蕴涵关系的描述(p ||- q)中,我们有一个简单地符号化的逻辑结果。让我们说:在说出例(17)中的语句时,说话者必然承认了大量的“背景蕴涵”(表述于(18a)至(18d)中的只是其中一部分)为真。然而在话语(17)的任何场合下,说话者都将指示这些蕴涵将如何被排序。这就是说,说话者将典型地通过重音强调:在这些蕴涵中,哪一个被设定于突出地位,或哪一个为解释的蓄意表达的意义而显得更为重要。例如在话语(19a)中,说话者指示出:“前突蕴涵”、从而其主要的设定是罗维尔追猎了特定数量的松鼠。

19a罗维尔追猎三只松鼠

19b罗维尔追猎三只松鼠[⑥]

在(19b)里,焦点转移到了罗维尔,其主要的设定在于是什么在追猎三只松鼠。英语中重音强调的一个功能是:通过这种方式,就清楚地排定了说话者在说出话语时作出的主要设定。这样,它允许说话者为听话者标定何为意念信息的焦点、及什么被设定了。【以下第191页】

英语中的一种称之为“‘是’字分裂结构”[] 的结构展示了一种非常类似的功能,如例(20)所示。

20a追猎松鼠的罗维尔

20b拿你的钱的不

在以上两例中,说话者都能够传达他或她相信听话者已然所思的东西(亦即前突蕴涵)。在例(20b)中,前突蕴涵(某人拿了你的钱)是造成了适当的分摊讯息,以便否认个人责任。例(20b)中的话语可以用于将前突蕴涵归之于听话者而不用实际上陈述它(例如,作为一种可能的谴责)。这是所传达多于所陈述的又一例子。

 

三、布斯曼:《预设的测定》***

 

为了使预设与断定、含意(言外之意)、会话准则及语言行为(语言行为理论)区分开来,可以使用下述的为独白和对话或者组合关系设计的测验:

1)否定测试法:测定断定和预设。按照定义,即使是在(严格有力的)否定之下,预设也是维持不变的,而断定和含意却会转向其对立面。不过,只有在某种确定条件下,否定测试法才充分有效,因为自然语言中的否定仅只对应于断定当中的逻辑否定,且其有效范围往往模棱两可,而依赖于强调和/或语境。对“卡罗琳画了这幅画”的否定,即“卡罗琳未画这幅画”,既可以指称卡罗琳、这幅画,也可以指称整个情景,这取决于对这句话的读取。尤其是在有小品词的句子里,对否定的正确读取显然并非总是可能的。

2)言语行为类型的变化:相对于无变化的命题。用以测定命题“当今法国国王是秃头吗?”预设了“当今存在着一个法国国王”。【以下第192页】

3)连词“和”测试法:例如通过用“和”连接,意义(断定、命题、会话含意)的体态标记在给定言说之前或之后可被定位。这种方法建立在下述事实基础上:语法句子的预设可在连接之前、会话含意的预设可在其后加以定位,在两种位置上对于断定来说都是合理的。

4)“但是”矛盾测试法:在先行言说中被预设者的明显的矛盾,导致不合语法的句子。

 


[] 黄玉顺:《论科学与哲学中的信念与预设》,见《儒家思想与当代生活——“生活儒学”论集》,光明日报出版社2009年版。此文译于2003年,曾发布于网上。

* 译自布斯曼《语言与语言学词典》英文版(Hadumod Bussmann’s Dictionary of Language and Linguistics. English edition © Routledge 1996)的词条“预设”(presupposition)。

[] 此处原文为contest-independent,根据上下文内容、及下文的context-dependent(依赖于上下文),疑为context-independent(独立于上下文)之误。

[] 原文“or are they context-dependent, pragmatic conditions of the use of linguistic expressions……”之前似应有一个(c),我们译为第(3)。这是因为下文提到了:“And as far as (c),……”

** 译自乔治·于尔《语用学》(George Yule: Pragmatics. Oxford Introduction to Language Stud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6)第四章“预设与蕴涵”(Chapter 4. Presupposition and Entailment)。

[] 原文为(4d),疑有误。

[]“动词短语”疑为“名词短语”之误。

[] 原文是用大写字母拼写“三只”和“罗维尔”,表示重音强调;这里改用黑体表示。

[] 原文为“it-cleft construction”,硬译为“‘它’字分裂结构”,但这在汉语中无法表达,汉语是用“是”字句来强调这种蕴涵焦点的。

*** 译自布斯曼《语言与语言学词典》英文版的词条“预设的测定”(presupposition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