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第173页】

质问“儒教”:儒者何为?

 

这些年来,围绕儒家儒学究竟是否现代宗教意义的所谓“儒教”问题的争议不断。最近,争论再度热络起来。这缘于2010129日新华网的一篇报道《对话世界文明:中国积极参与全球价值观讨论》:不久的将来,山东曲阜孔庙附近,一座占地4亩、高41.7米、可容纳3000人的哥特式基督教大教堂将会矗立起来。这篇报道引起了儒家的高度警觉。1222日,十位儒家学者发布了《关于曲阜建造耶教大教堂的意见书》,并在网上广泛征集签名支持。于是,这次事件迅速成为网络热点。

1226日,我发表了《反求诸己:儒者何为——关于曲阜拟建基督教堂事件的几点思考》,除了表达反对在曲阜建立基督教堂的态度以外,主要是从另一个角度——当前“儒教”问题的角度提出和思考问题。这是鉴于十学者的《意见书》要求政府将“儒教”列为与佛教、道教、回教和基督教具有同等“身份”、享有“平等”地位的宗教之一,我对此表示异议,认为这将会给儒家儒学事业带来若干始料不及的后果。文章得到了一些儒家学者的赞同,但也引起了一些“儒教”论者的质疑,要我明确回答:假如“儒教”成为正式注册的宗教,究竟会对儒家儒学产生哪些后果?为此,我于201113日发表了《儒家自有教法,不宜效法宗教》。于是,围绕“儒教”问题的新一轮争论开始了。【以下第174页】

这一轮争论并不是过去讨论的简单重复,而是进一步的深入,敞现了更为重大的意义:当代儒家的两条路线问题。我在一个跟帖中说:“看来,由于曲阜拟建教堂事件,有一点已明晰起来:当代儒家有两大派:儒教派、儒学派。两派一致反对在曲阜建基督教堂,但具体的反对理由却有所不同。‘儒教派’认为儒家儒学本质上是一种宗教,因而致力于建立一种现代宗教意义的‘儒教’、甚至成为‘国教’;‘儒学派’认为儒家儒学本质上是一套完备整全的思想、理论、学说,因而致力于建构一种现代形态的‘儒学’(儒家学说)、甚至成为某种形式的国家意识形态。”鉴于争论的上述意义,我将参与此次争论的文章编辑成了《庚寅“儒教”问题争鸣录》一书(河南人民出版社2011年版)。

我反对将儒家儒学搞成现代宗教意义的“儒教”,因为它不仅不符合儒家的传统,而且不论对现代中国社会、还是对儒家儒学本身都是有害的。

“儒教”这个词语尽管出现很早,但并不是宗教的含义。儒家文化尽管有类似于宗教的功能,但远不止于此,而且这种宗教功能在儒家文化中并不具有根本的意义。儒教之“教”乃是“教化”的意思,包括六经之教:本源性的诗教;形而下的书教、礼教、春秋之教;形而上的易教;溯源性的乐教。(《礼记·经解》)只有易教的一个侧面——《周易》古经的神教(不含《周易》大传的理教)才是宗教性质的。儒家文化的核心、根本,乃是仁爱,而非宗教。所以孔子“不语怪力乱神”、“敬鬼神而远之”。

把儒家儒学改造成现代宗教性质的“儒教”,实非现代中国所需,恰恰相反,我们所需要的是富于爱心的儒家、长于理性的儒学。面对灾难,“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我们需要大爱;面对危机,“博施于民而能济众”,我们需要大智。这就是儒家倡导的“仁且智”的精神。宗教并不能救中国。固然,我们需要信仰;但是,信仰并不等于宗教信仰。两千年来,中国人信仰“天理良心”而创造了辉煌灿烂的中华文明。

儒家儒学如果变成了现代宗教意义的“儒教”,这对儒家文化本身也是巨大的伤害,当年康有为建“孔教”就是前车之鉴。儒学有一种无神论的传统,讲求两个方面:一是“内圣”“明德”,就是道德修养;二是“外【以下第175页】王”“亲民”,就是修齐治平,“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作为宗教的“儒教”会将“内圣”引向虚无缥缈的上帝、而非德性;会将“外王”方面束之高阁,在现代“政教分离”原则下成为私己的事情、而与社会无关。

这涉及到基本的思想方法问题:我们究竟需要“原教旨”的儒学、还是现代化的儒学?是用“原教旨”来裁剪生活?还是顺应生活、“顺天应人”、“与时偕行”?我在一篇文章中曾说过:“生活不是为儒学而存在的,儒学倒是为生活而存在的。”历史上,儒学是常新的,“日日新,又日新”,总是不断地回应当下生活的问题,从而建构出新的思想理论形态,这才表现出强大的生命力;今天,儒学同样需要自我更新、自我变革,以此解决当下生活的种种问题,才能获得自身的复兴。

这才是儒家所应当谋求的发展方向:在“明德”的基础上“亲民”,在德性修养的基础上积极广泛地参与现代社会建设。我在拙文《儒学与中国之命运——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中曾说过:“现代国家意识形态存在着两种表现形式、或者说是两种实现途径:一种是刚性的、政治化的国家意识形态,比如说宗教性的‘国教’、或者非宗教性的官方思想体系,成为国家政治生活的一个根本的规范性、指导性的部分;而另一种是柔性的、社会化的国家意识形态,这实际上就是一个民族国家的基本的价值观念体系,它渗透在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在大众媒介中受到正面的倡导、宣传、传播”;儒学“应该、而且必将成为一种柔性的公民社会的国家意识形态”。孟子说:“可欲之谓善。”对于儒家儒学来说,这种柔性国家意识形态乃是可欲的。

 


* 载:《当代儒学》第2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