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第1页】

前 言

 

自近现代以来,中国的命运问题始终是与儒家儒学的命运问题密切联系在一起的;[①] 而儒家儒学的衰落与复兴,又始终是与围绕“儒教”问题的争论密切联系在一起的。因此,我们看到,“儒教”问题始终是近代、现代和当代中国思想学术领域的一个重大问题,学界围绕这个问题的争论持续不断地出现高潮。

本书所收录的文字,是作者近十年来关于“儒教”问题的思考结果,绝大部分是已发表过的文章,今结集为《儒教问题研究》出版。全书包括五大部分:

(一)“儒教问题与中国哲学”部分,是在一般哲学和一般宗教学的层面上研究宗教问题与“儒教”问题的理论成果。包括:(1)论哲学与宗教中的超越与信念;(2)论“超越”与中国“三教”的超越方式;(3)关于佛道儒的“宗教超越性”问题;(4)论哲学与宗教的超越观念——评儒教说与内在超越说。这些主题有所不同的论述之间,在内容上有些重复的地方,也是行文方便的需要。

(二)“儒教问题与当代‘儒教’评论”部分,是对当代“儒教”问题的一场争论的著名代表人物的观点的分析评说。包括:(1首届全国儒教【以下第2页】问题研讨会上的主持语与发言;[②]2)儒教与形而上学问题——对鞠曦、陈明、蒋庆的评论。

(三)“儒教问题与生活儒学”部分,是根据我所创立的、作为当今重要儒学派别的“生活儒学”的观念,来对“儒教”问题进行的思想理论探索[③] 包括:(1)儒教论纲——儒家之仁爱、信仰、教化及宗教观念;(2生活儒学的儒教观念;(3)诚者何罪?——《〈中庸〉君子论》评议(这是对著名基督教兼儒家学者谢文郁教授的一篇文章的批评,该文及拙文均将在《哲学门》刊出)。

(四)“儒教问题与当前‘儒教’批评”部分,可以说是对当前最新一轮“儒教”问题争论的忠实记录[④] 包括:(1反求诸己:儒者何为——关于曲阜拟建基督教堂事件的几点思考;(2儒家自有教法,不宜效法宗教——关于当前“儒教”问题的几点看法;(3)再论当前“儒教”问题;(4就当前“儒教”问题致陈勇先生;(5《庚寅“儒教”问题争鸣录》前言;(6质问“儒教”:儒者何为?

(五)“附录”部分,收入一篇译文《预设的概念》,作者西方两位著名语言学家Hadumod BussmannGeorge Yule,黄玉顺译。我之所以从事这项翻译,乃是鉴于:“预设”(presupposition)概念的澄清,乃是弄清“儒教”、宗教、乃至一般哲学的实质的一个必要的理论条件,而人们对此却不甚了了。

通过以上研究,《儒教问题研究》一书较为全面地涉及了当代“儒教”问题研究的重要方面及其最新进展,或许具有一定的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故结集出版,献给广大读者,以待批评指正。

我曾说过,儒家儒学在未来十年的发展,可能有两个热点:一个热点是【以下第3页】广义的“政治儒学”,就是以儒学原理来处理社会规范建构及其制度安排的问题;[⑤] 另一个热点则是广义的“儒教”,就是以儒家的一些基本观念为信仰的传播活动,其中包括狭义的“儒教”、即现代宗教意义上的“儒教”。就此而论,可以预见,“儒教”问题仍然会是一个重大的理论问题、现实问题,值得继续加以关注。



[] 参见黄玉顺:《儒学与中国之命运——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学术界》2009年第3期。

[] 这是由中国社科院儒教研究中心主办的、于200512月在广东从化召开的首届全国儒教问题研讨会。

[] 关于“生活儒学”,参见黄玉顺:《爱与思——生活儒学的观念》,四川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面向生活本身的儒学——黄玉顺“生活儒学”自选集》,四川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儒家思想与当代生活——“生活儒学”论集》,光明日报出版社2009年版;《儒学与生活——“生活儒学”论稿》,四川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生活儒学讲录》,安徽人民出版社2012年即将出版。

[] 关于这场争论,参见黄玉顺主编:《庚寅“儒教”问题争鸣录》,河南人民出版社2011年版。

[] 本人正在进行的“中国正义论——中国古典制度伦理学”研究亦属这个范畴。